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滅的荒野牛仔精神,從《黃昏三鏢客》來看昆汀的西部電影

Editor's Note
在昆汀的電影中有許多西部電影的元素,如牛仔、荒漠、騎警等,而這些意象的出現,原因是他受好萊塢最重要的一部義大利電影-《黃昏三鏢客》而影響,透過這篇文章帶讀者們一窺真實世界的牛仔文化。

近期上映了昆汀‧塔倫提諾生涯上的第九部作品(他曾說過拍十部電影就退休)-《從前,有個好萊塢》,讓影迷們期盼已久,其中有著不少西部牛仔的元素,這在昆汀的其他電影《八惡人》、《決殺令》也能看到,這些元素的啟發都要從一部偉大的西部電影-《黃昏三鏢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說起。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布萊德·彼特和昆汀·塔倫提諾

開創先河的義大利西部電影

昆汀自己就是一個極度電影迷,任何類型的電影都有涉略(他還曾為了復仇者聯盟4 把所有的漫威電影看完),他在 2012 接受採訪時選出了 12 部最愛的電影,其中一部是由義大利導演塞吉歐·李昂尼(Sergio Leone)執導的《黃昏三鏢客》。

《黃昏三鏢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這部電影是《鏢客三部曲》的最終章,三部曲分別為:《荒野大鏢客》、《黃昏雙鏢客》、《黃昏三鏢客》,講述著南北戰爭後,三名主角為了爭奪政府藏起來的黃金,彼此互相合作、互相利用的故事。特別的是,這些電影拍攝地點全部都不在美國,而是成本低很多的西班牙和義大利,也因為多數人講述西班牙語使得劇情通常設定美墨邊界有拉丁語系的腳本。

義式西部片題材多半設定在美墨邊界

在 1960 年代電影題材相當侷限,多半討論一、二戰題材,像是《第三集中營》, 007 特務電影也才剛步,塞吉歐所執導的《荒野三部曲》打破了大眾對於牛仔的想像,劇中的角色不再善惡分明,更多的是吃喝嫖賭、殺人不眨眼的反英雄性質,不只捧紅了主角-克林·伊斯威特成為經典的動作片角色,更模糊了好人就必須品行端正的形象,讓這樣的暴力美學紅遍世界各地,走出獨特的「義式」西部風。

西部牛仔、暴力美學之於昆汀

西部牛仔從《黃昏三鏢客》後就有更多元的面貌,像是《日落黃沙》的美墨戰爭、尋寶掏金的《法櫃奇兵》、詮釋江湖故事的《殺無赦》,而到昆汀的電影中,角色的形象仿佛讓人看到了塞吉歐西部片中的影子。

像是《決殺令》中的舒華茲醫生也是一個西部牛仔的一種轉化,他在一個偶然下救了主角決哥,雖然他殺人不眨眼,時常用暴力、偏激的手段對待通緝犯,卻很用心的在教導決哥如何成為一個稱職的賞金獵人,比起冷血的殺手,更像是老師和朋友。

舒華茲醫生(左)與決哥(右)

《八惡人》更將西部片提升到不同層面,將八個腳色聚集在懷俄明州雪地裡的驛站,彼此互不認識,卻又因為一些過去的經歷有所相連,裡面雖然有著西部電影常見的牛仔、通緝犯、警長和旅店管家,然而昆汀將重心更放在交錯的故事敘述中,更像是一部推理懸疑電影,非線性的劇本看起來更有塞吉歐的影子。

《八惡人》電影劇照

走向全世界的西部電影

昆汀九部電影都相當有個人的特色,其中西部風格的《決殺令》更是他系列之中票房最好的一部(約 4.25 億美金),超越了 2009 年的《惡棍特工》的成績,也得到了第 85 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男配角的肯定,讓西部的電影再度走向不同世代的觀眾之中。

《決殺令》中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演的反派也相當到位

《黃昏三鏢客》除了上面講到的影響力,其中最被廣為流傳的是他在最後對決時的分鏡與配樂,用交響樂宏亮的旋律,搭配聲樂的壯麗,將主角之間的死鬥,透過眼神和姿勢的分鏡穿插,使得對決時的情緒更加緊張,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這個場景的經典程度到上百位影迷在 30 年後到西班牙的原拍攝地整修重建,為的就是讓感動重現。

有趣的是,讓上述經典場景昇華的音樂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正是昆汀《八惡人》中的配樂製作,兩位大師級的組合,不意外地獲得了奧斯卡和金球獎的最佳原創配樂,這也是顏尼歐既《黃昏三鏢客》的 40 年後,再度製作西部電影的配樂,昆汀對於顏尼歐的作品和《黃昏三鏢客》熱愛,在某種程度上透過自己的風格、創意再度呈現在大家的眼前。

昆汀與顏尼歐

這麼多年下來,西部電影風格不斷地推陳出新,昆汀從一個熱愛西部電影的導演成為了改變西部電影風格的導演,不只讓我們看到他對於這類主題的熱愛,也能感受到《黃昏三鏢客》對於整個電影圈的影響力。

棠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