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藝術的價值可以超越國籍和思想,專訪台北藝術節首位外籍策展人 鄧富權

Editor's Note
今年的台北藝術節有許多跨國屆、種族、文化的當代藝術表演,如此多元豐富的演出皆是因為來自新加坡的策展人鄧富權,他認為當代藝術就是在實驗探討的過程中去找尋價值及意義,會有這樣的思維也是源自於自己的相關經歷,如何成為一個策展人的過程。

專訪的週五午後,正巧雷陣雨剛結束陽光露出,濃濃臺式文化的大稻埕、永樂市場再搭配霞海城隍廟非常有生氣,約訪的地點有臺北藝術節的執行團隊與我,卻不見本次要受訪的藝術節策展人,來自新加坡的鄧富權,窗口要我稍等說富權又去查看另一個藝術活動了,點完飲料後,一襲草綠色棉麻上衣搭配藏青背心、紮著小包頭,戴個清明文人小圓眼鏡的富權便出現了,他神情忙碌但從容地解釋今天的工作內容,也向我表明即便是短時間內的專訪他也會盡到百分之百的輸出,告訴我關於臺北藝術節的策展過程及細節。

台灣文化灌溉的新加坡學生,成為了如今的台北藝術節策展人

新加坡籍的鄧富權,曾任職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曼谷東南亞區域考古與藝術中心,2009 年他為新加坡國家館策畫的黃漢明個展,榮獲第 53 屆威尼斯雙年展 Special Mention 獎項等等,富權說起中文有著我們不陌生的新加坡式可愛口音,談到最早啟蒙他人生發展的是 80 年代的文學及電影,當時大約是新加坡建國 15 年,政權趨於穩固,當局也開始重視文化發展及傳承,臺灣文化大量輸出新加坡,對高中而言的他更是不可抹滅的重要,一一細數著臺灣新浪潮的電影導演及創作:楊德昌、侯孝賢等人的作品影響了他並驅使他往藝術人文領域發展。

家庭背景從商的富權笑說自己的血液裡沒有一點藝術細胞,談到自己的當代藝術表演及創作,一切由文本開始,因為自己是高中大學都是主修文學及戲劇,大學的後半段他漸漸發現比起文學、電影的呈現方式,富權對舞蹈更感興趣:「語言對我而言越來越無聊,或者說它讓我感覺是有限制的,但舞蹈不同,透過肢體可以打開人的五官,以更曖昧地更多想像空間的方式去表達思想,這樣的形式讓我覺得更有意思。」

其實當時新加坡還沒有那麼多的當代藝術資源,富權之所以能接觸到這些資訊都是因為學生時期的他時常跑到新加坡的美國大使館圖書館翻閱「當代藝術、舞蹈」的內容。究竟是什麼樣的舞蹈形式,誰是編舞者?舞者又要受什麼樣的訓練?呈現的內容想透露什麼資訊呢?因為實在是太好奇了,富權便利用暑假期間前往美國觀看真正的當代舞蹈。

新加坡籍策展人鄧富權

選擇未知的當代藝術等於練出一顆強壯的心臟

選擇自己想走的路並不容易,當代藝術又是一個先進且充滿實驗性的題目,家庭及親人雖然沒有過多的反對,卻也擔心當時的他從事如此新穎的產業會無法安生,對富權而言走藝術領域不單單只有自己的創作,更多的是如何透過藝術的形式傳遞思想及觀念進而教育大眾,這條人生道路不僅沒有安全感、辛苦更是漫長,要成為一名國際級的專業藝術工作者,除了老生常談的耐心、堅持之外,他幽幽的說:「面對充滿未知及實驗性的當代藝術,大多時候支持自己的其實是一份不知道結果如何也要嘗試的無畏勇氣。」

接任臺北藝術節策展人之前,富權就已擁有豐富的相關策展經驗,更是國際級藝術策展獎項的常勝軍,成為一位國際級策展人的必要條件是大量的閱讀及觀看體驗,然而策展的核心價值用富權的話說:「是一個相當冗長且浪費時間的過程,因為大量的觀看才能有所篩選,讓最後策展的結果變得精實。」正如同小王子繪本傳遞的觀念一樣「你在玫瑰身上所浪費的時間,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一場策展的演進過程才是使最後結果美好的根本,也應證他接近二十年厚實的藝術基底價值。

世界上包容度最高的國家是台灣,當代藝術的實驗性可以在此發揮到極致

今年臺北藝術節的策展過程相當緊湊,從策展到開演不過半年的時間,卻要組織 17 個藝術表演團隊完成每一齣表演,且符合今年的主題「我們(沒) 有認同 I(do not)Belong To You」即便是國際等級的策展人,要在短時間內將策展完成,仍然是相當有挑戰性的嘗試,然而他卻做到了!匯集了各個國家的表演團體,探討更深的認同主題,從個人價值、與社會共處、國籍認知、世界文化的層次,無一缺失只為了讓觀眾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及感動。

本次展演邀請國際級展演團隊,同樣的表演主題但在臺北藝術節的策展團隊下,觀眾看到的絕對是獨一無二的表演,今天的場次與明天的場次也有些許差異及出入,為的是優化到最好讓實驗性的價值發揮到最大,探討出究竟像這樣的表演形式觀者會不會認同、有沒有共鳴?每一個觀眾的思考及反饋都能讓表演趨於更好,也讓實驗性的價值提升。

問到策展的過程除了時間緊湊的辛苦,令富權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他臉龐浮現溫暖及笑意說道:「臺灣是我去過這麼多國家中,最有包容力及接納價值最高的國家,對於任何新想法都不會排外,展現真正的民主價值及討論空間,面對不同但卻可以共存真的很特別。」

熱愛台灣的開放及包容,想為台灣貢獻一己之力

因為認同臺灣的自由及包容,身為第一位臺北藝術節的外籍策展人,富權表示,他也想為如此開放的國度盡一份心力,所以接下從 2018 年到 2020 年連續三屆臺北藝術節策展的職務。認同臺灣是非常大的執行動力,但更重要的是他對於自己熱愛藝術的使命感,讓他能夠跨越國籍成就更美好的藝術觀念及價值傳遞。

採訪過許多人,然而每一次聽到外國人者對於臺灣的民主自由、開放及包容有如此強大的認同感,還是會深深被感動到,進而更加認同自己在這樣的國家經營喜愛的事業,不受思想及言論自由的限制,樂於接受挑戰追求更好的自己,「我們認同」臺北藝術節的這一位也是第一位的外籍策展人——鄧富權。

FLiPER 總編輯 Chris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