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的笑容

黑話白話-658x6581

大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在他的演講稿裡面這麼說:「我有一個夢,夢想這國家要高舉並履行其信條的真正涵義:『我們信守這些不言自明的真理:人人生而平等。』我有一個夢,我夢想有朝一日,在喬治亞的紅山上,昔日奴隸的兒子和昔日奴隸主的兒子能夠同坐一處,共敘兄弟情誼。我有一個夢,有朝一日,我的四個孩子將生活在一個不以膚色而是以品行來評判一個人優劣的國度裡。我今天就有這樣一個夢想。」

大文學家喬治歐威爾在他的動物農莊這本書中提到:「所有動物生而平等,而有的動物更加平等。」

小王子好像曾經也這麼問過我:「幫我畫一隻羊。」

而大藝術家保羅塞尚說過:「你可能藉機會獲得一份好差,但你卻不能憑機會去確保它。」

—————

有人的嘴角弧度總是很奇妙。

E 的就很奇妙,他笑起來就是一個半月,小巧可愛的半月。

從小 E 就很窮,有多窮不說了,打從他有記憶以來他就是在他奶奶的資源回收車上度過的。

說是資源回收車,其實只是一台機車上頭纏了布繩綁住一台托車,有點髒,不會臭,上面有一些機油等難以辨識的汙漬痕跡,一些紙箱壓扁了壘成高高的一落,E 就在那上頭好像巡守著城市。

E 上學時的服裝就很樸素,他的手腳都被他刷到泛紅的乾淨,他很介意身上是不是有味道,只要有人皺了皺眉頭他就會以為是自己身上有味兒,他的手其實很粗糙,手掌的紋路痕跡又硬又深,指節一球一球的,奶奶總會摩娑他的手,說苦了他這個孩子了。

不會的,不會的,E 總會帶著一如既往的微笑,對著他奶奶這樣說。

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第一次他被學校裡的小惡霸狠揍了一頓,他臉上也是這樣笑笑,笑笑,鼻青臉腫的笑著,一邊笑著一邊逮著那人的腦袋直撞,撞得滿臉是血,他還是笑著。

也只有第一次,大部分的人都不太喜歡 E,覺得 E 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即使沒了霸凌,E 還是持續的受到排擠。

 

月牙彎彎,月牙淺淺,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一個環境換過一個環境,多數後來認識他的人,都說 E 看起來很高冷之類的,難以親近,不過無所謂,E 總也只是笑笑,然後做好自己份內的事,一派文青範兒的挟著厚厚的書,漫入人海之間。

夜衝夜唱夜保,E 是玩不起的,書店的工讀,系上的工讀,就占了他大部分的時間,或許有的時候會看見他抱著本書在那湖邊悠悠的讀,他說他發現來到北部每一個人的未來安排都遼闊他太多,要迎頭趕上必須去培養那樣的視野,所以他在學,用各種時間學。

他學著用沉穩的聲音做節錄式報告,他學著用眼神和肢體強化他的表達,他學著在規畫之中除了找資源之外更加的評估未來發展性。

 

E 覺得自己很幸運。

他頭槌過的那個小惡霸,前一陣子因為飆車,電線杆直接將他的車子對半切開,連他旁邊的女伴一起你儂我儂分不開。

E 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至少皮相還可以。

在一年,只要在一年。

畢竟這個社會是笑貧不笑娼的,E 笑著。

這是一個上流肉販的故事。

 

—————

大軟體明星海棉寶寶說過:「一個人是乾淨或是骯髒並不重要,因為沒有骯髒就不會有乾淨存在,不曾乾淨過就不知道何謂骯髒,我們不能重演歷史錯誤,造成了分裂,而是應該要珍惜眼前所擁有的一切,任何人都有自主選擇的權利。」

他的好朋友派大星則說:「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早點習慣吧!」

王牌大律師谷美門研介又說:「學習去愛人類的醜陋面。」

而維新志士坂本龍馬道:「我會獨自選擇我的命運。」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eopl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