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心跳法案掀起眾議?關於維護胎兒生命權抑或女性身體自主權的兩難議題

Editor's Note
近來台灣限縮墮胎權法案吵得沸沸揚揚,不只是台灣,連我們認為的自由民主大國美國也有十六州已經通過限縮墮胎權的法案。就讓我們一起了解,究竟支持/反對者抱持著怎樣的觀點在相互辯論,也能在了解雙方的論點後提出自己對此議題的想法。

近日,台灣基督教團體「Shofar 轉化社區聯盟」提出「心跳法案」公投提案,企圖修正《優生保健法施行細則》,使人工流產只能於懷孕後「八週內」實行(原法律規定是二十四週),大幅限縮墮胎權的公投法案一提出便掀起熱議。

無獨有偶的是,限縮墮胎權與否的紛爭不只發生在台灣,在美國已經有高達 16 州通過限縮墮胎權的法案,美國阿拉巴馬州的修法甚至未排除因為強暴或亂倫造成的懷孕,也不論受孕女性成年與否,堪稱全美最嚴格的限縮墮胎權法案。

日前英國議員的推特上便對廣告牆上強烈的反墮胎廣告提出質疑與反對,而後更有人貼上已經被塗滿白漆的廣告看板,可見墮胎與否的討論在各國都引起非常極端的爭議。

墮胎反對方:我們應該維護胎兒的生命權

在今年初很火紅的英國影集《性愛自修室》第三集中,女主角 Maeve 意外發現自己懷孕,未成年無力扶養孩子的她選擇墮胎,而在墮胎診所外則有兩名反墮胎支持者,會對每一個進入墮胎診所的人大聲勸說著:「寶寶在八週就有心跳了!十五週時寶寶就能感受到光線了!六週寶寶就有感覺了,墮胎就是謀殺!」這段影片的場景描寫就已經浮現反墮胎的中心立場 ── 我們不該剝奪任何生命。

在墮胎診所外倡議的反墮胎者/截自 Netflix《性愛自修室》

反墮胎者認為,我們應該珍惜每一條生命的誕生,從另一層面來看,墮胎對於母體的傷害也極大,不管是生理上將造成永久的傷害,在心理上也會有極大的衝擊,可能會為此深感罪惡,認為自己殺害生命。為了減少無辜的生命流逝,政府必定得謹慎為之,重新修訂法案。

墮胎支持方:我們應該維護女性身體的自主權

台灣的限縮墮胎權法案是從孕期二十四週縮減為八週,最直接的問題就在於,許多女性長期處於不穩定月經週期,將近兩個月月經才來也都是有可能的,等到真的發現異狀跑去驗孕時,早就超過八週孕期了。從醫學角度來看,八週甚至連羊膜穿刺都還沒有辦法做,根本無法檢驗胎兒是否健康、是否有特殊疾病等等。

至於為什麼會訂成八週,便是因為孕期八週時,大致上可偵測到嬰兒的心跳聲,這也是公投草案「心跳法案」名稱的由來。但多數人更寧可稱呼此案為限縮墮胎法案,因為此案的名稱將焦點轉移到「胎兒有了心跳,是個人,我們不能殺害人」,藉由對嬰兒的憐憫與同情,進而譴責欲墮胎的母親不道德,大眾也將失去對母體的關注。

思考墮胎是否符合道德之前,或許可以回過頭來想,為什麼墮胎者會選擇墮胎?可能有人是因為受到性侵、未成年不了解避孕方式意外懷孕、經濟能力不足無法扶養孩子等等,我相信每個人都了解生命的可貴,會選擇「墮胎」這個行為背後其實有著各種困難的原因,若讓一個沒有準備好的女性被迫成為母親,長久來看對於孩子、母親的狀況似乎都不是好事。

Maeve 在墮胎診所遇到的女性/截自 Netflix《性愛自修室》

《使女的故事》:政治的隱喻、議題的倒影

在反墮胎法案的爭議中,美國影集《使女的故事》經常被拿來當作社會議題的隱喻,在故事中,女性只是行走的子宮,女性不被允許識字、唸書、發表自己的意見,唯一的功能就是為國家生產下一代,但為了扭轉這一切,女主角暗中發起各種手段以推翻不合理的體制。

「你的身體不再是你的了。」/取自 IMDb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使女的故事》拍得太誇張了,但當社會企圖持續限縮墮胎權,仔細觀看反墮胎者的言論,你會發現母體是消失、被禁言的,看不見女性為何需要墮胎,一味強調生命的可貴,卻忽略當孩子被生出來時,他的家庭有沒有能力扶養/社會能不能支持他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長大,才是孩子出生最重要的原因。

墮胎議題自始至終都是爭議性極大的議題,但在生活上確有成千上萬人需要面對這項困難的議題,那你又是怎麼思考這兩難卻又重要的議題呢?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