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

DSC_1163

這年,猛夏的暑熱是紫黑色的,
像是瘀青在皮囊下破裂蔓延,鋪陳一道顛頗的瀝青。

早些時候,開始一項新的工作,去到不同的地方,我一度以為眼睛能藏得更多,口中能吐露的心聲也更多;但事與願違。雲與草相對無言/天與海比鄰寡合,我的身體熔鑄在這處熱島,濃厚青霄覆滅腐潰的心靈。

幾乎是 John .F.Kennedy 說的

“The hottest places in hell are reserved for those who in periods of moral crisis maintain their neutrality."

                                                               — 那般炙熱、火燙的烈焰燒灼著,泯滅冷徹的快意。

是如此道德淡漠:

『這是一群胸無大志的懦弱之徒, 他們得不到上帝以及上帝的敵人的歡心。 
    這些倒霉鬼生前一直庸庸碌碌, 如今則是露體赤身, 在這裡被毒蠅和黃蜂狠狠叮螫。 
    他們一個個血流滿面, 而血又和淚摻合在一起,流到腳上, 被那令人厭惡的蛆蟲吮吸飽嚐。 』

                                                                                              Divina Commedia  –   Dante Alighieri

 

站在山腰公路的緩衝區,誤會堆砌一片薄暮,在偏綠的色彩設定中浮現燎原的視野。隨著時間出走,蛋黃暈成融化的奶油,在混濁夜裡漸漸星移。這天夏夜,島嶼幾乎殆盡;憤怒是浪漫直白的灰,灰得朦朧、灰得感傷、灰得像 Lou Reed 的歌聲,像 Michael Haneke 悄悄安置在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瞳孔裡開綻的向日葵。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