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éjà Vu 看見未見之事,張簡士揚

1828 年,時年 26 歲的雨果 (Victor Hugo) 登上巴黎聖母院鐘樓,天生帶有幻視症的雨果,乘坐想像時光機,瞬時回溯至赫伊津哈 (Johan Huizinga,1872 – 1945) 筆下《中世紀的衰落》一書中所描繪 350 年前的巴黎景緻,而也就在那一刻,雨果腦中便萌生了《鐘樓怪人(Notre Dame de Paris)》的創作靈感。

Notre Dame de Paris

Notre Dame de Paris

2009 年,時年 26 歲的張簡士揚,開始在每年夏天創作一件作品,用以回應兒時被母親下達禁止下水之家規嚴令,那時媽媽唯一放行的水世界──游泳池,便成了張簡幼年親水的唯一途徑。2015 年,張簡應菲比邀請參展,以一貫的豐富奇情創意,為這不平常的日常進行創作,是時正逢盛夏,而張簡每年一幅的夏日創作〈鴛鴦戲水〉就此應邀而生。

鴛鴦戲水,130×97cm,壓克力,畫布,2015

鴛鴦戲水,130×97cm,壓克力,畫布,2015

今年夏日創作場景設定在張簡兒時親水渴望的唯一出口──游泳池,熱愛游泳的他夢想有一天能與創作謬思──蜜絲歐,共赴泳池 (這對相戀十餘年的璧人居然未曾一同游泳,實在讓人感到驚訝)。因此張簡為不諳水性的謬思配上泳圈於泳池出場,戴上墨鏡,穿上比基尼,謬思優雅地浮坐於泳圈上。自小便愛與動物一同玩耍的張簡,喜歡在洗澡時將水族箱內的小魚偷渡至浴缸共浴,因此在謬思登場後,在腦中接續出場的便是深諳水性的海豹,而這般直覺式的幻視源自張簡生平第一次見到海豹的地點──海洋館泳池 (泳池喚起張簡初見海豹的回憶場景),而擅於游泳的海豹亦代替不入水的謬思,成全這方可以游泳的池子。但氣氛如此平和的泳池似乎不是張簡心中游泳的狀態,因為每當他降於水面之下,一股夾雜歡樂與危險心境亦同時應景而生,於是乎肉食性的獵食者鱷魚先生於畫面後方默默加入,準備下水加入共泳的行列 (或進行覓食?)。

最後,回歸此作創作初衷──「一圓與謬思共泳的夢想」,張簡化身謬思手中公鴛鴦,而此作〈鴛鴦戲水〉便應題、應情、應景,召喚腦內景象,就此現身畫布。

鴛鴦戲水(將草圖移入電腦進行構圖)

鴛鴦戲水 (將草圖移入電腦進行構圖)

張簡士揚以充滿同理心的換位思考作為創作出發,藉由主體與他者身份、情況互換後的關係與狀態,演繹一段異於現實,卻又共植於現實的翻轉情節(依張簡的說法是「腦補」,未在現實中現身的,可透過腦子補齊劇情)。

張簡士揚的夏日創作系列

張簡士揚的夏日創作系列

張簡士揚的夏日創作系列

張簡士揚的夏日創作系列

這些充滿張力、似曾相識,卻又無法親歷其境的故事場景,亦正邀請每位觀者以其生命經驗出發,在拉開物我間現存的位格關係後,重新審視人與人、人與環境間之共處與互動關係。

超時空文化交流 之三 100×80cm,壓克力,畫布,2014

超時空文化交流 之三
100×80 cm,壓克力,畫布,2014

超時空文化交流 之四 100×80cm,壓克力,畫布,2014

超時空文化交流 之四
100×80 cm,壓克力,畫布,2014

2012 年創立個人品牌「只是 zishi」,陳述只是一名美好生活提案者,站在為日常帶來驚喜的期望下,創造出一份內蘊古老東方思維,卻又兼具與時俱進的現代情境,傳遞一份不只是如此的幸福。

今年,菲比邀請五位優秀的藝術家共同以相較於文字更為宏觀的圖像表述、理解 (看到) 藝術家自我尋找、自我定位,以及生命長成之脈絡。展期間觀眾可於展場使用「只是 zishi」杯盤,親身體驗張簡特有幽默情調,以及古今雙匯之風格提案,帶您重新領略日常生活處處是驚喜。

只是zishi,量產杯盤

只是 zishi,量產杯盤

找我   2015 AAM 精銳藝術節

2015.09.24~2016.01.24

AAM 精銳藝術館 (台中市惠文路708號)

策展人:沈菲比 (沈君儀)

參展藝術家:吳淑麟、張簡士揚、陳浚豪、蘇孟鴻、艾瑪 赫克 (依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