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喜的陷阱:年輕人間最不陌生的秘密

「喂,你那裡還有糖沒有?」

「沒有,最近抓的嚴,都斷貨了。」

兩個留學生在世界排名前 10 的大學圖書館裡,對著蘋果筆電、喝著星巴克,報告才趕到一半、心思卻早已不在課業上。

Ecstasy 這個單字,在中文裡的意思是狂喜。比起它真正的中文名字,大概、狂喜一詞、更接近使用者對它的印象。

「我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問人家 Ecstasy 到底中文叫什麼,」小茉莉啜了一口星冰樂,深了個懶腰,論文顯示字數為 2081 字、還有 919 個字要寫,「他瞅了我一眼,跟我說搖頭丸,那一秒我真的嚇死了。」

「現在都成大毒梟了。」朋友嗤笑,「前陣子三月音樂節,不是才橫跨整個美帝到邁阿密去販毒。」

「那裡糖都炒到一顆 40 美了,還有可能是假的。」小茉莉說,「我去那邊賣是做善事好嗎。」

「哎,上次我媽媽來玩,跟妳吃飯、不住口的誇妳書讀得好又乖巧,」朋友搖頭咋舌,「要是我媽看到妳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要心臟病發了。」

「她不是還叫我們要勇敢跟毒品說不嗎?」小茉莉忍俊不禁。

朋友媽媽當時耳提面命的語氣還縈猶在耳:『你們兩個!美國這邊很亂的,尤其是這邊,如果有人要給你們吸毒…你們一定要拒絕知道嗎!毒品一沾就上癮很可怕的知道嗎!』

那時候他們怎麼回答的來著?

小茉莉回想了一下。自己當下好像喝了一口湯,特別正經八百的放下勺子說:『阿姨,我們知道的。我從來沒有那種朋友,您女兒她更乖,我還有朋友會去喝酒什麼的,她朋友沒有一個抽煙酗酒的。』

回答完兩廂對望了一眼,都是毫無破綻的微笑。

「我勇敢說不了呀。」朋友一邊在電腦上又做了一題算數,一邊促狹地說,「My brain says no, but my body is telling me YESSSSSSS。」

「神經病。」小茉莉大笑,半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對了,你要糖是六月中賭城音樂節要吧?」

「對啊,三天…可能給我個六顆?要不還是買十顆好了,到時候賣掉也能賺差價。」朋友若有所思。

「行,我幫你問問 Edd。」小茉莉點點頭,拿起手機滑開。

「Edd 還在啊?他女友不是 over dose 死了嗎?」朋友皺眉。

「嗯…」小茉莉搖搖頭,「他們那幫人很誇張的,整天拉 K 打粉,那次他們就是在家裡嗨大了,他女友才 OD 的。」

「我真的不敢碰,coco 或 k 什麼的。」朋友縮了縮肩膀。

「真的不要。」小茉莉抬眼,認真地說:「說真的,麻是天然的,糖雖然比起麻來更不好一點、但至少沒有成癮度,副作用也相對不高。大家都只是聽音樂跳舞玩一玩,不依賴的。但是其他那些…真的太可怕了,我都不敢試。」

「對啊。」朋友猛點頭。

小茉莉嘆了口氣,「這世界有很多我們還不懂的東西,酒曾經一度也被禁。我也並不是專家什麼的,但我相信我見過試過的東西。你知道文藝復興大師 Bernini 有座雕像,叫 The Ecstasy of Saint Terresa;描繪的是聖特里莎在病中、因著超然的知覺感受而見到了聖神,她說那是她的狂喜。

「在吞下那些小藥片、刺激我腦內血清素飆升的時候,我也感受到了。世界很美好,很快樂,每個人都很友善。當然,清醒之後的人生還是一樣正常運轉,只是、如果從來沒有過那樣的狂喜,我一定會覺得自己枉活一場。」

Ecstasy:中文譯作搖頭丸,藉由其中含有的 MDMA 成分刺激大腦分泌血清素,來達到亢奮的身心狀態。MDMA 原用於治療戰爭創傷症候群。市面上流通的 Ecstasy 多半不純,大部分副作用及用藥意外是因為其餘添加物導致。

珍惜生命,拒絕毒品。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