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邊、線頭、剪裁所交織成的藝術風景

文|高子衿

圖|安卓藝術

01_Marina Cruz_Thin Red Line克魯斯 Marina Cruz |細紅線 油彩、畫布 153.5 x 101.8 cm 2014

 

「時光轉衣」( Wear and Tear)是菲律賓女性藝術家克魯斯(Marina Cruz)繼 2012 年之後,第二次於台灣舉辦的個展。其個人以雙胞胎母親與阿姨兒時洋裝為題的創作,此次聚焦視點從衣物的布料花色、造型或是刺繡花紋等外在細節性的觀察,反轉進入與穿衣者肌膚接觸的內裡,難以盡除的污漬、因破損而做了多次補綴,或是因多次洗刷而有所泛白等帶有時間痕跡的陳舊感,被藝術家以滿版畫幅放大式地近距離描繪,這些由縫邊、線頭、剪裁或是褶皺所交織成的背後風景,更像是由線條、色彩與圖樣組構而成的抽象繪畫。

而衣物無法避免的自然耗損、使用折舊,使得此次家族情感的追溯過程,除了對於母親童年時光的美好想像,亦增添了因歲月流逝而必然伴隨之破損、遺失與汰換等真實存在的生命氣息。同時融合了真實與想像,在過往與當下交錯的時空長河裡,克魯斯以此描繪出承載家族女性跨世代的記憶,故而洋裝所真正隱喻的,卻是名為「家」的原鄉回憶,這是道縝密和龐大集體記憶中所難以觸及與處理的裂縫,抗拒著來自於歷史的遺忘或是將之單一化,必須自覺、自發式地以其個體獨特性與看似沉重的大時代,進行細膩的對話。

其中,從克魯斯作品做為參考案例,我們發覺在許多關於家族的書寫中,充滿了身體性的參與和描寫,或許源自於感官能更為深入的召喚出作者所欲表述的個人體驗,甚至具有自我與他者的共同感受,如同德國哲學家胡塞爾(Edmund Husserl)曾提及,身體感官是自我「保持對自身感受、對外在空間感受的軸心參考空間,是我們對『他者』聯想的出發點。」02_Marina Cruz_Pink Pleats克魯斯 Marina Cruz |粉紅褶襉 油彩、畫布 153.5 x 101.8 cm 2014

 

對於法國文學家巴特(Roland Barthes)來說,父親的早逝致使母親成為他終生摯愛,他更曾把母親稱作「我內在的律法」。對於母親深刻的牽絆之情,使他在喪母後悲傷得萬念俱 灰,那個理路清晰、言詞犀利的批評家形象亦不復見,故而巴特與克魯斯相同,以生活方式上的交換語言確認逝去之物的曾經存在,唯獨後者借用的是記載了三代女性不同生命歷程的洋裝,巴特則是以文字書寫他的哀傷、開始談論死亡、遺忘、勇氣與時間等生命課題,而共同的是皆交織出血脈相連的家族枝葉輪廓。

克魯斯的外婆曾對她提到,「不要在公共場所洗你的髒亞麻布」(Do not wash your dirty linen in public.意指家醜不可外揚)由於「亞麻布」的比喻詞使用,讓對於布料材質有所偏好的克魯斯特別印象深刻,而學著釋放、面對過往傷痛的她,如今已不再同意外婆的這個觀點,她選擇坦然接受自我,進而向其他人分享感受,這些都能致使她更接近真實的自我。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