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擋你追求理想的,是別人還是自己?插畫家 Sheara Wang 用努力成就自我價值

Editor's Note
插畫家 Sheara Wang 這次不談插畫,談自身的求學以及如何走上插畫家之路的經驗。從家裡的反對、台灣教育體制下的壓抑,她從來都不是所謂幸運的人生勝利組背景,卻靠自己的力量蛻變成有自信且美麗的蝴蝶,在插畫的世界中翩翩飛舞。

我是畢業於北藝大動畫系的 Sheara,現在是一名插畫家,同時也是刺繡插畫家,比起四年動畫系的培訓,我發現我熱愛插畫更勝於動畫,目前正朝繪本插畫的方向努力邁進。然而,今天我們先不談插畫,我們來談談我怎麼走上現在這條路,並成為小時候我怎麼想也想不到的自己。我從來都不是幸運的人,也從沒想過有一天能和大家分享我的經驗。

我始終記得小時候被故事書裡的圖畫吸引,那時候對於畫家、藝術家之類的工作還沒有概念,只是懵懂地認為這些創造美麗的人很厲害,幻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這樣的人,但那艘夢想揚帆的小船卻從來沒有出港。家中更不允許這樣的想法出現,考上公務員、好好養家活口才是我父母對我的期許,我在侷限的氛圍裡長大,「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的想法在我心裡深根,甚至每當聊到職涯的話題,就一定回得到「興趣不能當飯吃!」的答案。

「只要書唸的好,其他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台灣的教育其實一點都沒有變

在台灣的教育下,相信每位學生都聽過「只要書唸的好,其他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這句話,而我真的懷抱著這樣的信仰一路升學,成為人人眼中的好學生,所有人都有意無意地成為這種教育理念的共犯。

我的個性內向害羞,但沒有人提醒我應該嘗試社交;我沒有運動細胞,媽媽卻說:「難道以後進公司老闆會叫你跑步給他看嗎?」我變成那個下課只會留在座位上啃書的女生,一直到了高中,我的成績名列前茅,考進全校前三十名,班上永遠前三名,成績優良的獎狀多到不小心拿去回收都不在意,但我卻愈來愈沒自信,我並不是那種天生就很會讀書的人,我開始為了那一兩分而活得戰戰兢兢,彷彿成績下滑的那一刻我的自尊也會跟著跌落谷底。這樣的不安如影隨形,直到拿到了全班第一名的獎狀的那一刻,我沒有一點激動或欣喜,迎面而來的是精疲力竭和巨大的空虛,我才終於明白這一切都錯了。

My Own Forest(Illustrated by Sheara Wang)

「是英雄讓自己成為英雄,是懦夫讓自己成為懦夫」學習找回人生的主導權

升上高三後,所有人都在為大學的志願做準備,我交出了一張又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卻羨慕著那些除了讀書還有其他可能的人,有人說:「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但事實是,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從自己的生活裡解套,直到校園裡開始舉辦大學講座,我夾雜在年輕躁動的人潮之中去聽了北藝動畫系的演講,講台上的學姊分享著面試過程和大學生活,最後大力的宣傳系上不看任何美術術科成績!我睜大眼睛彷彿看見了一線生機:我還有機會修正自己的航道。

然而父母依舊反對我走這條路,甚至以拒絕付學費的方式作為回應,家裡的反對讓我陷入了迷惘,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太魯莽,學校的歷史老師彷彿聽見我的心聲,他在課堂上開啟了這個話題:「你們對於未來的志願有想法了嗎?沒有想過?家裡反對?如果有一天你們唸了自己不喜歡的科系,你也許會說因為家裡反對,你放棄了當初自己想唸的科系,你也許會責怪你家人。但你也要記得,當你放棄的時候,是「你」放棄了,這個決定是「你」決定的,不能怪任何人,要記住:『是英雄讓自己成為英雄,是懦夫讓自己成為懦夫!』」在那些黑板上倒數著學測的日子裡,沒有人對我們說過那樣的話,那段嚴苛卻蘊含真理的話至今仍留在我心中,是我迷途上的一盞燈。

北藝放榜的那天,榜單上出現了我的名字,我是全班第一個有大學唸的人,班上彷彿戰爭勝利般歡欣鼓舞,我心中如釋重負。為了繳自己的學費,一放榜我就開始瀏覽打工資訊,當別人都在歡慶學測結束時,我在咖啡店洗了一整個暑假的盤子,終於湊足了學費,才能在開學那天和別人一樣,開開心心的去唸大學,但就算是這樣地辛苦,我也甘之如飴。

