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集彩繪列車爭議後,那些不應當屬於江孟芝的傷害

Editor's Note
在集集彩繪列車爭議發生後,除了針對江孟芝專業的批評外,開始有人批評她說自己還清百萬債務是謊言,其實是靠著醫師的老公在養;甚至也有人針對她的外貌大做文章,當這些與專業能力無關的批評浪潮出來後,其實意味著女性專業者除了能力,竟連外貌、伴侶都要遭受檢視,在此事件中,也體現了台灣社會中的性別歧視。

相信大家這陣子都有關注到集集彩繪列車的出包事件,但網路上有關此事件的討論已經很多了,包括我們網站也針對此事有詳細的討論文章,因此今天要談的並非設計師江孟芝在這波爭議中到底犯了哪些錯,而是她在這段期間所承受的「不應當屬於她」的傷害。

除了批評她的設計不夠專業之外,也有部分人開始質疑她過去演講所自述的勵志故事都是假的,之前她在演講時曾說自己家境貧苦,是靠著背負高達百萬的學貸努力完成學業,而後更靠著自己將所有債務還清,因此有網友在 PTT 上爆料她其實是靠著老公金援完成學業。

PTT 的內文截圖

首要我們難以辨識這件事情的真實性,畢竟網友憑著江孟芝的丈夫是醫師、同時她丈夫的家庭是醫生世家就認定「她一定是靠男人」,即使她後續有針對此事澄清,但大眾會選擇相信「漂亮設計師靠男人金援過爽爽」還是「刻苦耐勞的女性設計師靠自己還清百萬債務」呢?此事反映大眾對於擁有高度經濟獨立女性的蔑視與不信任,以及當一個女性身陷爭議時,首要以她的女性身份找尋可貶低她的言論,不論是認定她不可能靠自己還清債務、台女不 EY 等等。

設計界中的性別不平等

一個女性設計師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有多困難?一旦加上女性標籤時,首要被看見的地方就不再是能力,而是外貌——長相夠不夠漂亮、身材夠不夠好等等,長得好看可能會先被評為網美、長得不好看可能要先被外貌羞辱一番,外貌檢視完還要檢視她的伴侶與私生活,另一半是有錢人的話,那她肯定靠男人養;是外國人的話就是ㄈㄈ尺,總要先檢視完這些,女性設計師的能力才會被討論。

在台的女性設計師李君慈便針對設計界中的性別不平等發起系列計畫,她觀察到明明在求學階段時設計科系中的女性大於男性,但等到她開始接案時,卻發現男性設計師遠大於女性設計師,這其中簡直就像發生了一個 bug,因此她發起名為「Ladybug」的計畫,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女性設計師的作品與聲音,了解到女性設計師的實力絕不比男性差。

李君慈接下來所舉辦的女子設計展

我們在使用設計師這個詞彙通常是指男性,若要指稱女性的設計師時,總要特別強調「女性」設計師,若在專業領域範疇中女性標籤仍時時刻刻會被拿出來檢視,便意味著性別並未平權。

不要在無意識中助惡生長

此次江孟芝在集集彩繪列車上固然有設計疏失,但並不意味著大眾能夠對著她的私生活與外貌指指點點,甚至是發表仇恨言論與人身攻擊。針對江孟芝的人身攻擊、挖出私生活檢視的行為並非只是單純的不尊重人,而是社會中性別歧視的展現。

發生任何爭議時,我們都應該對事不對人,甚至是放大檢視與爭議無關的個人私生活,同時我們也必須看見社會上對於女性專業者的不友善,想要跟風對人落井下石時,得意識到你可能會忘記自己隨意留下仇恨評論,但其實你手上拿的是會讓人流血、留下傷疤的石頭。當你看見社會的惡,也提醒自己不要在無意識中助惡生長。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