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者的瓦干達帝國 —— 巴布亞紐幾內亞

Editor's Note
以攝影的視角,觀察這個離台灣很遠的神秘國度。在鏡頭之下,每個部落具有獨特的風格、震懾人心的氣勢,以及唯有真正深入才能看見的 ── 當地人生活的真實面貌。就讓我們透過吳建衡的攝影作品,一覽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魅力之處吧!

巴布亞紐幾內亞(簡稱 PNG),在澳洲上方,一個擁有八百個語言的國家。距離布里斯本只有三個小時的飛行距離,可是在遊客間的知名度,卻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在 2019 年的七月,我完成了在 PNG 的七個神秘部落拍攝,雖然只有短短 25 天,可是我卻看到最美麗的風景、最原始的森林、人類最原始的生存本能,還有因為遠離現今充斥的觀光客,而體驗到最真實的友情。

在當地拍攝的時候,由於時間與資源都有限,常常是第一天到達村落,就開始與長老討論拍攝的許可,以及討論請村民出席拍攝的費用。第二天早上五點半、六點就要出門,直接勘景、現場直接拍攝。而 PNG 是一個熱帶國家,每天都會有不定期暴雨,甚至有一場拍攝,更是在停雨後的短短 15 分鐘內拍攝完畢,不僅跟老天拼運氣,還要跟時間拔河比賽看誰先贏。

為了找尋適當的場景,每天都在每一個部落之間跋山涉水、上山下海,在叢林之間,盪來盪去、跳過來跳過去,我都以為我在拍 Discovery,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在 PNG 所拍攝的成果,希望大家喜歡。

泥人部落

在近代的 PNG 歷史,甚至一直到現在,部落以及不同的種族之間,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戰爭。在泥人部落成為現今的泥人部落之間,據說在一次與鄰近部落的戰爭中打了敗仗,在撤退的路途中,誤闖了山林之間的黏土河流區域,搞得滿身都是泥漿。而隨後趕上的追兵,由於沒有看過黏土形狀的人形,以為是戰敗的士兵成為了惡靈回來復仇,因此決定撤退。從此該部落就決定使用泥人作為自身部落的象徵。

Malagan 面具部落

Malagan 文化只存在於 PNG 的某個小型離島,是該地區特有的文化。裝扮者代表的是與另一個世界溝通的使者,是為了祭祀祖先、亡靈的一個傳統,至今成為了該島最重要、不可或缺的一個精神。

面具是使用木頭雕刻,其他的裝飾與顏料,都是使用天然的材料所製成。由於保持文化、傳統與維持收入,往往造成衝突,現在島上的面具雕刻師傅已經屈指可數。

Wabag 部落

PNG 對一般遊客來說,已經是個遙遠、陌生的地方,而 Enga 部落所在的位置,是連 PNG 當地人,都摸不著頭緒的地點。

PNG 最早被記錄,是起於 17 世紀初的歐洲航海家,而一直到了 1950 年才開始進入各階段的開發,但是一直到現在,由於 PNG 多山的地形,許多地區交通困難,物資、器具難以進入,因此有許多區域,依然保持著最原始的樣子。

而 Enga 部落,也是我最難以拍攝的一次經驗,由於我交涉的這個部落,是請人開車開了三個小時的山路,才把村民給帶到可以拍照的安全區域,但是這些居民,平常完全沒有與外人打交道、拍照的經驗,所以在溝通、安排畫面起來,非常得困難。

就算有翻譯在場,他們也只能一步一口令的看著我們指揮、調度。雖然這組照片看起來死板,但也真實反映出了他們的習慣以及當下真實的情境,其實不失為一張可貴的照片。

火舞部落

部落的人們相信新生兒是生命最脆弱的時候,而邪靈總會在夜晚降臨時奪走生命。因此在每年的重要時節,人民在晚上升起堆火,而換上裝扮的舞者,也成為了神靈,藉由在火堆上狂暴得跳舞、吶喊,希望藉此趕走邪靈,以保佑部落人民的性命。

