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安哲身兼藝術家及演員的創作世界

01

一座森林,名字叫做嘎嘎比。森林裡的居民終年都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極度的保守與呆板,只因他們深信改變會帶來厄運,即使是再微小的改變也不被容許。

一顆石頭,沒有名字。沒有任何原因地出現在森林裡,不安份地閃爍著光、發出奇異的聲響。這下驚動了負責偵察森林所有動靜的巡邏隊,他們固執地、急切地尋找方法要讓這顆不安份的石頭還給森林原來的平靜。

這是安哲筆下的繪本故事,出自去年出版的《不安分的石頭》,彷彿在述說著這個僵化的社會裡,我們都需要一顆不安分的石頭出現。

02

不安於室的生命體驗,從幕後走到幕前

Ahn Zhe 安哲,也許最初認識這個名字是從電視主流偶像劇中的新生代男演員名列之中,帶點頹廢的氣質、憂鬱的眼神,鮮明的外型是對他的第一印象,但是他的人生舞台上並非如此一蹴可及,從設計到動畫製作,從漫畫到繪本,真實的他其實一直都是一個藝術家。

也許你對安哲的認識不多,也或者不如我們所想的,你已經閱讀安哲已久,但是你看見的安哲就是真實的安哲嗎?Dappei 團隊這回專訪到安哲,希望能透過更多深入的訪問,讓你一窺不安於安哲這個身份下的安哲。

03

Ahn Zhe 安哲

演員 / 視覺藝術家 / 繪本作家

戲劇演出:妹妹、軍官情人

藝術獲獎:2006 年 以《奇異國 kiwi country 系列》榮獲韓國首爾第十屆國際動畫競賽角色故事設計類第 2 名,2013 年作品《清道夫 The Dustman》入圍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新秀獎,同年作品《禮物 The Gift》更於歐漫前衛漫畫節瑞士琉森 Fumetto 榮獲新秀獎首獎,2014 作品《消失的 226 號 The Vanish no.226》入選美國 3×3 當代插畫展。

--

切斯特大衣:plain-me

休閒西褲:plain-me

白色休閒鞋:Superga

04

》你的人生似乎經歷相當多轉折,從藝術專業接著投入設計業,到現在踏入演藝事業,想請你談談這段人生經歷。

安哲: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確定知道自己想做和藝術創作有關的工作,一開始是朝動畫師方向,很喜歡想一些故事,後來長大後做過平面設計,也真的進到動畫產業,一直到後來在國外得了幾個獎,然後回到台灣,又因為因緣巧合之下進到現在這個圈子來。

當然有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我會跑去拍戲,不過我覺得對於一個藝術創作者,他必須利用有限的人生內豐富自己的生命經驗,對我來說,也許在未來這都會是我創作時很好的養份。

“我是抱著很開放的心情在面對這些挑戰,但是至少心裡很清楚自己是往哪個目標、往什麼地方走。”

05

》那這兩個圈子,一個在幕前、一個在幕後,有沒有讓你覺得不太適應的部分?

安哲:我自己的個性是比較喜歡在幕後啦,幕前的確讓我用了比較多時間來調整,就算到了現在自己還是會對自己提出疑問:「我到底適不適合這些事情?」。

不過就如我前面所說的,人生就是一場挑戰嘛,去經歷看看,答案就會出來,總比自己沒有嘗試過就覺得自己做不到還要好。

06

》現在對於演藝事業是否有任何的計畫?

安哲:其實我對演藝事業都一直比較隨緣啦,如果有遇到適合的東西就去做,但是主軸還是會放在自身的創作身上,我還是希望每一年除了拍戲之外的時間,能夠投入在創作上。

》提到藝術創作,知道你有過一些參展紀錄以及繪本的出版,之後有什麼展望?

安哲:其實我在創作上也是比較多元的狀態,我在國外拿獎的是前衛藝術漫畫領域,而在台灣普遍對於看漫畫有些刻板印象跟標籤,但在歐洲他們把漫畫設定為第九大藝術,最近有個展覽在北師美術館,就是以 11 位羅浮宮邀請的歐、日知名漫畫家創作為發想。

可能是因為我在歐洲待過一段時間的關係,因此我回到台灣覺得藝術創作不應該被侷限,因此我希望可以在明年中或年底辦一場個人的展覽,會全用油畫創作一種全新的形式或媒材。

07

08

》藝術家創作靈感的來源,往往都會從不同的媒介上獲取,聊聊你喜歡的東西吧?

安哲:我很喜歡看電影,我覺得我大部分在創作上的靈感有很大部分來自於電影的啟發。我特別喜歡歐洲電影,像是法國導演 Michel Gondry,他較為人知的成名作是《王牌冤家》,但我比較喜歡他後來的那部《王牌自拍秀》,近幾年還有一部是《泡沫人生》,我喜歡他沒有受好萊塢影響下拍的電影。我還有喜歡另一個法國導演 Jean-Pierre Jeunet,就是拍《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他前幾年也有一部片叫《異想奇謀》,再說一個義大利導演 Giuseppe Tornatore,他是拍《海上鋼琴師》的導演,最近的一部作品是《寂寞拍賣師》。那這一類的電影我很喜歡。

那亞洲電影我很喜歡,日本導演岩井俊二,像是《情書》《燕尾蝶》、《青春電幻物語》,大概是這種調子的電影我很喜歡;另外也還有像是王家衛。

(編問:突然想到,安哲是本名嗎?因為你的名字讓我想到一個歐洲導演安哲羅普洛斯。)

安哲:噢!安哲是我以前的本名,是我後來才發現的但覺得也蠻不錯就拿來用。不過安哲羅普洛斯我也蠻喜歡的,他的三部曲系列,拍的電影都極富詩意。而且據說他連過世的當下都是奉獻給電影,好像是在想劇本的時候遭遇車禍。

》在你接觸戲劇之後,有沒有特別著眼於戲劇或者方法演技?

