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都在等待一個新的自己,只是不敢跨出第一步

Editor's Note
去年冬天作者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展開了人生第一次一個人的旅行,遇到了同好,也遇到了新的自己。「新的自己」不會因為一段旅行就找到,重點是要跨出第一步、突破「舊的自己」,才能與嶄新的自己相遇。而你,準備好與新的自己相遇了嗎?

在一個寒冬的早晨,我站在法國里昂的火車月台,準備要搭去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列車,站在月台吹著冷颼颼的寒風,腦袋裝滿了要記的資訊:火車座位、等等要買的比利時青年交通票⋯⋯諸如此類的瑣事,但是心中卻交織著興奮與緊張的不安感,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獨自旅行,過往常常家庭旅遊、朋友出遊,現在卻越來越嚮往「一個人旅行」,訂下車票的那一刻,我盯著螢幕嘴角微微上揚心裡想著:「終於。」

布魯塞爾的藝術之丘

在搭車的三小時,聽著火車駛過鐵軌富有韻律感的節奏,彷彿進入一個完全自我的世界,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正身在歐洲的一列火車上,不會有爸媽提醒我包包要顧好,要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心中的不安感逐漸地轉為踏實感。

在火車上畫畫記錄旅途的開始

一下火車我直奔布魯塞爾最有名的餐廳 Chez Léon,我向店員比了「1」表示一位,店員馬上幫我帶位,本來以為在這種有名的餐廳,獨自用餐會是備受矚目的事,沒想到還是有很多人都是單獨來用餐。等待餐點的時間旁邊來了一個亞洲面孔的女生,帶了一台相機,我猜是個學生,享用著美食同時我心裡想:「既然都是一個人,等等向她個招呼好了!」

用麵包沾著淋在淡菜上的大蒜醬吃,根本人間美味!

原來我們都在等待一段新鮮的邂逅

吃下了最後一根薯條,我向她用英文打招呼詢問從哪裡來的,一聽到她說我來自中國,我激動地和她說:「我也會說中文,我來自台灣!」我們倆就像是相見恨晚一樣談天說地,「其實我剛剛一直猶豫要不要和妳說話,還好妳先開口了!」她有點害羞地向我說,還問我待會要不要一起逛布魯塞爾?就這樣,我的一個人之旅莫名其妙地結束了,也才 4 個小時的「一個人的旅行」,藉由一個打招呼找到了旅伴,或許這就是獨旅的有趣之處!原來我們都在等待一段新奇的旅程,一段新鮮的邂逅,一個新的自己。

布魯塞爾大廣場

繞了地球一大圈,讓我遇到和我一樣的妳

我們在布魯塞爾大廣場互相拍照,一起去逛書廊、看了有名的尿尿小童,各買了一塊熱呼呼剛烤好的比利時鬆餅品嚐,簡直是人間美味!邊吃邊走的路上,她問我:「妳平常會寫點文章嗎?」「會阿!有想法就會寫下來。」她彷彿找到同好一樣,說到她平常也會拍照寫點文章,紀錄生活的感覺很好。在這個凡事求快的時代,很少人願意花時間紀錄生活、心情,甚至有人認為這是在浪費時間,幸運的是,我在身處異鄉的當下遇到一個和我有著相同喜好和堅持的人。繞了地球這麼一大圈來到布魯塞爾,讓我遇見一樣喜歡寫作的她,我想我真的是一個深受上天眷顧的人,心情頓時變得像手上的比利時鬆餅一樣,鬆軟溫暖又甜甜的。

在寒冬吃顯得格外美味的比利時鬆餅

接近黃昏時分,我們走到了藝術之丘 Mont des Arts,夕陽餘暉輕柔地撒落在馬路、建築上,金黃色的光芒照射在身上,「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悵然若失之感竟然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身上,一切都好不真實。分開之前我們緊緊的擁抱,分別之後,耳邊傳來街頭藝人輕快的嗓音,他正在唱 Ray Charles《Hit the Road, Jack》:「Hit the road Jack and don’t you come back no more… 」歌詞中叫傑克趕緊上路吧!別再回來了!沒錯,我是該離開布魯塞爾了,但總有一日我會再回來的,即使它被貶為歐洲最無聊的城市,卻充滿了我如今仍思思念念的回憶。

藝術之丘前夕陽西下的黃昏

知名英國作家蕾秋.喬伊斯的一本小說《一個人的朝聖》中,男主角哈洛已經六十幾歲了,為了去見一位瀕臨死亡的舊同事最後一面,開始了一個人的旅行,作者說到:「開始可以有不止一次,或是有不同的方式。你可以認為你正從頭開始一件事,而實際上你做的是持續從前的事。他面對了他的缺點,並且克服了它們,因此他真正的步行現在才開始。」

謝謝當初鼓起勇氣訂下車票的我,完成了人生必做清單之一,克服了獨自旅行的恐懼,欣賞了很美的風景,也認識到很棒的旅伴,我想,真正的旅行才正要開始。

 

Mandy Pan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