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里昂,來場印象派的夏末野餐吧!

九月初的一個周日下午,萬里無雲,歐洲的夏天尾聲就像上帝眷戀之地,每天都沐浴在溫暖的太陽之下,在里昂當交換生已經快一個月了,我和班上新認識的日韓同學相約到里昂近郊很有名的金頭公園 Parc de la Tête d’Or 野餐,享受歐洲人的日曬浪漫。

漫步在如詩如畫的午後,夏圖的塞納河

這是散步路上拍的紫色小花,拍的當下剛好陽光照射下來,有一層鵝黃色的光圈籠罩在淡紫色的花團上覺得很美很有詩意,意外很像雷諾瓦《夏圖的塞納河》( The Seine at Chatou ),1881。雖說黃色和紫色是對比色,應該要給人非常強烈、違和的感覺,但是在我眼裡,它們卻在和煦的暖陽融合之下,構成最寧靜可愛的風景,雷諾瓦想必也是這樣覺得的吧?

隨手拍到的紫色小花,意外捕捉到鵝黃色的太陽光暈
隨手拍到的紫色小花,意外捕捉到鵝黃色的太陽光暈
《夏圖的塞納河》( The Seine at Chatou),1881,Pierre Auguste Renoir
《夏圖的塞納河》( The Seine at Chatou ),1881,Pierre Auguste Renoir

C’est la vie!吃飽喝足坐看湖水倒映的美景

湖水倒映著綠意盎然的樹葉,所以湖水的顏色是美麗的翠綠色,眼前的藍天綠湖,讓我以為我來到了某個世外桃源,有人搭著快艇暢遊湖上風光,有情侶划著獨木舟享受靜謐的午後,而我的思緒則聯想到了莫內的《昂蒂布之晨》(Morning at Antibes),1888。連遠方建築物的樣子都非常神似!讓我感到十分驚喜,好像上天刻意安排我到這些景點佇足一樣,好不可思議。

金頭公園中的湖畔風光,綠意盎然
金頭公園中的湖畔風光,綠意盎然
《昂蒂布之晨》(Morning at Antibes) 1888,Claude Monet
《昂蒂布之晨》(Morning at Antibes),1888,Claude Monet

以相機代替畫筆,以濾鏡代替油彩的現代印象

散步逛公園時,有一家餐廳座落於湖邊一隅,露天的座位早已客滿。能坐在大樹下,感受到陽光穿過樹葉之間的隙縫撒落在身上,涼風吹拂過臉頰,又同時欣賞到湖面鴨子悠遊的風景,豈不是最棒的夏日午後?不禁想起雷諾瓦的作品《青蛙潭》 ( La Grenouillere ),1869  。我彷彿就身處在雷諾瓦的畫中,他生動、富有情感的筆觸就在眼前流動著,如今我取代他的位置成為新的紀錄者,以相機代替畫筆,以濾鏡代替油彩,說來也真有趣!

金頭公園裡的湖岸露天餐廳
金頭公園裡的湖岸露天餐廳
《青蛙潭》 (La Grenouillere),1869 ,Pierre-Auguste Renoir
《青蛙潭》 ( La Grenouillere ),1869 ,Pierre Auguste Renoir

學法國人嚮往熱帶植物園:闊葉林、蕨類、棕梠樹

最後我們去逛了在金頭公園裡的一個熱帶植物園,在西歐只能靠溫室培育這些熱帶植物,讓市民飽飽眼福,但對於生在亞副熱帶的台灣人,一進入溫室,我彷彿感受到了來自台灣的溼氣和春天時的溫度!看到裡面的闊葉樹木和蕨類植物,思鄉之情漸漸湧入心中。

充滿闊葉林的樹和蕨類,彷彿回到台灣阿!
充滿闊葉林的樹木和蕨類,彷彿回到台灣阿!
《美洲豹正在襲擊一匹馬》 ( Jaguar Attacking a Horse ),1910,Henri Rousseau
《美洲豹正在襲擊一匹馬》 (Jaguar Attacking a Horse),1910,Henri Rousseau

這幅是後印象派畫家盧梭的 《美洲豹正在襲擊一匹馬》 ( Jaguar Attacking a Horse ),1910。細長的深色葉子是熱帶的象徵,然而盧梭從未離開過法國,他曾說:「我從來沒去過比植物園的溫室更遠的地方旅行。」 盧梭雖歸於後印象派時期的藝術家,但我認為他的繪畫風格更像一個插畫家!

我非常喜愛西洋藝術,所以對比這些攝影和畫作,對我來說非常有趣!我最喜歡的印象派畫家就是雷諾瓦,他曾說過:「痛苦終將過去,美將永遠長存。」之前在考大學的時候還寫在自己的勵志本上,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他真的幫助我撐過了令人作噁的考試黑暗期阿!

里昂的金頭公園真的是座寶庫,春夏秋冬、四季更替時都像被施了魔法一樣,美得令人腳步越走越慢,除了溫室,甚至還有動物園!如果有機會來法國的話,除了繁華有名的巴黎,也可以來第二大城—里昂,來場愜意的法式印象派野餐。

附上地理位址,想去里昂的人不要錯過金頭公園

Mandy Pan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文字是我的家人,藝術是我的情人,小三還在開發中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