安哲:因為以前我是做腳本的,當時就必須做許多功課對於電影語言這些事,從那時就開始會觀察很多演員,從他們的表演、眼神、肢體動作,觀察到他表達的情感或這一幕要傳達的重點。演員自己很喜歡湯姆漢克斯,亞洲演員則是梁朝偉。

“亞洲導演岩井俊二、王家衛是我的最愛,亞洲演員唯一特別喜歡的是梁朝偉。”

09

》你的作品似乎潛藏著許多的掙扎與反抗體制,並非一味眈美,你認爲這樣的意識是從哪裡觀察而來?

安哲:其實我幾個在國外得獎的作品大多都是這樣的導向,講述的是一個社會的病態化、資本主義的壓迫,當然在我的作品裡面會被我轉化成比較浮誇、怪誕的狀態,我覺得這些作品都帶著很濃厚的批判,因為我覺得一個藝術家該有的基本的責任,他就是需要在作品提供省思的角度,這也是我可以逃脫被商業化的限制,因為一旦被商業收編有很多事是不能做的,所以我可能在某些狀態下保留不安份的純粹。

這些靈感大多來自於生活,台灣是一個很小的海島國家,但你會觀察到台灣的文化建立的不算長,比起韓國、日本,再加上我們是個一直被殖民的海島,所以我常常在以台灣現狀的角度創作時,會有很多的侷限,以及找不到自己國家的認同感,那些東西也會在我的作品中呈現,希望透過此可以刺激大家思考如何能讓我們的未來更好,或者未來我們想成為怎樣的人。

(編問:所以你的作品是會很明確表示你想要傳達的意思,還是會保持「作者已死」的態度,讓觀眾自由解讀?)

安哲:我會有一個方向,但是作品的答案我會留給觀者自己的心中去想,我不提供答案。

“一旦被商業收編有很多事是不能做的,所以我可能在某些狀態下保留不安份的純粹。”

10

》有許多的藝術家也是相當注意穿著,像是王爾德、安迪沃荷,你平時會注意流行脈動或者有自成一格的穿著嗎?

安哲:我自己私底下的狀態其實都是很簡單、很隨性的,其實我沒有很在意自己出門前要穿什麼,像我以前衣櫃裡打開來都是丹寧的服飾。我喜歡很手感的東西,不喜歡太新、太潮流或者太科技感的。

11

像顏色上我就喜歡白色和黑色,再來就是丹寧藍。我喜歡素素的很簡單,像今天搭配的 Superga 的休閒鞋,很乾淨俐落,而且很好穿、很好搭,因為像我平常最常穿的大概就是牛仔褲,唯一比較需要擔心的是白色很容易髒,不過也讓我想到自己很久以前有參加過創意市集,也買過這種白色的鞋子然後在上面自己彩繪。

12

“這雙 Superga 全白的鞋款,我很喜歡他簡潔乾淨的造型,很合我平時比較休閒的穿著。穿起來也比我過去所穿過帆布鞋款還要舒適許多。”

13

》像你這樣獨特的人,對於擇偶條件的要求想必應該也不少,想了解你想像中的另一半是什麼模樣?

安哲:如果真的有個人,我想像中他的模樣,我會希望他是一個簡單的人。當然衣著品味不會是我的條件之一,但我會比較不喜歡全身名牌的人,我一直覺得所謂的個人風格不是靠數字去衡量的,我一直很喜歡我在英國的藝術家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是會去當地的二手店買,他們評量穿搭的品味不是藉由明星或者模特兒,而是藉由所謂路人或是素人,因為他們有自己的生活風格。

但在台灣就又回到之前所提的,台灣是個殖民島國,他對自己的文化沒有認同感,他習慣藉由別人領導,告訴你誰誰誰是現在的時尚 ICON,我覺得這是一個本末倒置的事,真正有個人風格的人不應該是抄襲誰而來的。

14

“如果你跟我一樣,有時想念的話說不出口。那就寄一張大小剛好的明信片,代替你的想念和祝福”

                   ——安哲

才華洋溢的安哲,為了即將到來的 2016 推出了自己獨立發行的「安哲小夢想明信片組」,收錄了 30 張安哲他在 2010 年至 2015 年間的插畫創作,當中包含瑞士琉森前衛漫畫藝術節的首獎作品《禮物》以及 2015 最新創作《雨天男孩》,安哲希望這個冬天能讓這些作品代替你們給予最溫暖的祝福 。

這組小夢想明信片組以限量的方式發售,自十一月開賣以來反應熱烈,欲購入請至:http://goo.gl/aAlWI3

15

16

上衣:Tran 泉

縮口褲:Tran 泉

黑色休閒鞋:Superga

17

素色極簡的休閒鞋款是安哲日常最習以為常的穿著習慣。

SUPERGA

以義大利聖殿蘇佩加為名的「Superga」,堪稱創造帆布鞋風潮的始祖之一。這個和中華民國同年(1911 A.D..)誕生的品牌,曾以橡膠靴為主要產品,而硫化技術於 19 世紀後期傳自美國高度發展之後,為歐洲製鞋產業帶來福音,除成功研發史上第一雙橡膠鞋底網球鞋,也為推動歐洲帆布鞋時尚立下汗馬功勞。

18

19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時尚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