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29.2013

對攝影的美好想像

做任何事情總歸都帶有某種目的性。不管是旅行,或著與其緊緊相關的攝影。有些人出門是不帶相機的,甚至很多是基於一種相當故意的立場。就我來說,在有些旅遊的場合──那些被人認為「應該」要拍照的場合──我反而對攝影這件事情提不起勁。有的時候則是無暇於拍照,只能碌碌地忙於其他事情,只有特別閒暇時會想起來,啊!我有帶相機呢!來拍一張照吧!

 

人們對「旅行」總是有著美好的想像,這種想像不管是來自童話、冒險故事、還是聽說、他人的經驗分享,總之這份想像是來自別人的。我們對「旅遊」的想像是什麼?不外乎是:清苦、孤獨、找尋、思考與沉澱。如果一趟你所稱之為旅行的行動,缺乏了你個人的回想與沉思,似乎就不是一趟遠行。

追根究柢,現代人會想出遠門,多半是為了逃離。所以不管是觀光旅遊、遊學、離家出走,人們都希望能夠離自己已知的地方越遠越好。或許不必遠,但至少要是個陌生地方。

這大概是現代人鬱悶心情的一個反撲,對當下生活的不滿通通宣洩在想離開此時此地的心態,對體驗生命「陌生化」的審美需求。但人們總不可能一直逃離,他或許會對新地方感到厭膩,重新開始一次逃離的過程;或者,他的逃離,也總是帶著回家的前提。

因此,「攝影」就顯得相當重要了。攝影的手法、技巧、能力都姑且不論了,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攝影的目的──每張相片、每幅影像,都作為一扇窗口,連結著曾經逃離的過去與曾經逃往的出口。

監獄犯人的牆壁上總貼著與他生活無關的海報、明信片。

他們在日以繼夜單調乏味受到拘束的生活之中看著這些在現實與虛擬之間模稜兩可的照片做甚麼呢?

無非是將自身對生命的美好想像,投映在想像的窗口上罷了。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kECMAnEXEYI[/youtube]

 

Morpheus Photomagine
關於攝影的邏輯以及影像與文字兩者間敘事的思辨。

 

 

 

 

墨比陳
FLiPER MAG 專欄作者 基礎技術性的攝影是非常容易的,幾乎已經普及普見於台灣。但關於攝影的教育、攝影的欣賞以至於針對攝影的論述、攝影的書寫卻是台灣非常缺乏的一塊領域。相對於古典的藝術品、畫展或當代的公共藝術、多媒體藝術,關於攝影藝術作品與新聞紀實的攝影作品的展覽卻乏人問津,或者令觀者卻步。我想要呈現並進行書寫的便是關於攝影的邏輯以及影像與文字兩者之間敘事的思辨。攝影,作為人使用特定的工具進行對世界刻意的觀察。文字在這裡的出現,是在影像自身已經意義充備的前提下,對其的補充陳述。
FLiPER MAG 專欄作者 基礎技術性的攝影是非常容易的,幾乎已經普及普見於台灣。但關於攝影的教育、攝影的欣賞以至於針對攝影的論述、攝影的書寫卻是台灣非常缺乏的一塊領域。相對於古典的藝術品、畫展或當代的公共藝術、多媒體藝術,關於攝影藝術作品與新聞紀實的攝影作品的展覽卻乏人問津,或者令觀者卻步。我想要呈現並進行書寫的便是關於攝影的邏輯以及影像與文字兩者之間敘事的思辨。攝影,作為人使用特定的工具進行對世界刻意的觀察。文字在這裡的出現,是在影像自身已經意義充備的前提下,對其的補充陳述。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