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遊戲》的解碼遊戲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協助盟軍破解納粹 enigma 訊息系列的圖靈 (Alan Turing) 退下火線,卻面對另一場戰爭。同性戀傾向的他,被英國警察盯上,並裁定「嚴重猥褻」刑事罪名成立。為了繼續科研工作,他選擇注射荷爾蒙,避過兩年牢獄。以圖靈經歷改編的電影《解碼遊戲》來到最後,飾演圖靈 Benedict Cumberbatch 關燈離開工作間,浮出字幕,說他在年多之後自殺身亡。螢幕繼續列出英國在同性戀非刑事化之前,因性傾向而下獄的人數,並以 2013 年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赦免罪名作結。

我步出電影院,觀眾們紛紛耳語:「丟!原來講 HEHE(男同志)!」

圖靈創造出解謎機器,成為後來計算機的雛型,有「電腦之父」的稱譽。同時,他也是一名同性戀者。以他人生為根據的電影作品,《解碼遊戲》自當不能刪去這一部分,為甚麼我們就不能談一個偉人的 HEHE 事蹟?

為甚麼不能說同志?

《解碼遊戲》的電影宣傳,一直很少放在同性戀議題上著墨。Trailer 關於同性戀的描述,也只是輕輕帶過。圖靈,一個歷史人物,一個影響深遠的數學家。他的個人事蹟,本身已經是電影的賣點之一。不少人進場大抵都抱著這般期望──就看 Morten Tyldum 怎樣活化一部人物傳記。

電影早段集中描寫圖靈在二戰期間的貢獻,偶然也會 flashback 回到童年時,提及他少年時已開始沉醉解碼遊戲。男校成長的他,由於行為怪異,時有被欺負,但總有好友 Christopher 出手相救。起初大家或者都以為,他們只是難兄難弟。從課堂上的傳紙仔,到回眸對方的眼神,觀眾知道,他們的關係不只是兄弟那麼簡單。少年圖靈每每使出曖昧眼神,觀眾的笑聲就此起彼落──我好想問他們,笑點到底在哪裡?

為甚麼不能這樣談同志?

也許,大家印象中的同性戀電影,都少不免有好些情慾場面。無論是《斷背山》還是《盛夏光年》,明喻或暗喻之間,總是要加點性愛情節。然而一段同性戀的關係,就只有床上那半點親密時光嗎?

或者有人說,《解碼遊戲》處處盡見俗套安排,例如:天圖靈創造的解謎機器以戀人 Christopher 為名、圖靈又以「我沒有愛你」打發未婚妻離開……看起來是典型愛情故事的橋條,大概逃不過戲迷的眼光。然而我想提出的是:當異性戀常見的戀愛描述,代入同性戀者的角色,又是否代顛覆著我們一般對電影的想像?

在異性戀主流的社會,其他性傾向的人,總會被視為「少數」甚至「異類」。同性戀者拍拖,其實跟異性戀者一樣,都會行街、食飯、睇戲,他們也不過是平凡人。為甚麼同性戀者就不值得一個平庸的愛情故事?就注定要過不一樣的生活嗎?

《解碼遊戲》沒有半秒愛欲鏡頭,卻又具體表現出圖靈與 Christopher 之間的親密關係。訴說一個偉人如何偉大的故事,我們聽過很多,甚至太多了。以最平凡老套的愛情,套用在一個歷史偉人的身上,不也是另一種挑戰觀眾刻板印象的手法嗎?

為甚麼同志話題就能奧斯卡?

如果《解碼遊戲》就這麼上映落畫,或者引起的討論沒那麼多。正正是因為該劇本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叫人們更加大為不滿──脫離史實,直斥是「對艾倫.圖靈的拙劣模仿」。然而,這既然是改編故事,要在當中尋找史實,正如比對《三國演義》和《三國志》,又是否太過緣木求魚?

改編作品最常見的通病,是被原著綁得太緊,只是重現作者的看法,而找不到改編者的目的和方向。你可以批評《解碼遊戲》製作單位「借圖靈過橋」,但如果不是圖靈,沒有歷史偉人的包裝,打正旗號講同性戀故事,官能主導的畫面又欠奉,還會有幾多人入場觀看?我相信還是有的,但大抵都是那些本來就對同性戀比較開放的人,沒有真的走進大眾市場。

正如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曾言,《解碼遊戲》等影視作品,有助打破大眾對同性戀者的刻板印象。電影沒有因為圖靈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影響其對歷史貢獻的描述,「創作人的力量,能夠改變人們對世界的觀感,而這些作品正正挑戰著我們最根深柢固的思想。」其平庸的包裝,放置在同性戀電影的框架閱讀,或者能夠看出不平凡的效果。

 

編按:《解碼遊戲》為香港的翻譯,台譯為《模仿遊戲》。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eopl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