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寫字,所以成為編輯;而為了當編輯,我更愛寫字

成為編輯,也才短短兩年的時光。只是這條路上,跌的跤和吃的閉門羹真的數不完。今年 25 歲,自認還是畢業短短三年的「新鮮肝」,今年體感卻有種彷彿交出了全部人生的勞累感。幸運的是,在秋收的季節我終究還是回到熱愛的崗位,繼續寫字。

誰都該發現住在身體裡,那熱愛某件事的自己。

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電視台當助理導播,身體力行了學以致用。在時刻搶第一的電視台裡,總覺得有點格格不入,但當時的我也懶得思考,就這麼懞懂的過了不算太壞的一年。直到某天,我的朋友突然告訴我某家大公司有個新聞編輯的缺,我想都沒想就前往面試。面對這股沒由來的勇氣,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以前的我是行屍走肉!原來,我想寫字!我想當編輯!

Photo by Kyle Glenn on Unsplash

然後,我就遇上求職生涯的第一個大坑了。根據勞基法,我早早就向前東家辭職,滿心歡喜的等著新環境、新職位的到來。當他們要我一等再等,我就知道我失業了。

無論前方多荊棘,都無法阻擋朝著夢想前進的決心。

當時的我,除了生氣之外,還多了一份不甘心。不是我沒有能力,而是我根本還沒踏上戰場。明明高中曾是校刊社的我、明明大學所有報告都被稱讚的我,為什麼?抱著一份將士寧死不屈的心,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成為一名編輯,無論拋頭顱還是灑熱血。

幸運的是,過沒多久我如願成了一家新媒體的小小編輯。「終於可以寫字,終於可以讓我寫想寫的!」 想吼給全世界聽的我,那一刻,看世界都是美好的。

Photo by Kaitlyn Baker on Unsplash

編輯菜鳥的我,竭盡所能的邊看邊學,除了偷聽別人如何企劃、想專題之外,更花好多錢去買雜誌、看線上其他媒體,只為了讓自己更強。沒有前輩顧前顧後,當時的我就算茫然,總覺得前方的路還是有些光。

善良和文字,是讓世界運轉的方法之二。

我深信這句話。每一次的採訪,都用真摯的心理解受訪者,再將他們的故事化成文字,溫暖每個人。而我的小宇宙,也因為有了能訴說他人故事的機會,漸漸炙熱燃燒。

這樣的過程持續八個月,最終因為公司內部問題,就這樣我又再次失業了。之後幸運的在 Fliper 實習,但又因家中因素被迫離職。當時天天刷新人力銀行、跑遍大小面試,卻等無回音。我猶豫著,「是不是編輯根本不適合我?」心態不健康的自己,更糊裡糊塗的接受跟自己個性毫不相關的工作,天天寫著違背自我價值的文字,那真像一把把刃持續刮痛我的心。

這一次,灰心充滿了我的身體,我質疑所有事,包括我自己。

Photo by Adrian Swancar on Unsplash

前方若漆黑無光,那便自己鑿開洞來。

我每天都在「堅持」、「放棄」中徘徊,看著朋友們各個工作順遂,低頭就自認沒用的墮落,一直迴盪不散於我心。想著「算了!乾脆轉換跑道!」,同時自己又恐懼著。假如真的拔除我生命中最熱愛的事,那我還剩下什麼?我往前方看去,那原來發出微光的地方,早已變成一團漆黑。

繞了很久,今年終究又踏上編輯這條路。我是誰?我想成為什麼人?在短短三年,我透過一次次的「選擇」,慢慢拼湊出自己的模樣,找回初中。於是,我的小宇宙又重燃火焰,準備好不斷閃耀。

Photo by Jakob Owens on Unsplash

後記

能在「想做的事」跟「賺得到錢的事」中找到平衡點,應該是很多人心之所向。踏著還跟得上腳步的節奏,充實卻又不完全奉獻給工作的日常,就是我想要的未來。是目標,也是期望,我還在努力,願你也是。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