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保存文化裡的意義與故事」承襲時間淬煉出的精髓,繪出吉祥與祝福的印花圖案 ── 專訪吉文考古

週四舒適的傍晚,我們與由一對雙胞胎兄弟共創的插畫品牌 ── 吉文考古見面,而在這一小時的時間,揭開了他們手繪背後厚實的意義,更開始他們深耕於文化保存的第一鏟。

當我們拿起畫筆,便能在隨意塗鴉中尋得樂趣

彼此是小時候的玩伴,更喜歡在家中亂塗鴉。家人為了止住他們整日的嘰嘰喳喳,隨手拿著附近廢紙場的紙張想讓孩子安靜,於是吉文考古這麼開始了畫畫的起點。就這樣畫著畫著,到了今日都沒停下。

兩人一路將興趣與技術結合,從才藝班摸索到考上美術班,「可能覺得很好玩吧!」隨著能力加強,不斷的進階就如同打怪、闖關一樣,這樣的過程成為吉文考古人生中的最精彩的冒險歷險。

國中畢業後,熱愛畫畫的吉文考古卻沒有選擇繼續就讀美術班,直到大學才又接續熱愛的事,先後考上台藝大的文資藝術系所。「這個系在做的是記憶、文化的傳承,還有仿作及修復。」吉文考古說,這個科系相對大眾認識的藝術科系非常不同,不太需要真正的去用到某種概念去「創作」,而是依照一個既有的圖稿,依樣畫葫蘆地再製。

接續熱忱,讓品牌有更深層的意義

一直從沒丟掉畫畫這件事的他們,選了一個跟文化資產保存、考古相關的科目,這時的他們才了解到,原來藝術並不僅僅是創作,更是能包含著發現與延續。

讀書的時候,為了報告與作業,吉文考古很認真地走訪各地的廟宇,訪問一間間照片裡的風景與建築。「很多同學畢業以後進入匠師體系,選擇學徒以後能夠自己創作;而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進入核心,但還是想要替文化保存塊領域做一些貢獻,於是就不斷思考底究竟自己可以做些什麼?」這個疑問,使得畢業後的兩人重新思索藝術、繪畫背後的意涵,也是「吉文考古」這個品牌開創的第一步。

「既然我們一直都擅長手繪、插畫,那不如就用這樣的方式和大家見面吧!」吉文考古把那過去讀書時曾學過的題材、田野調查的資料,做更多的延伸與發想,決定把文化用插畫的形式,直覺性的傳遞給每個人。

「文化逐漸被大眾遺忘,若不去探究其中,其實就如同化石一般。」吉文考古笑說自己沒有什麼遠大夢想,只是在這個科系讀著讀著,對於文化保存有了更深刻的體悟。「我們想用最擅長的插畫,並加入與圖騰相似的印花,讓大眾重新認識吉祥圖案的背景與故事。」為了傳遞充滿祝福意涵的吉祥圖,吉文考古就這樣展開了一連串、一系列的創作。

談起吉祥圖案,大部分的人比較常在宮鬥劇中的建築或衣裳中看見,相對不普遍的領域,為引起大眾共鳴就成了吉文考古的大難題。吉文考古認為素材較簡單,更難去運用印花設計出豐富的圖案;相反的,主題越大,大眾越容易看見及看懂,早已習慣以有主題性的故事去延伸,當吉文考古構思如何以印花結合吉祥圖時,就有了相對難的挑戰性。

文化之所以有意義,是時間與我們「賦予」的,而其價值從顯而易見到濫觴的這段過程,僅僅是取決我們和文化資產之間關係與距離。而對吉文考古來說,語言,是身為人溝通與維繫關係最直覺的方式,繪畫也依然。

古代的人們用圖形、線條的方式表達祝福與祈願,「你不覺得很像咒語一樣嗎?」說到這裡吉文考古眼神都亮了起來,就像相信世界上有魔法的孩子一般。所以,吉文考古如是說:「該怎麼把中國風的嚴謹與講究變得更為親民一些,用好玩的方式與大眾接觸,是我們想去實驗的。」

延遲文化的消失,用插畫留存美麗的故事

無論何地,在時間之後,只剩下不太容易記得的歷史與古蹟文化。在文化保存這塊,很多人因為不懂,於是選擇拋棄與遺忘。「曾經有一座廟宇要重新翻修,廟方把原本的題材換成王建民,變成台灣之光的系列。」吉文考古覺得很是可惜,雖說王建民的接受度相對更高,但被替換掉的那充滿意義的故事,卻不負留存。

「因為陌生,鮮少人去真正了解的文化及故事,所以很多人就放棄延續。」吉文考古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遺憾,他們試想:如果能夠讓大眾普遍的認知到這件事情的話,往後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如此惋惜的替換情況呢?「因為這樣的文化一直在消失,而我們只是延緩它的逝去。身邊的同學、朋友也以自己的力量在努力, 所以我們也想盡一份心力。」吉文考古用圖文與大眾接觸,做到最基本的知識傳遞,有了更普遍的認識,我們與文化之間的「關係」也就更近了。

「其實也經歷過糾結這樣的畫風到底對不對,後來發現其實也不需要,照我們想畫的,才是最重要的。」每個人對於畫風有主觀的喜好,他們同時害怕自己畫出來的像參考書一模一樣,一邊又要求自己不要偏離吉文考古的理念,在這樣拉扯的同時,卻不小心忘了「唯有照著自己最想做的事,才是對的方向。」

在矯枉過正之前,他們找回自己的初衷,於是也不管別人看待他們的對與不對,究竟這樣做是否回報,至少他們擁有熱愛創作的心、心繫保存文化的熱情。暫時拋開大眾會不會喜歡這件事,吉文考古做自己喜歡的,然後在每一次的投入,找到全新的元素、最好的心態,讓他們畫風成長,同時也讓自己變更好。

對於及文考古來說,一件事背後的意義遠大於形式上的東西和成果,「有想要做的事,其實就是勇敢的去吧!有勇氣去嘗試,就可以成為創作者吧!」這是吉文考古對自己的期許,即使前方還是一片迷濛不確定,掌舵的依舊是自己。

最精緻的吉祥畫冊《集錦・吉錦》美好集資中

更多吉文考古:FacebookInstagramwebsite
Photo by :楊景棠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