What a Beautiful Day(Illustrated by Sheara Wang)

「對事物的熱愛給我的動力是從前無法比擬的」

北藝大確實開拓了我的視野,同學中不乏美術班、甚至設計班出身的人,擁有深厚紮實的繪畫技巧,栩栩如生的人體速寫可以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完成,大部分的人高中以前就開始自學電繪,技法熟練且獨具風格的同學大有人在,而當時的我卻連電繪板都沒用過,甚至沒有自己的筆電。同學之間形成了良性競爭,不是像以前讀書那樣爭取第一名,而是大家都想在各自的創作上更加傑出,使我對學習有了全新的感受,我像初嘗飛翔滋味的雛鳥,想要展翅高飛。從前對我而言,考卷上的滿分或許就是完美;而現在,我感受到的是發自內心想要提升自己的渴望,對事物的熱愛給我的動力是從前無法比擬的。

滑 IG 的時候我看的不是別人出去玩的動態,吸引我的是各個插畫家或藝術家的作品;看 Youtube 時,我也會不自覺點進軟體的教學影片。為此,我很感激我生在一個資訊發達的時代,許多人大方地在網路上分享繪畫過程或使用軟體的技巧,解救了阮囊羞澀的我。大學四年重新塑造我的思考模式,開放的教學風氣雖然一開始讓我摸不著頭緒,卻也使我積極的去尋找適合自己創作的方式,在反覆發想和執行的過程中,我培養了獨立思考及作業的能力,我不再是那個覺得前路茫茫、看不清遠方的小女生。

My Deer(Illustrated by Sheara Wang)

我從來都不是幸運的人,不管是家庭的反對、求學上的坎坷困惑,沒有人支持我的夢想,我也不敢大聲地說出想成為插畫家的願望,我只希望能做個讓自己不後悔的人,就像插畫中想帶給大家的恬靜自適的感覺,就算路途並不順遂,跟隨著初心,最終還是能找到能讓自己靠岸的彼方。

更多我的作品:Sheara Wang

Sheara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多愁善感又有點浪漫巨蟹座,每天在豐腴的理想和骨感的生活間游走,相信生活即創作,創作即生活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多愁善感又有點浪漫巨蟹座,每天在豐腴的理想和骨感的生活間游走,相信生活即創作,創作即生活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旅行就是生活!現代遊牧的完美體現—《安柏不在家》專訪

    曾經想過訂一張單程機票來場異國冒險嗎?曾經想要突破舒適圈去獨旅嗎?這次專訪〈安柏不在家〉,從 19 歲開始了旅行人生,愛好自由的她透過旅行開拓視野,同時利用文字創作、街頭賣藝探索更深度的人文體驗,旅行對她來說不是短暫的遊玩,而是一種生活…

  • 旅行的意義就是「不被定義」FMAM#20 講座—帶你來場不被定義的旅行

    「創作」和「旅行」聽起來好像遙不可及,因為我們總是把這兩者想的太複雜和困難,好像一定要像個藝術家或是成為像風一樣的旅行者才能成為邊創作邊旅行的人。而這次邀請到三位用創作來記錄旅行的人,讓我們知道旅行有很多種可能性,沒有分上下、高貴之分。

  • 坐輪椅上伸展台,勇敢跨越性別、擁抱真實自我的三位模特兒

    跨性別在時尚界已經不算是新鮮事,但每每看到外型亮麗的跨性別模特兒,還是會驚訝,不相信眼睛所見。他們的美麗是透過了解、正視自己的內在,還有那一股無畏的勇氣,看完這三位模特兒的故事,帶給大家更多的力量,相信忠於自己內在的結果。

COMMENT

別把自己說的多可憐坎坷 說白了就是一個搞叛逆的青少年 要跟家裡作對就要為自己決定負責 多少人也是家裡經濟不好半工半讀養活自己 況且你也是不尊重你父母的意見 一意孤行地要讀才剛成立沒多久的系 別活的如此可憐可悲 一點也不讓人感到任何一點憐惜 
就是因為你這種嘲笑別人努力的人太多,在台灣想追求夢想才會如此不容易。
當然可能對你來說放棄自己喜歡的事物聽從父母的安排可能是最簡單的方法吧。
FLiPER 總編輯 Chris
我覺得作者自己打工賺學費自立自強,就是對自己負責的行為了,至於父母的意見,我個人覺得有聽到當作參考已是尊重的表現,若要照做才是尊重,試問人生最後不如意難道要父母負責嗎,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負責不偷不搶,就是最好的孝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