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迴廊

和春技術學院 / 多媒體設計系
高嘉男
為了救醒陷入死亡惡夢的媽媽,勇敢的女孩進入惡夢誓言救醒媽媽。
"死亡夢境"一種令人會昏睡不醒,甚至數日後會死亡現象。

「我一定要救醒媽媽!!」為了救醒陷入死亡夢境的媽媽,穿著連身兔耳帽外套的13歲女孩小伊,下定決心與夢魔朋友摩根進入惡夢中展開救母行動。
夢境中三個女孩外型的夢魔,在一棟三樓高,圍牆內有草皮的木製房子前等待小伊。
一頭橘髮背心短褲的夢魔 "尼潘"
對著紫髮歌德蘿莉服的夢魔"摩根"說
「你確定有招喚那個孩子成功了嗎?」
摩根淡淡的只回了 「嗯」
尼潘焦躁的說「要是"黑影"來了怎麼辦,我還不想死」
一旁有著綠髮如精靈夢魔"馬夏"說「人家...也是」

碰!的巨大聲響打斷了馬夏與尼潘,一旁草皮掉下來一個穿著連帽外套貌似男孩的兔人小女孩。

邊界的黑影緊接的追上夢魔們,摩根續集力量發出紫光,變為一團夢魘,屠殺追來的黑影,直到黑影消散。
尼潘差點嚇死的說「不愧是最強的夢魔呢」

黑影消散後,好奇的尼潘與馬夏蹲在兔子女孩旁
馬夏好奇的問「就是她嗎?」
變回來摩根仍淡淡回應 「嗯,她是小伊」
尼潘嘲弄的說「蛤?就是這個小鬼?完了~沒救了」
摩根伸出手示意泥潘先停止,並說「先治療在說」

泥潘嘆口氣,伸手發出橘光照亮小伊

馬夏貼近邊看邊說「治療好像沒效,是不是掛了」

正當馬夏靠近觀察時小伊突然彈起,正巧撞到馬夏的額頭
咚!兩人的頭碰出響亮聲響,痛到壓著頭縮在地上。

看見小伊醒來摩根立刻說「好了,出發救人。」
小伊聽到要救人,立刻回神問道「要怎麼救」
摩根沉默數秒後「馬夏,感應方向」

馬夏聽聞摸摸頭上的腫包後,爬起對著四周伸手感應,雙手漸漸的發出綠光,直到小伊家門口綠光最強烈。

摩根冷冷的說「起點,大概」

四人看著門口的三道鎖,摩根想嘗試硬撬開鎖,身體開始散發令人顫慄的紫光,馬夏與泥潘則拉開並護著小伊,紫光凝聚至頂點的瞬間,摩根變身成一團夢魘衝向門鎖,頓時炸裂出刺眼光芒。

光芒消散後,摩根變回原形,而門鎖則毫無損傷。

見狀泥潘嘆氣的說「連破壞力最強的摩根也沒辦法嗎」
摩根氣喘吁吁說「找鑰匙...吧」

馬夏對著其中一道鎖,開始感知鑰匙方向,卻出現了一道謎題。
「甚麼人會像座山,在你需要時陪著你,無聊時讓小動物陪你玩,需要錢時讓你賣掉山產,及使長大後離開,山仍在那守候著你,若是你有危險,山也願意犧牲自己幫助你呢?」

