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家 Sheara Wang —從手繪到電繪,尋找風格也尋找自己

Editor's Note
還記得上次插畫家 Sheara Wang 分享了她追求插畫夢的故事,這次她要說,其實自己並不是一開始就得心應手。從抗拒電繪到現在的如魚得水,Sheara 透過繪畫慢慢地找到風格和自信,而她也相信每個人身上都有尚未被發掘的寶石,等待未來的有一天能夠閃閃發亮。

打開電腦,桌面上滿滿的 psd 檔,打開 ps 畫圖是我每天的例行公事,用繪圖板畫圖畫錯了就 undo,想改顏色就調一調色彩平衡、複製貼上更是我的好幫手,我覺得電繪真是高科技、造福大眾的發明,但這樣的我也曾經對電繪一竅不通,將繪圖板束之高閣,是個只用水彩和色鉛筆畫畫的人。

初嘗電繪的挫折,轉而返回手繪懷抱

大學上動畫系後,我才第一次接觸電繪,但別人用起來如魚得水的繪圖板,卻讓我本來就不佳的繪畫能力再倒退 10 倍,平滑的繪圖板沒有鉛筆和紙張摩擦的觸感,畫下去的線條不但沒有輕重,反而是一條死直的黑線。我也不懂得挑選筆刷或是貼材質豐富畫面,所有的顏色都像是用油漆桶填滿一樣呆板。

網路自學水彩手繪,一點一滴重拾自信

多次碰壁後,我變得沒有自信,又回到手繪開始練習,筆記本和自動筆從不離身,每當我腦中浮現任何想法,就立刻畫在筆記本上。從單純練習線條和構圖,到後來我跑去美術社買了我人生第一盒水彩,看著網路上的影片一筆一畫練習,一開始我連水彩的特性都搞不懂,各種顏料和水份暈染在一起,自己畫完都覺得慘不忍睹,怕糟蹋專業的畫紙。練了半年,才買了專業的水彩畫本,漸漸地我習慣了水彩在畫紙上暈染開的溫潤質感、愛上色鉛筆的樸實筆觸,憑著這些手繪作品,我接到人生第一個畫圖的工作,是我一路摸索繪畫以來從沒有過的肯定。

The crowded carriage

設計網站主視覺,發揮所長

我進入溫度日記實習,替公司的網站做主視覺,我一早就明白自己想走的不是日系或美漫的畫風,也非常幸運第一次工作就遇到能讓我發展個人風格的公司,我想經營溫暖又繪本感的風格,而創辦人或許在我的畫看到了那樣的潛力,希望替溫度日記營造那樣的氛圍,給了我很大的發揮空間。我以日常生活作為靈感,紀錄那些被忙碌淹沒的微小時刻,期許在城市的喧囂中,每個人內心的漣漪不再被匆匆帶過,都能在溫度日記中娓娓道來。

讓我被選入溫度日記的圖

手繪所受到的侷限和困難,無法廣泛應用

手繪的確因為筆觸或質感的呈現具有某種優勢,不論是展覽或供人觀賞都很容易受人青睞,我本身也很喜歡讓水彩渲染這種直覺又自然的作畫方式,但手繪還是有令人感到麻煩的時候:每當要廣泛地應用手繪的插圖,比如網站設計、插畫出版,就不得不經過數位化,但原稿的質感往往在掃描後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還會有變暗、色偏、解析度的問題,即使經過軟體再三調整,也不一定重現原始的樣貌,因此我和許多插畫家一樣為了工作或課業,都在尋尋覓覓合適的掃描器,我逐漸在糾結掃描器的問題上感到被制約,然而其實心裡早就明白,許多優秀的插畫家使用電繪也能營造手繪風格的事實,我將電繪拒於門外是因為害怕再次失敗,但現在遇到的一切困難讓我再次思考,或許是我太習慣舒適圈,不應該這麼早就止步於手繪,我應該正視自己的不足並再挑戰一次。

心態的改變,關於台灣的速成教育

而這幾年自學畫畫下來,我發現自己內心大部分的挫折來自於「速成」的心態:高中的學習經驗讓我覺得,付出後馬上看到結果是理所當然的,我習慣了今天讀書,明天就看的到成績的那個套路,卻忘了「台上 10 分鐘,台下 10 年功」的道理,如果畫畫是我渴望發光的舞台,那麼我又投注了多少時間在這上面呢?

正讓我明白這個道理的,是我大學在舞團打工的那兩年有。有一次一個芭蕾舞者從歐洲休假回台,她告訴我們,從小學舞,她並不是天分和條件最好的那一個,但許多家長和學生並不注重學舞的過程,往往只是短時間替孩子加課,就期待顯著的進步,即使老師循循善誘,告訴家長孩子需要時間,但對方往往難以接受,就急著替孩子另闢出路,甚至許多條件和天分都比她好的孩子都放棄了,而她卻始終專注於跳芭蕾的夢想,一路堅持下來就成了最後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那一個。

我發現一路以來沒有多少人對我們傳遞這樣的觀念,有時候好像是我們失去耐性,但其實是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必須要耐心」的觀念。有些時候,家長甚至和老師聯合起來,用高壓的教育方式,以為下猛藥就看得見成果,卻讓孩子失去學習的意願,甚至再也不願意碰,很多時候我們都被眼前的瓶頸困住了,覺得眼下看不見成效,就看不見未來,卻忘了鑽研一項技藝本來就是需要細水長流的投注。

每一個筆畫都是一個選擇和表達自我的方式

再度拿起電繪筆,我依然戰戰兢兢、不敢好高鶩遠,逐漸上手後,我發現一開始使用電繪的挫折不只是因為不習慣,而是不清楚自己的畫應該要長甚麼樣子,而先前手繪的經驗已經讓我了解自己的風格。所以這次電繪就像其他媒材一樣,是另一項幫助我表達自己的工作,一個看似普通卻必經的過程。

第一張電繪完成的畫,這朵花讓我覺得自己又能重新開始了

曾經我以為,那些信手拈來又極具風格的作品,源於人人口中可遇不可求的才華,而始終以為自己的跌跌撞撞來自天賦的缺乏,並執著於所謂的「風格」,直到真正投入時間在繪畫上的鑽研,我才了解,這不只是畫圖而已而是學習建構自己,在反覆練習的過程中學會留下學會拋棄,去蕪存菁後自己樣貌才會逐漸顯露現在的我已經不再覺得掌握任何風格就是繪畫的終點或勝利,而是畫畫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追尋和探索的過程,在那看似平凡卻未知的路上,也許我們都能發掘那些自己都不曾見過的面貌。

更多關於 Sheara Wang

Sheara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多愁善感又有點浪漫巨蟹座,每天在豐腴的理想和骨感的生活間游走,相信生活即創作,創作即生活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多愁善感又有點浪漫巨蟹座,每天在豐腴的理想和骨感的生活間游走,相信生活即創作,創作即生活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