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詩發聲《再見冰河》:夢幻冰島上的一場環境革命

Editor's Note
為消失的冰河做一首詩,哀悼已逝的大自然景觀,藉此喚起眾人的意識,不再只是在家點讚分享,而是從日常做起,希望今後不需要再向地球的任一個自然景觀或是物種告別。

前幾日寧靜的夜晚,我正坐在家裡看新聞報導一則關於冰島將為一條名叫 Okjökull 的冰河舉行一場給生存者的告別式並樹立紀念碑,美麗的冰河因為冰層過薄的原因被學者認定為死亡,而我靜靜的看著飲料杯中的紙吸管,在杯中載浮載沉,吸收飲料的水份,接著變色,吸一口還有紙的味道,拿起來檢視已經有些微的鬆軟了,靜靜地想著,我們的生活如何減少對地球資源的消耗?對於環境、全球暖化的問題與這個炎熱到不行的夏日,保護冰河和涼快一夏,到底要如何抉擇?

作一首短詩向 Okjökull 說再見

寫幾封想念的信件
思念堆積寄不出的紙張
把世界的美好匯集成好看的風景
慢慢阿流慢慢阿流
無法回頭的慢性殺手們
正用傲慢與狂妄的舞蹈
演譯未來的融景
融掉所有的冰山美人
和你說聲再見
在浪漫的典禮上哀悼
—下一位

好景不常在,告別式是對現況的警訊

這首詩想表達的是隨著演化和生物的繁衍、生生不息的每個世代交替:「寫幾封想念的信件/思念堆積寄不出的紙張/把世界的美好匯集成好看的風景」環境總是最溫柔而強大的陪伴我們,變成了冰山鑿出了河流。將告別視為一個開端,想像未來會有一堆的告別式,不是和人類告別而是和自然環境,而這些只是能見的冰山一角。

(左) 1986 年的 Okjökull,它是冰島最小的冰河,當時面積還有 3 平方公里 ;(右) 2019 年的 Okjökull,冰層幾乎融光而露出了岩地,而面積只剩下不到 1 平方公里。

「紀念碑不是為了死者,而是為了活者。」 — 人類學家豪伊

美國萊斯大學( Rice University )的人類學家豪伊( Cymene Howe ), 在2018 年製作一部名為《 Not OK 》的紀錄片,記錄 Okjökull 從 2014 年起的融冰過程到死亡。

站在 Okjökull 沒有冰的地方望過去,只剩山頂有些微的積雪,一望無際的荒涼。冰島有 400 多條冰河,可能在未來 200 年間不斷消失。

環境的警鐘正在敲響,聽見了嗎?

期望和環境共存,對自然文化的珍惜,卻隨著人類生存上的習慣和科技上的依賴還有薄弱的環保意識,快被我們消耗殆盡:「我們將和你告別/說聲再見/在浪漫的典禮上哀悼。」紀念冰河的影片要讓眾人知曉人類就像是環境裡的殺手,不斷殘害著未來,沒有意識到許多自然環境正在快速消失的嚴重性。部分的人總是以小資產階級的娛樂行為(滑手機)去窺探這個世界的狀況,分享幾個關心環境的文章,心安理得!

每年新聞上都可以看到數字創下新高,二氧化碳濃度創下紀錄、夏季熱浪溫度飆破幾年來的數值、海拔上升數字兩倍跳,在不斷破紀錄的情況讓我們認真思考氣候變遷的持續影響;而這個紀念碑是為了告訴世人,我們已看見現在所發生的事,以及應該採取的行動。別把冷氣調得很低卻蓋著厚棉被,或總是忘記關電源,現在,從改善自己的生活習慣開始行動吧。

圖片來源:earthobservatory.nasatravelade

Zhiruwen
灰湖綠加一些霽青組成的,眼裡有霧
灰湖綠加一些霽青組成的,眼裡有霧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老是逛博物館逛到打瞌睡嗎?盤點三個「性」主題的高品質博物館!

    如果要形容你對博物館的印象,你是不是只有無聊、陳悶的感覺?如果你每次逛博物館都只有打哈欠的份,那可別錯過這次翻轉你對博物館成見的機會!博物館不只展遠古時代的鍋碗瓢盆、看不懂的花瓶,其實更是呈現特定時代、文化脈絡最清楚的管道,因此世界各地 ……

  • 美國男性很討厭做環保?背後其實是恐同心理在作祟!

    在美國有個文化是認為做環保這件事情很「娘」,甚至衍伸出「Too Straight To Recycle」的說法,在這種文化的背後其實是恐同的心理在作祟,環保行為與陰性氣質的連結造成異性戀男性排斥做環保。

  • 用樂音消弭文化邊界,讓世界音樂成為彼此友誼的橋樑!

    世界音樂(world music)泛指具有各國文化色彩的音樂,辦在台灣的世界音樂節更讓所有聽眾在為期三天的活動中,可以一口氣接觸橫跨四大洲不同文化色彩的音樂,能聽著各國的音樂隨之搖擺,因為語言、國情的隔閡也將在異國音樂中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