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 is art

“The land has always been an object of artist’s gaze, but this time the gaze did not produce landscape painting. On the contrary, the conception of land as art itself became the artwork."   Rashed Araeen Ecoaesthetics: A Manifesto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過去,我們稱那些直接設置於土地上之作品為「地景藝術」,時至今日,地景藝術的概念更向前躍進──作為最直接展現人類生存與發展痕跡的土地本身,已然就是一件藝術品。「彩葉山漆莖」將基地所在與延伸腹地以地景思維出發,邀請兩位台灣藝術家林建榮、黃裕智分別進行戶外與室內之創作。

林建榮,Zzz09-06

林建榮,Zzz09-06

Zzz09-06 作品安裝

Zzz09-06 作品安裝

Zzz09-06 作品安裝

160203-景美安裝 (7)

戶外,林建榮以其一貫創作脈絡──擬卡通、玩具之形式,展現十足親和,這些來自兒時懷舊且美好回憶之幻象,撥動觀者潛意識中失落的缺口,以及那從未遠去的純真,邀請來訪者以其生命經驗近身解讀,創造屬於自己的另一段故事。林建榮設置於室外的三件作品分別是:進入羅斯福路六段 142 巷內的〈好客〉,高舉右手掌心向外,以迎賓之姿,歡迎訪客來此一探;第二件作品〈Zzz09-06〉設置於基地窗內,似等待亦似沉思,如呼吸般穩定持續之燈光變化,在家門口留一盞燈,等候那還未返家的成員;第三件設置於 142 巷尾,落羽松旁之〈Zzz09-04〉,坐在樹下石頭上的燈泡人,雙手環膝靜候街坊前來相聚,期待成為您的陪伴、傾聽者。

林建榮〈好客〉

林建榮〈好客〉

林建榮〈好客〉

林建榮〈好客〉

林建榮〈Zzz09-04〉

林建榮〈Zzz09-04〉

林建榮〈Zzz09-04〉

林建榮〈Zzz09-04〉

室內,黃裕智限地創作同名作品〈彩葉山漆莖〉,以勾針為工具,自創其金屬編織針法,女性兼容柔軟堅毅之特質,在作品中彰顯而出,而狀似輕盈的金屬線材,透過編織成為富有生命力之軟雕塑,在空間中自塑其立場,或濃或淡、或透或密,如情感般流瀉的作品有機性,更待觀者在移步間看見那些彷若夢想的閃閃光亮。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透過長時親手編織,賦予金屬別於以往的親和溫潤,構築一處細膩而和諧,理性卻深情之理想居所。隨風揚起之葉形動態,帶來藝術家一貫手感詩意,將金屬線材獨特之韌度與張力,以多組件方式開展空間向度之無限塑性,含納藝術家隨風送上之飛揚祝福。

〈彩葉山漆莖〉色樣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彩葉山漆莖〉作品安裝

〈彩葉山漆莖〉作品安裝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黃裕智〈彩葉山漆莖〉2016

藝術家:林建榮、黃裕智

策展人:沈菲比

地點:台北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142 巷

戶外作品為永久性公共藝術;室內作品為臨時性作品設置(為期一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