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限定只在台灣!廟口前的無敵鐵金剛:電子花車

6155115905_f321076a5a_z

在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中生活久了,剎然憶起台灣的傳統社會裡還是存在著謝神、酬神的儀式,腦海中自動浮現電子花車的場景,霓虹燈光四射與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營造十足的聲光效果,當然不能漏掉最關鍵的花車女郎。

相較於台下的鄉村父老將目光聚焦在表演者賣力舞動與大展親和力的互動,藝術家沈昭良在《Stage》系列的攝影作品中,每每將舞台畫面佔據尺幅的八成,強迫觀者正面直視整座舞台車,打足了燈光,呈現舞台色彩的飽滿。除此之外,暗夜背景下徒留舞台車一人,沒有別的。

  • 即便缺少人為主體,沈昭良的作品中卻透露出更多人性。

昏暗模糊的背景,逼得人脫窗也搞得清楚重點是畫面正中央五光十色的舞台車。但孤獨的舞台,就像人生中已逝去的光陰殘留的畫面。剔除人的存在,渲染出詭譎的氣氛,捕捉眾人狂歡後一哄而散的寂寥。

沈昭良自 2005 年開始以田野調查的形式,將表演歌手與表演時使用的,由卡車改裝而成的行動表演車,以直接純粹的肖像形式分別呈現。接受 wired 訪問時,他回想起當時的拍攝過程說:「田野調查剛開始時,我常在人滿為患的夜市、偏遠的漁村、沒有管制的人行道邊以及人聲鼎沸的廟宇前,撞見這些舞台車。」他接著說:「剎那間,我被迷住了。」

因此,他開始了八年紀實台灣傳統文化的計劃。舞台車上繪製了各種代表台灣本土文化的鮮豔色彩與圖騰,沈昭良將折疊式的裝置比作好萊塢的變型金剛,他認為卡車參與了一般民眾的價值觀與回憶,並強調街頭文化的精神與意涵。「似乎在呼喚我。」沈昭良目前從事專題影像創作、評論與研究,並在淡江大學、台灣科技大學、政治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6155662254_b5ffc53bf7_z

歌手、舞者和樂團,都從沈昭良的畫面中消失了。從 1970 年代開始,他們出現於各大婚喪喜慶中娛樂群眾。拍攝過程中,沈昭良也常和這些表演者打過照面。這系列作品已在 10 個國家、15 個城市中展出。

與表演者的談話中,不免對他們有更多了解:

「有些人是為了維持家計,有些人是想從中習得專業技能,也有人是因為天生熱愛表演,還有一部分的人是因為家族就是從事相關行業。他們常常必須趕場,有些演出地點甚至相隔不遠。」

「除了全職工作者之外,學生反而占了大多數,其它還有的人白天是銀行行員或英文老師,晚上才跑來兼差。」讓沈昭良更驚訝的是:

「難得有機會近距離觀察眾多表演者,我才發現亮麗光線的舞台背後,卸下濃妝豔抹後,他們的生活其實一樣樸實、簡單。年輕的女歌手在業界表現出色,卻在巔峰時嫁為人妻,抑或開創自己的事業,不過當然也有人在遭遇瓶頸時黯然從舞台退下。」

話題拉回純粹的攝影上,沈昭良提到他並沒有使用特殊的技巧,僅有—一台 4 x 5 相機、彩色正片和長時間曝光。儘管他承認自己捕捉的畫面會將典型的台灣本土生活印象轉化為「不真實、甚至夢境般的幻象」,特別是對那些沒有親眼看過電子花車的人來說。

[vimeo]https://vimeo.com/57341716[/vimeo]

 

也許最詭譎的部分在於,沈昭良在朦朧的光線下捕捉了超現實的「無人的場景」,使舞台車的炫麗更加耀眼奪目。

這也是為什麼沈昭良總是在晚餐後前往目的地,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回家吃飯了,他甚至跟還在現場逗留的民眾溝通,請他們離開。並趕緊按下快門,將台灣的人間風景長存。

(資料來源:wired沈昭良官方網站;圖片來源:KirtGersen (1)、KirtGersen (2),CC Licensed;影片來源:Shen Chao-Liang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