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內的行為藝術之旅,只為教育的活化 ── 專訪 Camping Asia 策展人林人中

Editor's Note
一套關於藝術教育的系統,已經使用了超過十年以上,難道都不會有人想要改革及調整嗎?林人中在學習行為藝術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個問題,於是他發起了亞當計劃與 Camping Asia 讓各個國家的藝術家籌備多元的表演工作坊,希望為藝術圈的教育帶來一些刺激與新氣象!

語調幽默講話直白的林人中,天還亮著就開始點起酒,相處的氛圍隨意輕鬆,但從他的穿著上可以看出他對自己風格及品味的脈絡,怎麼說呢,就是有種很堅持自己認同事物的感覺吧!

從小就不愛唸書的林人中,為了逃避指考加快解脫這一連串求學煉獄的速度,用推甄上了台藝大的戲劇學系,但進到了台藝大的戲劇學系他發現自己的興趣跟實際上就學學科的系統有所反彈,但他還是熱愛戲劇的,會投入台灣比較少有的行為藝術,其實是在接觸一連串自己感興趣的領域(劇場、傳播、廣告代理商)之後發現自己最陶醉於此,用個好笑但明確的比喻就是約會過很多,但可以結婚的只有一個!

亞當計劃及 Camping Asia 的策展人:林人中

受日本國際行為藝術節總監霜田誠二的影響,行為藝術是一個可以一個人呈現的表演。用林人中的話就是:「你用自己的一具肉體就可以做了,不需要台詞、佈景道具,甚至不需要排練,就可以直接用身體作為直接的媒介!」所以他就自己申請了 2015 文化部與法國西帖藝術村合作的駐村計畫,決定到國外去闖一闖了解除了台灣之外的當代藝術是什麼樣的文化及形式,當為期半年的駐村計畫結束後,他又回台再次申請前往法國,這次則是以藝術家居留的形式申請簽證,可見他對表演藝術的愛好與執著。

這幾年駐外的結果,林人中不乏大大小小的表演經驗,行為藝術的作品與他本人,到了世界各地的藝術表演機,像是巴黎的東京宮、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布魯塞爾龐畢度中心、香港M+視覺文化博物館、上海外灘美術館及雪梨現場藝術節等等,去了這麼多國家,與藝術圈各類型的人事物交流的經驗中,他驚覺原來在我們求學的那一套關於藝術教育的系統,已經使用了超過十年以上,(我:難道大家都不會有適應不良的問題嗎?手機十年都有變革了我們從按鍵式到觸控面板,教育沒有改革呀?)「對,就是啊,我就是覺得這很有問題,也才發現我大學時期如果可以更早接觸到行為藝術,可能發展就更不一樣了!」聊到這邊林人中忍不住激動起來。

即時的跨領域交流,觸發藝術表演人的新思維

 

Camping Asia 由各個國家多元的表演工作坊來呈現

2017 年起他開始把想要對現今的藝術產業做一點什麼的想法聚焦,雖說不到革命但就是希望能有人注意到「這一套用超過十年的藝術教育系統」需要調整,於是他把企劃書寫好與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合作發起「亞當計畫」,為的是讓亞洲的視覺及表演藝術家能夠真正的跨文化及跨領域交流。

在「亞當計劃」的提案之中還有一個子項目:2019 年 Camping Asia,這一個以冬令營呈現的藝術交流營隊活動,主要是針對求學階段或想接觸藝術領域的學生及人們,透過跨文化讓各個國籍的藝術工作者,以課程體驗的型態讓學生們多元嘗試,不同於以往的劇場學生就是學戲劇、舞蹈學系就學跳舞, Camping Asia 以肢體表現包裝營隊,實質上是讓來參與的人有機會認識及交流同為藝術圈卻有不同專業級想法的人們。

一直到這個階段我才意識到,原來林人中不是受邀擔任計畫的策展人,他自己就是這個企劃的發起人,聊到這他才笑說:「對呀,我是企劃的發起及提案者,也是感謝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認同且支持這個理念,我們才有機會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合作並執行這一連串的活動。」

其實不只是藝術圈的教育有一套長達十年之久的系統尚未更新,我們從小到大在求學探索自己的這一套教育系統及觀念也一直在停擺,跟策展人林人中訪談的過程中,可以感知到他對於後輩是有期許的,不然不會這麼努力地想爭取資源讓台灣的人有機會與世上各國的藝術家交流,而我則是期許不只是藝術圈,像這樣的聲音及力量可以在各個環境及產業發酵,讓更少的人走人生的冤枉路,提早探索自己的專才及愛好!

更多 Camping Asia :請上 Camping Asia 網站

2019/11/18-11/29

2015 年起,法國國家舞蹈中心與編舞家 Mathilde Monnier 創辦了 Camping 計畫,以夏令營的形式匯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藝術院校學生、專業舞者、業餘舞蹈愛好者以身體為名交流,希冀「讓每個想親近藝術的人都在此相遇」。 以國際交流及人才培育為跨機構合作目標,北藝中心於 2017 年 8 月與法國國家舞蹈中心簽署合作意向書,由雙方共同主辦「Camping Asia」雙年展。從 Camping 到 Camping Asia,為亞太地區的舞蹈生態打造一個跨領域及跨文化的交流網絡。

FLiPER 總編輯 Chris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