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冤家》十年了:也曾想洗去戀人記憶,但最終仍感謝愛的苦澀美好

image9-500x375c

(本文以原文作者、女性議題作家 Danielle Sepulveres 之第一人稱編譯。)

十年前,我的朋友曾對我說:「我們一定要去看金凱瑞的新電影。」我馬上就說好。

不管是對我爸媽、兄弟姊妹,還是跟我出去約會的男生,我總是會時不時就引用金凱瑞的電影台詞。「Finkle 就是 Einhorn。」我會對我哥吼這句話(出自金凱瑞的電影「神探飛機頭」)。然後我哥會再吼回來:「Einhorn 就是 Finkle!」(在電影裡,反派 Ray Finkle 變裝扮演成 Lt. Lois Einhorn。)

十年之前,我並沒有對金凱瑞演的劇情片特別注意,也沒想到我真的會有天去看他演的劇情片,不然,「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早就會成為我的最愛。而且,我每看一次,就覺得自己又從中得到了新的東西,對自己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我在去看「王牌冤家」的時候,就已經很喜歡金凱瑞這位(喜劇)演員了。看他的電影,像是上述的「神探飛機頭」、「王牌大騙子」,或是「阿呆與阿瓜」,都會讓我笑到肚子痛。所以說,我完完全全沒有想過金凱瑞會接拍這種徹底不同類型的電影,並以 Joel 這個角色,讓我瘋狂地愛上他。

捨棄掉誇張的肢體動作和臉部表情,金凱瑞演出一個人墜入愛河時的脆弱,以及分手時,他是如何以用那種安靜的細膩,表達出內心的情感波動。在電影的好幾場戲裡,我可以感受到他眼裡流洩出的情緒,幾乎是文字或對白無法詮釋的。

我還要說的是,看這部電影的同時,也同為我浸浴於愛中的時刻。我覺得自己就像 Joel,但是更想當 Clementine(由同樣出色的凱特溫斯蕾演出)。在感情中,我扮演的都是 Joel 的角色,那個比較害羞安靜的一方,也比較容易被外向有趣的人吸引。就像 Joel 一樣,當他們在 Montauk 相遇,而 Clementine 闖入別人家中,試圖假裝自己住在那裡時,我也會逃走。但是同樣地,我也會在發現對方能給我重生的感動之後,又努力地想要找到她。

在我找到我的男版 Clementine 時,我記得我總是希望有一個人可以走進我的生命,然後給我全然不同的感受,什麼感受都可以,再狂暴甚至是可怕都好。當然,我並不是說希望有人能帶我一起犯案,而是說,我想要有一個人,能像 Clementine 對 Joel 一樣,看出我生命中的可能。

eternal_sunshine_of_the_spotless_mind

現在,十年過去了,這部電影還是能輕易地打動我。

我們都曾經那樣過,在愛裡痛徹心扉,幾乎想要把一個人從記憶裡完全抹去。但是,生為人的我們,能隨摺著時間成長的我們,似乎就是要學習如何一同把好與壞的回憶,都納入心房;兩者是必須共存的。金凱瑞飾演的角色 Joel 就在電影裡說:「我無法記得任何沒有妳的事物。」我們不能只挑美好的日子進我們的記憶庫裡,我們要全然投入。

這就是愛。

不過,我也花了十年才了解,金凱瑞本身也是這部電影之所以如此令人動容的原因。他的演出代表了一件事:

不管大眾如何定位你,或是演員本身如何自我設限,這個世界永遠都存在著某些機會,讓你能夠揮別無謂的標籤,並展示出沒有自信的自己可能會想要藏起來的那一面。

真的,很謝謝你,「王牌冤家」,或者是直接中譯片名:謝謝你,永恆的陽光。感謝這部電影成就的所有苦澀與美好,也謝謝金凱瑞讓我們知道,我們永遠都能衝破旁人給予我們的眼光與期待。

(資料與圖片來源:HelloGiggles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