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畫般的溫室植物攝影:徘徊於真實與抽象間的植物圖鑑

Editor's Note
透過溫室的磨砂玻璃,鏡頭之後的植物彷彿被上了一層天然濾鏡,像是一幅可以永久保存的繪畫。 即使忙碌的生活裏,無法常抽空親近這些美好的存在,也能透過攝影畫面的植物姿態,得到一股美麗清新的力量。

瑞士攝影師 Samuel Zeller 多年來一直在探索和拍攝歐洲各地的溫室植物園,感受著孕養她的大自然植物帶來的靈感。《Botanical》系列,收錄了她在巴黎、布拉格和日內瓦的溫室中拍攝的植物樣貌。

作品的構想來自一日尋常的春天午後,她經過一間溫室,推開玻璃門時,微妙的光線氤氳在空氣中,溫暖潮濕的植物氣味瀰漫,這個場景讓她察覺不同的美,慢慢地,彷彿身上的疲勞和壓力也跟著消散了。

每個窗戶後面都隱藏著一幅畫,花朵端坐在木頭框上
草本植物恣意伸展爬梳,像在畫布般在一個畫面上互相倚靠

溫室花園彷彿是城市內一座安靜的博物館,也安放了每個城市中片刻的閒適寧靜。在照片的畫面,儘管隔著不同層物理介質,可以感受被鏡頭與玻璃保護的蕨類植物和花卉之間的親密關係。

蔓綠絨的鮮綠色葉子,逐漸模糊消失在玻璃後面的黑暗中

Zeller 小時候和祖母住在農場,常收集了樹葉和昆蟲來打發時間,但農場出售後,來到了城市的生活。城市生活對她來說是一個「充滿死線的超展開世界」,在一天疲累工作後, 拿起相機讓她能回到用「孩子的眼光」觀看世界的樂趣。

「我喜歡那些看似不那麼有趣的事物,我們看到了但沒有仔細觀察的事物。」Zeller 對於拍攝人造空間的寧靜和美麗的主題很有興趣,這些地方不一定美麗, 比如工廠設施等,但結合了她想探討的建築遺跡和植物研究等主題。

Zeller 在作品透過捕捉玻璃折射畫面來創造繪畫般的感覺

「我喜歡到美術館,特別對印象派的畫作著迷。」磨砂玻璃背後的植物彷彿被上了一層天然濾鏡,一種由玻璃光學變化並透過攝影紀錄的畫面,形成一種徘徊於虛實之間的美。照片由溫室的外框構圖而成,彷彿也是一幅可以永久保存的繪畫,呈現了「烏托邦意象」。

印象派畫作的追求描繪光的變化,認為光是美的來源,植物所處的自然空間,充滿光線畫面,也成為莫內等畫家的重要題材。 儘管現代許多畫面處理被攝影技術所取代,Zeller 說,希望《Botanical》系列是對於 18 至 20 世紀傳統的畫家最美的致敬。

更多資訊:Samuel Zeller

Mia
喜愛文字和影像的多版本,我愛故我在
喜愛文字和影像的多版本,我愛故我在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