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蘭雅,創作就是我的生活

自 1997 年的平面繪畫開始,黃蘭雅不斷試驗各類材質,從熱塑性樹脂、塑形發泡劑、片狀素材,直到近期的壓克力珠,她始終期望找到那些與自身頻率相當,且足以投射個人特質之創作媒材。其中,黃蘭雅最常使用的熱塑性樹脂與塑形發泡劑,兩項媒材均具有不受人為控制,與自主性力道之特性特別使她著迷,因為這般不可控制所產生的有機感,與換位變化機制,展現了她與媒材間特有的合作關係,自此「人」不再是唯一掌權者,「物」也開始走出一條自己的出路。

2007-關美館展出作品 (6)

2007-關美館展出作品 (7)

P1020562

2010-Hermes (9)

過去,壓克力珠常見於手工製作之裝飾性物件中,2009 年黃蘭雅為「台北奔牛節(Cow Parade)」創作作品〈行走的海洋(Walking Ocean)〉,這次的創作計畫是黃蘭雅首次將壓克力珠作為創作媒材,對黃蘭雅來說,性情溫厚的牛就像海洋般深具包容性,而壓克力珠閃閃發光、鮮豔清透的特性,正巧可用以重現海水折射後產生的水光色澤。

菲比拍攝 (2)

菲比拍攝

菲比拍攝 (3)

她說:「This cow is from Pacific Ocean. She carries the color from sea and walks in the city.(這是一頭來自太平洋的牛,她乘載了來自海洋的顏色,如今她腳踏在這座城市上)」,她將深淺相異的藍紫色調珠子,鑲嵌在牛身表面,湖水藍、海水藍、天藍、湛藍,使牛兒得以披海戴天行於陸地。此外,壓克力珠粒粒分明的特性,也使黃蘭雅首次實現了在「視覺」以外觀看作品的可能性──「觸覺」──她將盲人點字「你好」以質感不同的壓克力珠,鑲嵌在牛雙眼間的額頭部位。

黃蘭雅〈行走的海洋〉圖片版權:富邦藝術基金會

黃蘭雅〈行走的海洋〉圖片版權:富邦藝術基金會

黃蘭雅〈行走的海洋〉圖片版權:富邦藝術基金會

黃蘭雅〈行走的海洋〉圖片版權:富邦藝術基金會

2010 年黃蘭雅自台北遷居至楊梅山城,心隨境轉,空間的擁擠感消失了,心情開始放輕鬆,在這樣的生活氛圍中,她的生活與創作是交雜在一起的狀態,她說:「人們常常會處於一種正反力共存的情態中,在這裡或許會因為心情很輕鬆,行為容易鬆散,而這又是一種容易陷入的狀態,因此,我主動性產生創作的欲望,或是自動自發地去創作,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每天都在發生的生活與創作的訓練,而我相信這樣的訓練對於我的生命來說是正向的。

150621-楊梅 (14)

蘭雅物件 (4)

黃蘭雅在楊梅的生活,通常從清晨六點開始,散步、處理生活瑣事與做菜,而生活的空間則從室內延伸到戶外,住處內的一樓到三樓都可以是黃蘭雅的創作空間,住處外的社區處處充滿綠意,自然而然接觸自然的機會增加許多,而且常會在散步途中遇見各類頹塌的樹木,這些看似死亡的廢棄木,在黃蘭雅眼中別有一番生趣,她開始將這些木料帶回,試圖賦予它們另一種生命向度,因而樹木以一種仿生的,奇異的,充滿幻想的形式再次開啟生命旅程。

001

水花漂-新竹 (7)

DSCN5715

黃蘭雅作品造型多來自自然界蘊含之微型結構──碎形(或稱分形),我們常見於外的樹、河流、山脈,或存在於我們體內的神經、血管等……都是碎形的展現,這種開放性基本原型構造,以自體相似之形式延伸、迭代、重複,推演出生命或事物的整體樣態,這般以小見大的型態,連結了人體小宇宙與自然之間不可輕易分割的關係,黃蘭雅通過最微觀的「碎形」還原生命萌發的現場,並將此番不易視察的情狀在現實中具體化、巨大化,探討創作物與內心世界/身處世界間交層多變之關係,延展漫佈世界細膩且有機之永續性。

黃蘭雅以創作讓觀者看見物質之外的真實所在,並透過創作體現她的真實生活。

她說:「創作就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也是一種創作。」

glueobject05

黃蘭雅:隱風景-菲比攝影 (10)

黃蘭雅近期展覽 「找我」PART Ⅱ 第三屆精銳藝術節

展期:2016.04.07~09.30

地點:AAM 精銳藝術館 (台中惠文路 708 號)

藝術家:邱雨玟、胡慧琴、黃舜廷、黃裕智、黃蘭雅、盧昉

策展人:沈菲比(沈君儀)

後記:因為太重要了所以在此必須為黃蘭雅同居的兩位重量級動物記上一筆,黃蘭雅的心靈治療師──鈴木爽多(犬)與黃巧啾(綠繡眼),牠們的存在本身就是極大的撫慰與助益。

從父姓的鈴木爽多

從父姓的 鈴木爽多

從母姓的黃巧啾

從母姓的 黃巧啾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