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要成為台灣第一遊戲書的繪本作家 ── 信子

第一次前往繪本作家信子的工作室,板橋蜿蜒的小巷子裡,一棟老公寓中不停的向上爬,在戶戶都相似的鐵門景象中,你絕不會錯過貼著自己手繪春聯的信子工作室。76 年次的插畫家信子與領養的貓咪哈囉獨自住在這,每天在工作室長達 14 小時的他,手繪一張張複雜精細的迷宮圖,很難不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想做出第一本台灣原創的繪本遊戲書?

信子位於板橋的工作室

「就覺得我想做沒有人做過的東西,再加上我應該是台灣第一個自己會設計遊戲的插畫家吧!」他帶著靦腆但又想炫耀的臉龐很有意思,信子本人的語氣帶有點慵懶,說起話來有時反覆,但在表達自己認同的價值時又很堅定,其實還滿ㄎㄧㄤ的。

從國中開始就讀美術班的信子,其實很早就展現了繪畫的熱忱,幼時的他喜歡漫畫、神話故事、安徒生童話等等,同時具有多項職業經營雜貨店的母親也從不設限孩子的興趣發展,一直不喜歡唸書的信子是班上學科成績最低的,但熱愛畫畫的他為了能一直畫下去,國二參加寫生比賽獲得佳作而保送的機會,從那時候開始他就一路玩耍、畫畫到高中開學的那天。

信子的第一本創作《貓熊警察》

就讀復興美工的信子在唸高中時,沒有繼續念純美術,反而開始往設計領域邁進的原因為何?他竟然說:「就感覺單純只會畫畫沒有其他技能好像會餓死,所以才想說開始接觸一些技術工具類的,就選了設計科。」我大笑說現在是插畫家自己說出畫畫會餓死嗎?他笑著回覆我,還好當時有選擇學設計,高中還沒畢業的他就學著接設計案,選擇沒有繼續升學,於是就這樣邊接設計案、邊畫畫開始進入職場,出了社會。但信子並沒因此停止學習,比起體制的教育系統,他更傾向自學,對一個項目、技法有興趣的時候,他會善用資源無論是找書、資料、找專門開課的課程,甚至是找老師拜師學習都有嘗試過。

「自學的好處是動力夠強,體制的學習多數人想要的是分數和學歷,而不是對事情本身的熱誠,但自學不一樣,我就是單純想要用興趣學會我感興趣的東西。」

信子一直以來的創作形式都是以手繪為主,媒材是廣告顏料,完稿前會再進電腦用「滑鼠」微調校色(他是我第一個訪到電繪用滑鼠而不是電繪版、電繪筆的創作者,非常有趣),比起畫人物信子更喜歡畫小動物,原因是他覺得「動物」的角色提供給大眾更多的想像空間,而不用執著是不是相似的仿真技巧,在他的繪本創作中時常可以看到以動物形態留下的線索,比如說動物愛吃的食物與故事脈落的連結、生活習性與時空背景的呼應、以外型特徵的找尋的小遊戲等等。

他的繪本作品幾乎都是以童趣的敘事風格呈現,幾乎每一樣作品都會埋藏可以互動的小遊戲,問他是否有在設定讀者是小朋友,他說好像就是天生的,在確定要做一件作品的時候,他會大量收集資料、看書甚至是田野調查,設定好背景角色、繪製風格、遊戲形式等等,明明這些都是很成人的工作過程,但最後呈現出來卻是孩子們的最愛,一切雖說是意外的結果,卻也讓人發現要取悅這些些小小讀者還真不容易!

主角貓熊波力是一名警察
精緻的內頁都是信子一筆一劃手繪繪製

《貓熊警察》是信子這三年聚精會神籌備繪製的遊戲繪本,也是台灣第一本創的繪本遊戲書。為了這一本繪本信子更是多次親訪派出所,為的就是讓孩子們透過閱讀玩耍遊戲書,更真實的體驗一名警察的工作內容及面臨的工作事件為何,故事中的主角貓熊波力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帶領大家認識人民保母的工作日常,以遊戲的畫面有趣的故事內容,從認識台灣自己的文化開始。

「大多時候我們都不了解警察,因為要找他們的時候通常都是『發生事情』時,要如何在不發生壞事的情況下就有機會可以認識他們呢?」 信子興奮地跟我分享去參觀監獄的細節,光是這些參考資料就夠吸睛了,真的很難讓人不期待作品本人呀!

說到遊戲書大家最能想像的應該就是來自英國的《威利在哪裡?》,台灣的孩子長期的以國外輸入的繪本作為從小的閱讀來源,但台灣自己原創的呢?能不能有一天當我們的孩子說起自己的遊戲書時會第一個提到信子的創作,相信這也是身為一個台灣人民我們所期盼的未來。

FLiPER 總編輯 Chris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