腦中的非賣品

習慣用幾行字來搭配隨手塗鴉的畫作,創作靈感皆來自腦中突如其來的畫面。有時來自噴火恐龍的怒氣勃發,猜想著牠可能跟著蟑螂一樣還未滅絕,偶爾從龜山島渡海來探親。有時是一天勞累東奔西走下的深層感受,白天跳火圈學馬戲團說學逗唱,夜晚則與圖紙或電腦互訴情衷。有時則是路邊大嬸,大伯一段無心的話語,誰家的姑娘過了適婚年齡又挑三揀四,或是誰家的孝順男孩怨懟女孩不孝順自己的父母。

恐龍

拼湊著老虎與獨角獸的歡迎光臨,一個跑,一個逃,為了盤中飧,顧不得美麗;為了不成為盤中飧,不得不奔跑。這世界習慣說著牠們都是同類動物,只好讓獨角獸繼續活在繪本裡,鍛羽是為跳耀下段美麗風景。

馬與帶刺的人類

住在復活節島上的摩埃人,個個都是光頭長臉凸肚,不知道工廠或是汽機車排放的黑煙廢氣,順勢落下的大雨會不會讓他們再生華髮,不用排隊進醫美,數著幾根值髮要花上多少銀兩。

「鼻涕倒流
眼淚直噴
眼淚雨隨時在下
滴滴答答

或許
鼻涕雨,眼淚雨
可以讓摩埃石像
再生華髮」

摩埃人

算命師雙手把玩著吉普賽人占星的水晶球,告訴你未來的財運,戀愛運,工作運,你開始祈禱著未來的日子可以飛黃騰達,牽著住在古堡裡的公主或王子的手,踏上紅毯的那一端,最後再下一場黃金雨。在你與公主或王子的親吻的那一刻,才發覺這只是場“蓋了被子,即將起床的美夢”。

「宇宙的眼睛
清澈如水
見得著就見
見不著就不見

如明月
如寶石
閃閃發亮」

眼睛宇宙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