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更多的圍牆,等待我們拆除」圍牆邊界藝術創作,重新連結兩邊的人們

Editor's Note
圍牆也許代表了不同的國族種族、政治意識、性別宗教間的差異,近期在美墨邊界和以巴邊界令人印象深刻的藝術創作,試著以藝術聯繫圍牆兩邊的人們,也讓我們思考,面對差異與不同立場,如何為疏離的圍牆帶來轉化的可能。

歷史上有許多著名的圍牆邊界,如德國柏林圍牆,30 年來以鐵絲網和混凝土組成高牆中斷了東西德交流、美國為阻止非法移民湧入於美墨邊界修築的圍欄、以巴交界戰火濃烈的伯利罕地區、南北韓僵局多年的北緯 38 度線交界線等。

實質的牆面阻隔了雙邊的生活與交流,卻無法真正停止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和民族意識,人們的思想,仍是溫暖流動的。

柏林圍牆的塗鴉,文字描述著:「還有好多的圍牆,等待我們拆除」(作者拍攝)

參觀柏林圍牆時,我對一件牆上的塗鴉作品印象深刻。牆上文字彷彿訴說著,東西德合併後,雖然有形的牆已不在了,各種大小無形的圍牆仍存在於社會環境中。圍牆可能是不同的國族種族、政治意識、性別宗教間的差異,而如此的情況也常見於許多國際情勢以及我們所在的臺灣社會。

美墨邊界互動蹺蹺板,遊樂場讓人們連結互動

近期,美墨邊界圍欄上出現了「互動蹺蹺板」,讓美墨兩邊的人們能越過高牆的阻擋,一起玩耍。設計者為美國兩位建築設計教授 Ronald Rael 和 Virginia San Fratello ,他們長期關注如何以藝術創作裝置減少邊界形成的隔閡與疏離。

互動蹺蹺板計畫(Teeter Totter Walls)的概念為將經典的遊樂場移至邊界場景,以邊界牆作為其支點,透過設計手法轉化邊境帶來的阻隔與陌生。 2009年開始構想的計畫,十年後在美墨交界處的社區實現了。

蹺蹺板穿過圍牆的狹窄縫隙,讓雙邊人們可以不受圍牆阻隔與對方互動

蹺蹺板的設計在形式上為坐於兩端的人們都能感受對方的存在,以一種意義的方式互動聯繫著,認知到另一端的重要性。希望也讓人們瞭解,「一個地方發生的事情,就會對另一個地方產生影響。」

將經典的遊樂場移至邊界場景,以邊界牆作為支點,透過設計轉化邊境帶來的阻隔與陌生
蹺蹺板圍牆的設計原型,雙邊的人們可以聯繫交流,玩耍過程中感受到另一方的存在和彼此的影響

以巴邊界 Banksy 塗鴉飯店,藝術創作無聲反動

今年初,英國街頭塗鴉藝術家 Banksy 在戰火濃烈的以巴交界伯利恆,鄰近爭議性十足、隔開以色列與約旦河西岸的圍牆附近,打造了名為 The Walled Off Hotel 的藝術飯店。

飯店以「以巴圍牆」為主題,記錄著圍牆的傳記,以塗鴉創作、歷史物件、裝置、影片等多種媒材,本身宛如一座大型藝術裝置,在鄰近充滿血淚的歷史背景,訴說圍牆的生成故事。

Banksy 在床頭繪製著一名掩面的巴勒斯坦人與另一名戴著頭盔的以色列軍人羽毛紛飛的激烈枕頭戰
以神秘又獨特藝術手法,在房內放置自己的畫作,影設兩國的混亂局勢,也為社會殘酷現況發聲

Banksy 的創作主題為「入住世界級塗鴉藝術房間、坐享世界最醜陋窗外風景」,旅客在飯店裏能欣賞塗鴉作品,也能感受被窗外俯拾皆是的武裝軍人瞭望台監視的矛盾氛圍。在內心衝擊的氣氛,Banksy 以藝術創作,訴說巴勒斯坦人正被隔離牆和武力圈隔著的人道關懷。

希望透過飯店來反映及消減圍牆雙邊兩國之間的衝突,由每件藝術品撫平過往造成的傷痛

藝術設計的力量也許無法短時間內撼動政府決策,然而往往真實了傳達人民的期盼與想望。面對圍牆兩邊差異與不同立場,也許我們需要的不是冷漠與害怕,而是更多的溝通與理解。不論是近期香港反送中政治議題、同性婚姻的推動和臺灣主權在國際的阻礙,仍然期待著,不同的「圍牆」兩邊對話再次開啟的那天。

更多資訊:Teeter Totter WallsThe Walled Off Hotel

Mia
喜愛文字和影像的多版本,我愛故我在
喜愛文字和影像的多版本,我愛故我在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