看完題目後夢魔們紛紛猜說「朋友?醫生?鄰居?」
但都顯示X
小伊沉默許久忽然想到「是父母!」
題目答對出現了O,門上的其中一道鎖碎裂

馬夏緊接著感應下一道鎖,出現了第二道謎題

「當你的好友與親人同時快溺水,你只有辦法救其一時,你該怎麼做?」

夢魔們再次猜說「先救親人?存活率高者?用很長的繩子?」
題目仍然顯示X
小伊靈光一閃「先冷靜呼救,查看周遭,找尋辦法」
題目答對出現了O,門上的第二道鎖碎裂

馬夏立刻開始感知第三道鎖,但這次沒有出現題目,而是將四人吸入一個機關重重的洞穴,入口寫著"信任誠實奉獻"幾個字。

他們來到第一道機關,無數刀刃會在按鈕與路徑上擺動,無論多快速都難以同時按下按鈕。
摩根與尼潘思考許久,決定讓摩根先送尼潘先到左按鈕,摩根在飛去右邊按鈕。

正要執行時小伊大喊等一下!小伊撿起時頭同時丟向按鈕,刀刃卻仍然砍下。

小伊猜道「果然要依照路口的提示才能前進」
馬夏問「可是失敗的話,怎麼辦」
小伊握住馬夏雙手說「我相信你,你願意相信我嗎」
馬夏臉紅點頭
兩人開始邊閃躲刀刃邊前進,兩人一起按下按鈕後,刀刃停止大門開啟。
他們來到第二關卡,出現了8個座位,分別寫著痛苦、後悔、執著、傷痛、淫念、貪婪、自卑、惡戲
摩根冷應「誠實嗎?」便走向後悔的座位就坐,而貪婪的座位則被巨槌砸爛。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最後仍鼓起勇氣走向自己的秘密。
馬夏坐上淫念的座位
尼潘坐上執著的座位
小伊坐上自卑的座位
其餘座位皆被拒槌砸爛,大門開啟。

在他們走向第三關時尼潘則對著馬夏與小伊笑說「淫念?自卑?哈哈哈」
馬夏頓時眼眶開始泛淚
小伊護著瑪夏說「雖然對自己沒自信,但至少我們都能誠實以對,不是嗎」
尼潘頓時停止嘻笑「呿!」了一聲
馬夏在小伊身後臉更加發紅一路跟在小伊背後

最後一關出現了黑影形成的女巫,對著他們說
「每個人都有兩瓶藥水一瓶毒藥,你們必須毒死一名同伴才能通過」

聽完尼潘開始感到不安拿起藥水時,聽到背後有人倒下,她轉身一看,是摩根躺在地上,臉色漸漸慘白吐黑血。

尼潘泛淚問「為甚麼?明明該是我!為甚麼?」
摩根虛弱的應「我只會破壞,你會治療,小伊交給你了」
小伊也泛著淚跪在摩根身邊「我只是想救出媽媽,但我從沒想過犧牲任何朋友!為甚麼不先想想辦法!」
「朋友嗎.....時間不多了,快去...」還未語畢,摩根就化為紫砂消散在空氣中。

女巫指向出口說「條件達成大門開啟」
而尼潘與小伊陷入悲傷中無法動彈
這時馬夏不斷流淚對兩人說「走吧...」
尼潘「可是...」
馬夏低著頭「不能讓摩根白白犧牲」
三人走出洞穴後,場景又回到了小伊的家門口,只是這次不在是藍天的郊區市容,而是佈滿黑影僅剩小伊的家在黑影中央。

小伊見狀問「這是?」
夢魔們瞬間抓著小伊衝向小伊家中,但尼潘的腳被黑影抓到,尼潘毫不猶豫炸掉自己的腳,讓大家能躲進小伊家中,馬夏立刻將大門砸往黑影關閉門口,雖然成功躲入屋子內,大們開始嘎吱作響開始裂開,黑影從裂痕竄入!


