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ey Road Post Card Design” 英國遊學記事

2014 年的暑假,我在倫敦藝術大學上了一個月的英文與藝術課。課程的其中一個作業為製作明信片,而該主題則是以自身在倫敦生活的心得為主。當時我都是搭地鐵上下課,在人群中看著經過身旁如大樹般的高大身影,心裡便想:「我還真像是 J·R·R· 托爾金筆下的哈比人呢!」因此在構思時,我以這個綠色衣裝的女孩作為自己的一個象徵,並將她描繪得這般嬌小,好以和圖中的這些人物的腿作相較,來凸顯一種不管是實質上或是精神上自身的渺小。

(The First Draft)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如圖所呈現的,圖中一個嬌小的女孩,站在僅露出長腿的兩個人物之間,這是我第一版的初稿。那時候僅僅只是想表達自己彷彿就是個哈比人般地穿梭在倫敦市區的路上。

(The Second Draft)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當時,在倫敦時常會有音樂活動的演出,那時我一直在想,音樂是個抽象的藝術,我該如何將它呈現在我的插畫作品中呢?想著想著我就想到了著名的英國搖滾樂團 –  Beatles ,當下我找了許多他們的圖片及海報資訊,一看到 Abbey Road 這個封面時,我就決定採用這張圖作為我的創作背景,因此如草圖二中,可以看到我將小女孩穿插在他們之間。後來和我的藝術課老師討論後,老師建議我把 Beatles 的成員畫得只剩下腳,如草圖一那樣做強烈對比,於是我做了最後的修改。

最後擦乾淨鉛筆線稿就是上色。由於出國的關係,我只帶了油性色鉛筆,雖然少了水彩的點綴,相較下,我更愛使用油性色鉛筆,和水性色鉛筆的不同處是,油性色鉛筆的顏色較鮮豔,也較有變化,將顏色堆疊後會呈現一種很漂亮的飽和色,甚至也可以做出不亞於粉彩的效果。

我的作畫習慣是,一個物件可能會上好幾個不同的顏色去堆疊層次感,好比說在馬路的部分,我們時常看到的是接近黑色的深灰色,也許多數人就直接拿黑色和灰色去做畫,而我的習慣則是先以灰色上基底,接著試著將深藍色亦或是深綠色、深紫色逐一堆疊上去,在最上方為了做出亮面和暗面的區別,我會加入白色、黃色及橘色等顏色去做出交錯的效果。當這些顏色交疊食,所呈現的那種效果,便是我想傳達給欣賞我作品的人的感受,也許一開始觀賞時並非如此明顯,但仔細看時就會發現,原來一個小小的物件也必須由很多色彩去構成。我想這就如同我的人生觀吧,人與人相處,在第一眼時,我們無法馬上辨別他們的價值,唯獨朝夕相處,用心體會才能感受到其價值和意義。

最後,我的完成作品所呈現的感覺便是如此。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雖然在大學時期,我所唸的科系是視覺設計,所用的創作媒材也多以 Adobe 的軟體為主,但在這麼多的媒材下,我還是鍾愛手繪的作品,因此在我多數的插畫作品中,我皆堅持以手繪方式去呈現,或許就和人們一直說的,手繪作品可以傳達一種電繪作品所沒有的創作溫度。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Source – 舊金山小廚娘

那年在倫敦的那一個月,也許這並非是我第一次拜訪倫敦,但卻是我第一次「獨自」一人前往倫敦生活。一開始我和一般留、遊學生一樣,擔心自己的語言不好無法和人溝通亦或是其他的擔憂,怕是被扒錢包或是被歧視等狀況。但後來我發現這個問題根本是庸人自擾,雖然一開始在溝通上時因為我的美式英語不時會讓英國人們有點不知我想表達的意思,但是我所遇到的人們都很友善也很有耐心,他們會以我所能理解的方式回問我。

那時我破除了英國人會歧視或欺負亞洲人的想法,到頭來我所發現是,若是以誠相待對方,不管是哪裡的人,多數的人們也會以誠相待自己。而在語言課時,我認識了義大利人、巴西人及日本人。與他們相處時,巴西人是很可愛很熱情,第一天和你聊天過後、臉頰碰臉頰打招呼後,第二天他就把你當朋友 ; 而日本人則時刻都很有禮貌,女孩子也很會懂得打扮自己、穿著屬於自己風格的衣服,再來說到義大利人,他們確實是很浪漫的,他們的五官也都很深邃,我曾經聽過一個天主教的神父說過的玩笑話,義大利人的眼睛之所以很大,是因為上帝在製造義大利人時,不小心在他們的眼睛上畫得太過深邃以至於多數的義大利人眼睛很大又很深邃⋯⋯,說不定還真是如此呢!

對於亞洲女孩來說,我們鍾愛歐美人士的美麗的深邃瞳孔,而我的眼睛則是屬於內雙眼皮,若不使用雙眼皮貼等美妝用品,平時就會很像沒睡飽的感覺,有趣的是我的義大利朋友說,他很喜歡我的小眼睛,也很喜歡我貼在眼皮上的雙眼皮貼,這真的就是所謂的東西文化喜好不同吧?

在倫敦時,我很喜歡坐在地鐵上觀察著不同的人們,其實在倫敦路上可以看到很多不同膚色的人們,但是所謂當地的英國人卻不會如我們口耳傳的那樣去以異樣的眼光來待他們,這也是讓我深深愛上英國的原因,或許我所發現的英國人還是以誠相待去對待人們。在台北的街頭上,我們早已習慣低著頭、看著手機或是趕時間匆匆離去,或許鮮少交談,也許是當今的文化使得台灣人不太會再主動去與人交談相處,我所期望的,就是把當時在英國所感受的那份「誠」與人分享,期望以自身的力量,即使再渺小,也能以自己的作品、自己的能力將我所想傳達的那份熱情、情感傳給人們。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