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就是一種用畫筆說故事、實現想像力的魔法

Editor's Note
畫畫是一件很療癒的事。它不僅毫無地理、時間的限制,即使並不是專業的,也沒有人能限制你在紙上揮灑;而當畫畫又更成為化做繪本的媒介與力量時,於是又更有意義了。來看創作者王芷涵如何透過繪畫的專業、色彩的運用,視覺化感動人心、跨海領養的故事。

我是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的插畫家王芷涵,經由家人的引薦,讓我遇見本書作者佳穎,一切非常的奇妙和自然,這可能就是緣分,第一次講到話的時候,佳穎的親切自在,讓我覺得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她了。於是,我們一起創作了我們的第一本繪本,著手進行《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的誕生。

Lena 跳進海裡,在畫這張圖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也像她一樣開心

繪製草圖的過程,享受沉浸在靈感之中

Lena 是作者佳穎家中的毛孩寶貝,本書也是由她的故事改編而成。當我第一次和佳穎通視訊電話的時候,感覺到從佳穎身上渲染過的靈感,從說話語調、對故事想法的熱情,這些片段構築我對這本繪本的畫面,以及對於 Lena 的想像。

當開始製作草圖時,佳穎給了很多 Lena 的生活照,我從中看到很多 Lena 在家裡日常的樣貌,不管是好奇狐疑,或是被小孩捉弄無奈的樣子,各種古怪可愛的習性和動作,都深深吸引著我。而 Lena 的真實故事則讓我學到身而為人,在善待動物與善待的動物之間,可以有不同面向的體會。

Lena 總是給我源源不絕的靈感,圖為「原來是大鯨魚」作品草圖。

在第一次和 FLiPER 討論的那天,我其實很擔心編輯們不喜歡我的畫風,抱著緊張忐忑的心情走進辦公室跟他們開會,幸好討論過程中編輯們給了很多建議,都是我沒想到、沒注意到的地方,得到不同角度的思考方向,畫風也從原本水彩水分大量渲染,轉變成更貼近大小朋友會喜歡的 Q 版模樣。

生活太需要小確幸了,Lena 的這個表情大概是我看到便利商店架上滿滿巧克力的樣子

Less is more,用顏色呈現深刻的情境

在繪本不同段落當中,我會使用二到三種色彩,依照情境渲染氣氛,製造 Lena 在冒險的歷程中緊張害怕的體驗。我不知道大家在閱讀這本繪本的當下,能不能透過顏色,感覺到 Lena 現在是開心快樂的,還是現在其實是悲傷難過又害怕的,但我盡可能地用水彩簡單的色調,還有色鉛筆粗糙的筆觸,創造出讀者也能身歷其境的場景。

繪本內頁圖「原來是大鯨魚」

我同時希望大家可以透過這本繪本,感受更多流浪動物的心情,想像流落街頭、孤苦無依的時候,你還能做些什麼讓自己活下去,直到幸福快樂的那一天。也能深切感受繪本最後,Lena 找到了家,安穩的小主人睡著了,過著溫馨沒有負擔的生活。

脫離學院派的規範,找到自己恣意揮灑的畫風

在高中以前,我沒有受過任何繪畫或是純藝術的訓練,父母親也從來沒想過要帶我去參觀美術館或是畫展,國小到高中得到的獎項,除了憑著一點幸運,還有對繪畫的熱情闖進繪畫組,我的同學們都非常有天賦也非常厲害,每個人幾乎是在進來以前就到畫室打下基礎,我則是憑著一股熱情想追上大家寫實細膩的畫風,這也讓我高中三年吃盡苦頭,在沒有基礎能力的情況下,我達不到大家的標準,我畫不出來。

高中時期,我一直追求寫實的畫風

高中畢業以後,進到另一間畫室,我才逐漸地找到自己的風格。我發現畫圖不是只有一種美,而是要學著如何運用手邊的色彩去構築美的畫面,在接下這本繪本以後,我擁有非常廣闊的空間伸展手腳,我可以毫無限制的在每個章節揮霍純色,使用對比強烈的配色,把 Lena 冒險旅途中的奇幻想像表現出來,所以既明亮又鮮豔的風格,變成我在這本繪本中表現的手法,當然,這也耗掉我不少管的水彩顏料!

沒有白走的路,只有是不是你想前進的方向

大學之前,對於插畫的想像,只是將日常生活中的人事物,隨手用鉛筆或色鉛筆勾勒出來,對於畫面我沒有特別的想法。但是在這次的繪本創作中,我在佳穎身上學到很多事情,對待寵物,就像疼愛自己的小孩、和自己最棒的朋友一起生活。

高中時期在繪畫組的訓練雖然辛苦,但儼然成為我在展現繪本創作想像的能力,至今讓我能夠獨立完成一本繪本的插畫。願《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的理念為世界帶來更多美好。

狗狗故事繪本《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嗎?》感動集資中

王芷涵
喜歡寫一些廢文,畫一點東西,覺得這些東西留下來才可以證明自己曾經活著。雖然還沒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但一直在努力。
喜歡寫一些廢文,畫一點東西,覺得這些東西留下來才可以證明自己曾經活著。雖然還沒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但一直在努力。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