尼潘鼓起橘光阻擋黑影並大喊「快走!」
小伊則牽著馬夏衝上樓梯,剛抵達二樓時一樓一陣橘光炸裂。
「尼潘...」小伊頓了一下,隨即被馬夏拉著繼續跑
馬夏問「你媽媽在哪間?」
小伊「走廊最底間!」

兩人朝著走廊底狂奔,但走廊開始拉長異變成無數小浮台,馬夏為了飛越浮台股起綠光,不斷飛越浮台,體力也漸漸耗盡,最後來到小伊媽媽的房門前。

「丟下我」馬夏虛弱的請求小伊
小伊大喊「我不要!我不想再讓任何人犧牲!」

小伊用力的將馬夏丟入媽媽房間,在黑影追來前驚險關上房門,終於來到媽媽躺著的床前,媽媽的心上有著一個大鎖,無論小伊怎麼呼喊媽媽都沒有醒來,馬夏見狀虛弱的鼓起綠光,看見了小伊的媽媽進入噩夢前的記憶。


作為一個單親媽媽,千夜是個知名健身教練,在小伊與工作間兩頭燒,在小伊每個重要時刻都無法參與,就連小伊國小畢業時也沒能趕到,那晚小伊沒有回家,而是獨自坐在台階上,看著同學一個個跟著父母回家,直到最後只剩小伊一人,當千夜找到小伊時,想牽起小伊回家,小伊撇身背對千夜開始大哭。那一幕深深刻畫在千夜心中,母女也從那時漸行漸遠。
小伊13歲時,開始玩起棒球,卻也觸動千夜最深的痛,丈夫沉迷棒球鮮少陪伴千夜,即使沒有天賦丈夫仍拼命努力成為國手,卻在要出國比賽時意外重傷,最後在懷孕的千葉面前去世。
因害怕女兒步上父親後塵,母女經常吵架,直到小伊說出「你根本不愛我!我最討厭媽媽了!」
一直堅強的千夜就此倒下.....

馬夏快要耗盡力量無法看完回憶,身體也變的半透明,當馬夏想再查看媽媽的回憶時被小伊阻止
「我不想要連馬夏也消失」
小伊牽起著馬夏的手說 「我也看到了,媽媽的回憶」
黑影漸漸從門縫滲出,馬夏用盡力量為小伊展開屏障後倒下,而小伊拼命的對媽媽呼喊
「我從來沒有真正討厭媽媽!」
「我也知道媽媽的辛苦,但我真的好跟媽媽一起度過,那些時光」
「我寧願放棄棒球,只要媽媽能醒來!」
「媽媽對不起!我最愛媽媽了」
「媽媽求求你醒來...」

最後黑影衝破房門圖刺而來,小伊最後閉上雙眼準備接受死亡,等了兩秒再次睜開眼睛,眼前的景象是千夜一手抓著碎裂的心鎖,一手狠狠的把黑刺捏爛。

千夜高聲大喊「給我離老娘的女兒遠一點!」

一拳貫穿打散了所有黑影,同時把房子打出一個大洞,這時外面的景象化作了夕陽下的郊區。
千夜拎著馬夏走到小伊身邊,小伊頓了一下跑近千夜的懷抱,在千夜懷裡大哭。

千夜心疼的摸著小伊的頭說「雖然很笨,但很勇敢,我的傻女兒」
隨著夕陽落下千夜不捨的說「看來時間要到了」
「媽媽?你再說甚麼?媽媽?媽媽!?」在呼喊中小伊意識逐漸消散...

小伊在炎熱的夏日中午驚醒,回到了現實世界,但一想到沒能救出媽媽,還犧牲了朋友,小伊窩在床上抱著枕頭流淚。

房間裡出現了熟悉的少女聲音「房間...媽媽的房間...」
「馬夏?」小伊認出聲音,再次對著房間呼喊,馬夏卻再也沒有回應。

在馬夏提示後,小伊跳下床衝向媽媽房間,打開房門大喊「媽媽!」但房間卻空無一人,正當小伊失望時候,背後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Designer

和春技術學院 / 多媒體設計系
高嘉男
FLiPERRHINOSHIELD 犀牛盾techorangevidaorange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財團法人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富邦藝術基金會臺北藝術表演中心兒童福利聯盟 FLiPERRHINOSHIELD 犀牛盾techorangevidaorange財團法人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富邦藝術基金會臺北藝術表演中心兒童福利聯盟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