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陽光的地方,必有陰影」從分崩離析的家,看見徘徊在愛與恨之間的血緣關係 ──《陽光普照》

Editor's Note
剛上映不久的國片《陽光普照》已經賣出 350 萬的票房,看過的觀眾都在兩個半小時的長片之中,拾起自己曾經破碎的一部分,並在最後陽光普照的長鏡頭下感到完整。「因為我們都曾受傷過,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有太陽就有陰影,沒關係,我一直都在。

(貼心提醒,以下有雷!)

今年 11 月 1 日上映的國片《陽光普照》雖然片名中有陽光,但在電影院的兩個半小時內我卻感受到了來自家庭滿滿的沉重負荷感以及社會的陰暗面,或許就是這樣的反差才能顯現出陽光的美好以及它的「公平性」。在陽光普照之下,必有陰影,就如同每個看似和諧的家庭中,一定會發生爭執和衝突,重點在於經過這些爭吵甚至是怨恨,我們能不能再度撥雲見日、成為彼此的陽光,日子依舊有白天黑夜,而家裡幸好有你們。

徘徊在愛與恨之間,家人是原罪還是救贖?

朋友、同學、老師甚至是總統我們都可以自己選擇,唯獨家人是我們沒辦法決定的事,這輩子就是要與他們經歷人生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即使是性格截然不同的兄弟姊妹、或是政治立場完全相反的父親,還是價值觀天差地遠的母親,都因為家庭而聚在一起。有人曾說:「家是唯一的避風港。」但對很多人來說,家,同時也是讓人恨不得永遠消失的地方。

看完《陽光普照》,我一直在思考:「家人到底是原罪還是救贖?」在劇中,一家四口彷彿形同陌路,唯一維繫他們的似乎只剩下血脈,無法逃脫的血脈關係就如同一來到這世界上就賦予的原罪,只能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消磨;但當我們犯錯、逃家、甚至是砍傷人進了輔育院時,又是誰在背後默默擔心著?是誰無怨無悔地讓我們無後顧之憂?我想原罪和救贖或許就是一線之隔,人生就是不停地在愛與恨之間徘徊,端看我們怎麼思考。

柯淑勤飾演的母親琴姊,是家中的溝通橋樑|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一個需要陽光滋潤,一個需要陰影保護

長達兩個半小時的電影中,最令我熱淚盈眶的場景,是哥哥阿豪自殺後,弟弟阿和在少年輔育院和諮商師說的話:「等我在這裡變好?還是等我變得跟我哥一樣好?他讀書好、長得好,連沒考上第一志願都要重考,我哥真的很厲害,他一生只做錯過一件事,就是從高樓跳下去。」在阿和的口中,我聽到失去至親的遺憾和對這整個社會體制的諷刺,我們常常認為所謂的「好」就是看起來很好,但在追求的同時,我們忽略了他其實並不快樂,等到失去才開始遺憾最傻的事。

許光漢飾演哥哥阿豪,長期都活在他人的期待當中|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從小到大兄弟倆就不斷地被比較,相信有兄弟姊妹的人一定都有類似的經驗,然而或許小孩並不都是外表表現的那樣。優秀、善解人意的哥哥是父母唯一的期待,甚至連父親都只承認只有他這麼一個孩子,他對別人的愛 24 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但他也會感到疲憊、也會想要躲在陰影裡被保護的時候,有時候當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是需要更多勇氣和意志力的,然而卻被視為理所當然。而到處闖禍、搞大國三小女友肚子、砍傷別人進輔育院的弟弟就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但他最需要的不是他人的質疑和忽略,而是溫暖的陽光和包容,只要一絲絲的理解和幫助,他便能重新振作、如獲重生。

巫建和飾演的弟弟阿和,因砍傷人進入輔育院|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彆扭的、溫柔的、磨去稜角的愛,是家人的愛

而不善於表達關心和情感的父親,在得知阿和要送進輔育院時,冷血刻薄地說了:「我希望他進去好好學習,最好是關到老、關到死!」當了一輩子的駕訓班教練,對他來說「把握時間、掌握方向」是不變的人生哲言,他只知道路在前面那穩穩地開就不會有錯,不懂得如何用溫情拉近與小孩的距離、不懂得如何正面處理家中的尷尬氣氛乾脆搬到公司去住。看似無情、不苟言笑的父親用自己的方式去愛,甚至不惜殺人以讓兒子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好好地重新做人。這份彆扭、從不說出口、不求回報的愛卻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父愛。

陳以文飾演父親阿文,不懂表達愛卻總是默默付出|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好的電影總是讓人不自覺地將劇情影射到自身經歷,而在看完《陽光普照》後,我想起大一時我躍躍欲試地參加了系上活動,擔任活動的主持人和戲中的主角,熬過了長達三個月的準備期,終於等到上台的那一天,剛主持完上半場的我一到後台就立刻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媽媽在電話另一頭歇斯底里地說:「妳快回來!妳現在就趕快回家!」我非常生氣以及不解地回她:「不行!我等等還要主持,而且我還是主角沒辦法離開!」結果姊姊將電話搶去冷冷地說了一句:「妳快回來,爸爸在醫院說想見妳。」我彷彿瞬間抽離當下歡樂的活動氛圍,腦海浮出的畫面是爸爸在病床上不再強壯的身軀,立刻放下手邊所有事情,搭上高鐵一路趕回家。

到了醫院,看到爸爸不如往常充滿元氣的臉龐,依舊堆起笑容緩緩地說:「妳來啦!」我故作鎮定地講些笑話討爸爸開心,不時望向窗外以防眼淚掉下來讓爸爸難過,18 歲的我才意識到原來平常在外奔波打拚、好像永遠都體魄強健的爸爸也有會需要休息的時候,如同電影中的父親阿文時常深皺眉頭、不擅長表達愛,我的爸爸亦是如此,用他自己的方式讓我可以安心過生活、無後顧之憂。而我卻從來不知感恩,直到爸爸病倒的那天,「我才了解人生中有很多事很重要,尤其是在我們都還年輕、一無反顧地追求個人成就時,但這些都沒有家人來的重要」,也很慶幸我沒有缺席與家人的團聚,往後的每一個相處時刻,我也都更加珍惜。

《陽光普照》|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每個家都有自家人才懂的傷疤、祕密和不言而喻的愛。有時用善意的祕密去維持家中的和諧,就如同阿豪從來不用父親給的年冊,母親選擇藏起來不讓父親知道,是為了讓彼此都開心、不受傷害;又或者阿和在母親逼問到底還有沒有在外頭惹禍時,他選擇不斷地回:「我沒事。」不想再讓母親操心。家人的愛是多麼地日常卻又特殊,就如同陽光的撒落,不炙熱卻也不曾缺席。電影的最後一幕,阿和在高架橋上往回家的路緩緩地跑起,鏡頭越來越遠、彷彿如上帝視角般在俯瞰曾經破碎的阿和、這個體無完膚的家、這個被無數愛恨交織家庭所構成的社會,因為有了彼此而完整,如同陽光普照。

找個時間回家和家人說說話吧!試著拿掉心中的成見,看看這些為自己付出大半輩子的父母、和你度過所有成長時分的兄弟姊妹,相信我們都將在破碎中看到彼此最真誠的樣貌、在無數怨懟和爭吵完再次原諒對方、擁抱我們最親愛的家人。

Mandy Pan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