骷髏部落

PNG 除了多山,也充斥著滿山遍野的叢林以及峽谷、溪流,而人類以及生物,往往都是依靠著河水,建築起最原始的根據地。由於 PNG 的地形以及氣候不利於耕作,過往也沒有相關的農業知識,因此很大部分的人民,還是依靠狩獵、採摘果實,當作每天三餐的來源。也因此,村人在狩獵的旅程中,突然一去不回,也成了無法避免的事。

有一天,村民決定前往其中一個最常狩獵的山谷,嘗試尋找失蹤的族人,可是當他們抵達的時候,曾經的族人,都已經成為骷髏。而在這時,村人更發現,原來是因為這個山谷裡面有著惡靈作祟,阻止人們在這裡狩獵。

於是村人決定回到村莊,將自己全身用木炭以及調色過的黏土,裝扮成骷髏的樣貌。如此一來,惡靈就無法辨別來者是生是死。而村人也可以將亡者帶回村莊安葬,更可以在山谷中自在的狩獵。

Melpa 部落

胸前雞蛋一樣大小的貝殼,是 Melpa 部落最吸引人的象徵,頭頂上更別上 PNG 特有的天堂鳥羽毛,展現女人最美的氣質。也是我特地找尋的一組全女性的組合,為了展現珍貴的 Women Power。

Huli 假髮部落

我知道這個名稱有點……特別。但是在國際間都是如此稱呼這個部落,英文叫做:Huli Wig Man. 而 Wig 就是假髮的意思。在照片中,會看到男性頭上有不同形狀的「帽子」,而這個帽子,其實他是他們用自己的頭髮製成的。製作假髮的過程費時並且複雜,而在這個部落,一個男子必須要能夠完成製作一頂假髮,才會在部落被認可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村人會使用各種方式,讓自己的頭髮長出自己所想要的形狀,並且到達一定長度之後,剪取下來保存,之後在編織、設計成自己所想要的樣子。之後再搭配上狩獵到的天堂鳥羽毛,就成為了自己最獨一無二的假髮。而 Huli Wig Man 部落,除了被認為是最美的部落之外,更以驍勇善戰聞名。

後記:

PNG 糧食缺乏,物資昂貴,我常常就是吃著從旁邊印尼進口的泡麵,還有當地最盛產的馬鈴薯沾鹽裹腹。雖然每天都因爲勞動讓身體很累,可是因為當地的人心很美,也常常有鳥聲在周圍作伴,所以讓我覺得在 PNG 的每一餐都是最棒的美食饗宴,也得到最大的心靈富足。

更多關於 PNG 的故事:https://reurl.cc/lL5nj9
更多關於我:FacebookInstagramwebsit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貧窮的孩子吃得比富有的孩子更健康?從攝影看見飲食習慣造就怎樣的你!

    “ We are what we eat. “ 這句話用來說明從飲食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國家文化、健康訊息、經濟狀況等等,那你又可曾細心觀察每個國家的人都吃了些什麼嗎? 攝影師 Gregg Segal 為此開展了攝影計畫,名為《每日飲食: ……

  • 用鏡頭紀錄永恆的回憶,拍攝一場 11 歲女孩的婚禮

    婚禮攝影很常見,但拍攝一位 11 歲女孩的婚禮,這件事就不是那麼常見,乍聽之下好像是被家庭逼婚的場合,在這個背後卻是一則相當動人的故事。 62 歲的吉姆被醫生診斷有胰臟癌,得知這件事實後,他與妻子格雷斯一同策劃了這場婚禮,並聘請了人像攝 ……

  • 手拿相機也無法保命,戰地攝影師如何在戰火中求生存

    即便站在鏡頭後,你也一樣在現場,它既不是濾鏡,更不是你的盾牌 João Silva,一個曾在阿富汗遭受地雷波及失去左腿的戰地記者這樣說道,為了追求世界的真相,這些記者們紛紛前往最嚴峻的環境、最危險的戰場、最緊繃的示威遊行,而這些攝影師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