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棍特工》:當你選擇以暴力制惡,你就成為惡的一方

昆丁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被視為暴力美學電影史上的經典導演之一,他的代表作有《追殺比爾》、《決殺令》、《黑色追緝令》等等,近期他更推出新作《從前,有個好萊塢》,他的新作在網路上也有高度的討論熱度,但如果因為這股討論熱度,或是因為演員有李奧納多或是瑪格羅比就想踏進電影院看昆丁的新作,我建議最好別貿然衝動。

《追殺比爾》

昆丁的作品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接受並喜愛的風格,他的電影特色包含誇張戲謔的暴力情節、具爭議性的黑色幽默。正好前幾天在 Netflix 上看見《惡棍特工》,又聽聞昆丁的大名,點開後並花了兩個半小時看完之後,我深刻的感覺到昆丁真是個瘋子。

《惡棍特工》的故事架構並不複雜,背景架構在二戰時期納粹橫行的歷史,劇情中有兩條故事線,一條故事線是家庭受納粹迫害,但卻僥倖存活下來的猶太女孩的復仇故事;另一條故事線是有個美國組織「惡棍特工」,專門以殺害納粹軍官為目標,這樣簡單的故事劇情最後卻創造超過三億美元的票房,便是因為《惡棍特工》中某些極具標誌性的拍攝手法以及細節處理方式,在影評網站爛蕃茄上有高達 88 % 的正評,《惡棍特工》也成為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一

極致的暴力場景展現

《惡棍特工》的背景設置在二戰的納粹歷史中,你可能會設想這會是一部充滿苦難記憶、展現猶太人被迫害的歷史電影,但《惡棍特工》完全不是這樣的電影,這部電影以大量暴力片段、高度娛樂性的方式在表現納粹議題。

惡棍特工以艾杜(布萊德彼特 飾)為首,組織並沒有什麼遠大的目標,每個組員只有一個任務,就是收集一百張納粹的頭皮(電影中也真的拍攝出組員割下納粹軍官頭皮的畫面,為避免過度血腥還是留給讀者們自己去看電影),電影中就有一段是納粹軍官拒絕洩漏軍情,被組織中綽號為「猶太熊」(伊萊羅斯 飾)的組員活活以球棒打死。

準備以納粹軍官為球來個全壘打的猶太熊

又或是片中極為經典的納粹與反納粹軍官在酒館中的對峙,德國納粹軍官為揪出反納粹軍官的假身份,利用德國人比「三」的方式與美國人不同的細節引調出反納粹軍官並非德國人的事實,而後雙方展開槍戰,畫面中槍聲不斷,被掃射的木質地板塵土飛揚,像這般的瘋狂掃射在電影中也非第一次出現。

把猶太人變成納粹的復仇記電影

通常看完《惡棍特工》的第一個直覺感想就是:「爽」,兩個半小時的片長看來卻不感覺冗長,也沒有任何沉悶的部分,但這也違反了過去電影對於重大歷史議題的謹慎嚴謹的處理態度,有些人則認為這只是一部沈浸在復仇、並把猶太人描寫的與納粹毫無差異,是部深度不夠、且道德混亂的電影。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待昆丁處理納粹議題的方式,著名的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曾提出「邪惡的平庸性」這個概念,在納粹政權結束後,納粹軍官艾希曼被送到猶太法庭審判,在公眾對於艾希曼一面倒的攻擊、謾罵、仇視,漢娜鄂蘭認為:

「他從來沒有憎恨過猶太人,也從來沒有殺人的意願,所有的罪行都是來自對上級的服從,而服從應該被譽為一種美德。他的美德被納粹領導人濫用,但他不屬於統治階層,只是個受害者,受罰的應該是領導階層。艾希曼說:『我不是那個被打造出來的禽獸,我是謬誤的犧牲品。』」

《惡棍特工》其實是如實、純粹的展現出大眾的「惡」,我們一邊痛恨著納粹政權的暴力,但一方面同時也希望用同樣的暴力對待納粹政權,當我們觀看《惡棍特工》感到痛快的同時,其實我們也與惡的距離不遠了。

「脫下軍服別人就不知道你是納粹了。」

另一個備受討論的則是結局,許多人覺得片中的大反派藍達(克里斯多夫華茲 飾)最後並沒有被殺害,惡棍特工的領頭艾杜選擇在藍達的頭上刻下「卍」字記號,艾杜說:

「穿著納粹軍服,大家都知道你是納粹,但你不可能永遠穿著軍服,一旦你脫下了納粹軍服,就沒有人知道你是納粹了。」

刻完卍字後看來很滿意的惡棍特工

觀眾原本可能期待大反派納粹軍官藍達會死得很淒慘,但最後卻只得到一個刻在頭上的卍字記號,這似乎聽起來很反高潮,但我卻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結局,如同上面艾杜所說的,一旦脫下軍服便沒人記得他是納粹了,昆丁所強調的正是「記憶」的重要性。藉由帶著不可抹滅的記號,便能夠時時刻刻提醒著這段納粹歷史,這也昭示了昆丁的歷史觀,藉由記憶達到復仇。

反思到我們現在的社會中,有多少社會事件發生後熱潮退了就沒人記得了?就如納粹軍官脫下軍服後,就沒人記得他的納粹身份了。我們習慣於遺忘,當歷史無法被記憶、被正視時,我們便永遠都無法從歷史中走出,永遠有一群被歷史遺留下來的惡沒有被結束,昆丁在如此戲謔、暴力的電影中,同時也呈現出他所要說的歷史觀。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