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不是讓你忘記悲傷,是讓你想起怎麼快樂 – Benedikt Notter

貪婪、無助、嫉妒、絕望… 各種生活中反覆出現的情緒,正如藝術家 Benedikt Notter 所繪出的畫面,如此真實貼切。

就像一根腸子貫穿到底,想反駁甚麼卻又不得不苟同。

那天意外在 Instagram 發現他的作品,越看越有意思,不禁對這位畫家感到好奇,到底多絕望、多難過讓他可以把這些情緒用如此真實的畫風呈現出來?又為什麼這些圖片讓人看完後的共鳴會是正向而非沮喪?於是在好奇心作祟下我寫了封信給他,希望能透過採訪找到我要的答案,滿足我的好奇心。

Benedikt Notter ,瑞士盧森人,39 歲,畢業於藝術學校,從事創作出版、舉辦展覽等職業,是個熱愛藝術的畫家,以下簡稱B,而我則是G。

G: 用人體的構造描繪出各種情緒,這些靈感是從哪發想來的?

B: 我喜歡觀察別人,不管是熟人或是陌生人,我總喜歡猜想他們的每個表情、每個舉動是要想傳達什麼訊息,然後再將我腦中浮現的畫面結合在一起,拼湊出你所看到的這一系列畫作。

G:無助,或說其他各種情緒,是在描繪自己當時的心境嗎?

B:其實很多人可能會以為我常處在負面情緒,但事實正好相反,我是樂天派的人,對我來說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很多時候我能感受到人們在個處境中掙扎,就像 Hopelessness 這張圖,你根本做不出選擇,又其實你也不想做選擇。

Hopelessness – Die Hoffnungslosigkeit #illustration #drawing #hanghimself #fish #suicide #hopelessness #stop #art

A photo posted by Benedikt Notter (@benediktnotter) on

G:那你有經歷過你所謂的在某處境中的掙扎嗎?

B:若是跟交往十四年的女友結束戀情可以算是的話,那我想我是有掙扎過的。十四年,不算短暫吧!但有些事情就是在等一個接受事實而已,一味地陷在裡面也於事無補,只會讓自己,不!是只會讓彼此陷入萬丈深淵。

G:為了抽離負面的情緒,你怎麼做?

B:一趟旅程的結束,是代表下一段旅程的開始,於是我嘗試了十四年間沒做過的事,去沒去過的地方,所以我旅遊、學了滑翔翼、考了潛水執照甚至更多以前從沒想過的事,與其說是要忘掉悲傷,不如說是用新生活提醒自己什麼是快樂的生活。或許中間很容易被情緒拉扯,但最終還是可以找到出口,找回自己的步調。

B:有時候你會希望時間可以暫停,你會想要留住最好的時刻,可惜時間並不會因為你的任何情緒而佇足,你沒有這個任性的權利。你只能繼續往前走,至於要用什麼心情走,全都取決在你手中。

B:要讓自己開心,就是多愛自己一點。常常到最後你會發現,往往傷害自己最深的人就是你自己。但這真是一點必要也沒有。

G:在創作的過程中會不會感到疲乏?

B:會,不可否認,當你一直重複在某件事上是會彈性疲乏的,但不是厭倦,只是覺得想換點別的事做,就像 Helplessness 這幅畫,偶爾沒有靈感是無助又無力,你可能就只想賴在那一動也不動,但人都是需要休息的,不是嗎?

G:你對你的作品有什麼堅持嗎?

B:我的堅持應該是,我只畫我想畫的圖!有時候很多畫家都會為了迎合大眾口味而畫些並非自己所愛的作品,對我而言這是很奇怪的作法,我認為畫自己想畫的,然後讓人得到共鳴而喜歡這作品,才是畫家所期待的認同,而迎合大眾的創作,有時候很容易讓畫家失去自我風格,因為那些畫會少了你自己的情感,那又如何讓人得到共鳴呢?其實很多事都是差不多的概念,我覺得人們都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別人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若一味地聽令辦事,那實在太浪費自己的腦了。

B:別讓別人告訴你該做什麼,別讓別人逼迫你做不想做的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並且把事做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G:可見自由對你來說相當重要?

B:應該說人生太不可預測了,在有限的時間內,選擇把精力投入自己所愛的是,並不是過份的要求自由吧!我哥哥 29 歲時突然因為心臟問題離世,在這之前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心臟有任何狀況…

不覺得人的軀殼若是倉庫,那裡頭的所有器官就像是放置在裡頭的存貨嗎?他們可能會變質、損壞、過期,你需要定期查看是否需要維修,但儘管這樣還是有突發狀況的機率存在,既然如此,我們就該把握當下,並在享有自由的同時,把自己喜歡的事做好。

G:你前面提到要畫自己所愛,而非迎合大眾,除此之外有別的建議給新世代畫家嗎?

B:別太在乎別人眼光,也別太畏懼別人的流言蜚語。我一直覺得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很幸福的,前提是你要認真的把事做好。想成為畫家那就好好的創作,天馬行空的畫出你想傳達的各種感受,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只要是出自於你內心的畫作,那就是有溫度有情感的作品。無論是不是符合市場所需,你都要堅持自己的風格跟原則,創作屬於自己的作品。

G:未來你有什麼規劃嗎?會不會壓力大呢?

B:我有出版自己的書,從 2008 年開始陸續有在出書,今年五月會再推出一本創作,同時也會有辦展覽,不過都是在瑞士,目前還沒有海外銷售,畢竟我是自己出版的實在也沒有很大的地方放置我的印刷品(笑),但或許未來會有打算吧!目前銷售量大概是一萬多本我已經挺滿意的了!至於壓力大不大,因為我是自己出版,所以不會有壓力,我想什麼時候畫完書就什麼時候出,且我相當期待新書成品,所以不會有被時間追著跑的壓力,反之我則是盡可能地把作品畫好,有時候畫到忘了吃飯也是很正常的,甚至覺得進食只為了補充營養罷了。展覽完後我夏天會跟著在瑞士的一個馬戲團巡迴,希望從中找到新主題的靈感。

 

Benedikt 完全是個超出我想像的人,原以為的負面、冰冷、憤世忌俗皆是我的錯誤猜測,取而代之的是溫暖、樂觀、積極,對他而言,未來充滿許多未知,所以他很把握當下,做自己喜歡的事,嘗試不同挑戰,正如前面所提,讓這些新生活提醒自己可以快樂的過日子,而其中滑翔翼的選項讓我不禁問了一句:不怕危險嗎?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在哪都危險呀,玩滑翔翼說不定還比在馬路上騎腳踏車還要安全呢!

是啊!人生就是各種嘗試各種挑戰,其中在經歷各種情緒各種掙扎,但永遠都要記得,找回自己的步調,繼續享受每一天。

想看更多 Benedikt 的作品可以追蹤他的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benediktnotter/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