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巴夭族—最後的海上吉普賽人

馬布島(Mabul Island),馬來西亞沙巴州仙本那(Semporna)東北,

距離著名潛水勝地西巴丹島僅約十五分鍾捷艇船程,是一處在菲律賓和東馬來西亞之間的海洋中的海島,

海島四周由沙灘圍攏而成,位於一塊佔地 200 公頃礁石的西北角落上,

島上小而彎曲,型腎結石,面積 20 公頃。島上有個小漁村,

人口約 2000 人。島嶼海域生活著大群的海洋微小生物,有許多形形色色的生物,

如蝦、鰻魚和蝦虎魚等等。

隨著社會的發展,很多少數民族的文化正面臨著日漸消亡的局面。

在沙巴東海岸,生活著世界上僅存的海上游牧部落——海巴夭族(巴瑶族)。

海巴夭族(Sea Bajau)

世世代代靠海生活,家家戶戶都擁有自家建造的漁船。

幾十年前,這些漁船是他們的天地,周圍洶湧的浪波就是家園的籬笆。

他們在海上出生。

「Badjao」族人就是俗稱的「海族」,他們生活在海邊,靠海維生。

「Badjao」族人是優秀的潛水員,他們能夠屏住呼吸,在海岸狩獵,但現在這一絕技已經漸漸消失了。

因為他們住在船上,沒有國籍,更沒有身分證明,無法獲得良好的教育、享受醫療保險,

所以越來越多人放棄原來的生活方式,搬遷到陸地上。

位於東南亞的巴搖族 (Bajau),目前被認為是世界上僅存的海上遊牧民族。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15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19

他們生活在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之間的海域。

他們的海中技巧被大部分馬來西亞人、蘇丹人所敬重——

他們需要巴夭族人來建立和保護海上貿易路線。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8

他們幾乎都居住在海裡樁柱上的小木屋內,並用海鮮同周圍島民交換生活必需品。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17

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年紀。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5

巴夭族的人們不懂讀書或寫字。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4

他們隨著海浪而居住、漂流。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1

多數人都以潛海捕魚微聲,巴夭族也被稱為是"海上吉普賽人"。

他們能夠控制並降低自己的心率,進而控制自己的氧消耗。

他們可以再水下滯留很長的時間,往往兩倍於普通人以上。

他們還可以在水下保持良好的視力。

因為潛水是每日必需的活動,海巴夭人自幼便有意弄破了耳膜,以適應海水的壓力。

你的耳朵和眼睛會流出血來,由於眩暈,你必須躺上一個星期才能活動。之後你潛水就不會感到痛楚了。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7

這裡的孩子從 4 歲起就開始撐起小船在海裡捕撈魚類、章魚和龍蝦等。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30

巴夭族的孩子撐起小船在海裡尋找食物。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2

當地的孩子們從小就要學習如何游泳和潛水,年紀約8歲的孩童就已經是熟練的小獵手了。

海巴夭人沒有陸地擁有權。

世代以來,海巴夭人都以海為家,只有大海才可以讓他們自由地游弋。

捕魚就是他們維持生計的最佳方式,海中近千種的魚類足以讓他們不用發愁每天的食物。

在海巴夭人的世界裡,他們相信自己和大海有一種複雜的聯繫。

如果一名海巴夭男子想要結婚,他必先擁有一條自己的里巴船,才有資格迎娶愛慕已久的未來伴侶。

當然,如意的婚禮也會在船上舉行。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0

這樣的無憂無慮似乎是居住在都市的人們所無法體會的。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32

海巴夭人的生活裡沒有任何日曆,不關心什麼季節和節日,

所有的社會活動幾乎都是無組織、無時間表和無序的。

海巴夭人生活在馬來西亞,但他們中的很多人並沒有國籍歸屬,

因為很多海巴夭人是從菲律賓逃難,來到這個遠離現代文明的“世外”之地的。

因為歷史太久遠,早已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來源。

無國籍的狀態導致海巴夭人至今沒有馬來西亞的國家公民權,

始終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處於無人關心、貧​​窮且受歧視的狀態。

海巴夭人不受其他族群歡迎,包括他們的“至親”陸巴夭人。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31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23

由於海巴夭人的活動範圍位於國家之間的邊境地帶,為避免爭端以及對海域資源的保護,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一些富有爭議的政府政策都在強制大部分巴夭人上岸定居生活。

居住在傳統里巴船上度日的海巴夭人數量正在迅速減少。

如今,馬來西亞的政府為吸引遊客,特地給海巴夭人建造了一些新的水上村落。

巴夭人無人問津的生活正在被打破,然而他們真實的生存難題,

譬如教育和醫療等權利仍然沒有得到保障。

他們不但正在失去原有的身份,也無法定位自己在這個現代喧囂社會中的位置,

面臨著一系列全新的概念和生活方式,海巴夭人能否在21世紀生存下來,答案仍在風中飄蕩……

inkr-最後一支海上吉普賽人-沙巴海巴夭族-0132

他們幾乎都居住在海裡樁柱上的小木屋內。

攝影集

2010 年時,波蘭攝影師大衛(David Kaszlikowski)在婆羅洲、印尼和菲律賓之間的海域拍攝到了「Badjao」族人的日常生活,

這些珍貴的照片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螢幕快照 2016-01-20 下午6.05.36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