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453

春雷敲槌大地,驚醒了蟄伏於地下的蟲蛇,原來是節氣「驚蟄」來了-《百代之過客》募資計畫

古人將各個節氣分為三候,一候五天,在古人智慧的累積下,每一候均有相對應的自然現象。驚蟄的三候分別為「桃始華、黃鸝鳴、鷹化為鳩」,說的是嬌豔的桃花同著杏花與薔薇相繼盛開,花紅得好像燎了一片樹林的火;接著黃鸝鳥感受春風吹拂,開始嚶嚶地啼叫求偶,彷彿也湊著歌頌春天熱鬧似的;最後翱翔於天空的雄鷹杳然無蹤,卻有大量的布穀鳥占據整片樹梢鳴叫,想必是獵鷹變成布穀鳥了吧!

驚蟄是春天的第三個節氣,尚未春暖,驟降的一響春雷敲槌大地,驚醒了蟄伏於地下沉睡許久的蟲蛇,彷彿也提醒著人們是時候把握即將過半的一年之計了!老祖宗認為春天屬木,在五行之中「肝」也是屬木,因此在驚蟄時節應當順肝之性,助益脾氣,可以多吃油菜、蓮子、紅蘿蔔或捲心菜等等,讓人生與春天一樣多彩繽紛。雖然驚蟄並不為大家所熟悉,但卻蘊含著諸多傳奇故事,由於篇幅有限,因此簡單地為大家介紹幾個小故事。

驚蟄_1
驚蟄全幅以蛇為構圖而成

第一幕-爆玉米花,可以追溯到大唐盛世

傳說中,玉皇大帝對於武則天成為皇帝一事相當震怒,因此下令專掌雨水的四海龍王於三年內不得降雨人間;然而此舉雖稱了玉帝的願,卻導致人間一片死寂,因為乾旱而龜裂的大地更導致百姓因飢餓死亡。眼看人間宛如煉獄,心生惻隱之心的龍王冒著違抗天命的風險,為久旱的人間降了一場甘霖。

得知此事的玉帝怒上加怒,便將龍王打落凡間,施以一座大山鎮壓,其上書寫道:「龍王降雨犯天規,當受人間千秋罪;想要重登凌霄閣,除非金豆開花時。」然而凡間何曾聽過或看過「金豆」呢?但是否極總會泰來,到了次年二月初二,農民們依舊在此時翻曬玉米種子,其中一人天外飛來的一筆妙計:這玉米不就是金豆,倘若翻炒個它兩下,不就是金豆開花了嗎?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家家戶戶秉持愛戴龍王的心,紛紛在家中爆玉米花,並且焚香設案向天帝求情。

此招雖險,但從天上俯瞰人間的玉皇大帝卻信以為人間豈止有金豆,也還真的會開花,因此信守承諾,將龍王召回天庭掌管人間風雨。原由於此,古代民間便會在二月初二當天爆玉米花,藉以感念龍王悲憫人間,也祈求年年能夠風調雨順。

驚蟄_2
驚蟄局部放大細節:一山一石,一磚一瓦,都是一筆一畫刻畫而成

第二幕-兩個花癡,一個辣手摧花,一個憐香惜玉

驚蟄時節,處處風和日麗、紅豔香濃,古人尚有慶祝「花神節」的風俗。據說花神節的盛行,是由愛花成痴的武則天於執政期間大力推廣。相傳每逢此時,武則天便吩咐宮女採集百花,不僅園兒美、花兒美,採花的宮女們彷彿也一併入了畫。隨後吩咐宮廷掌管御膳的廚子便將採集的花兒連同米食調理,製成各式精美可人的糕點來賞賜宮中朝臣。

另有一位生於唐代天寶年間的花癡,名喚崔玄微,在驚蟄時節的夜晚夢見成群的花精向他哭訴:由於風神百般地吹襲阻撓,使得他們無法如期在春天綻放,今年春天恐怕春光黯淡了。夢醒之後,視花如命的他便依照花精所託,將樹梢與花叢間掛彩結帛,便能保護花兒不受風神吹落。於是每逢驚蟄,古人便依照崔玄微所為,期盼百花齊放,絢麗人間。

驚蟄_3
驚蟄局部放大細節

第三幕-雷公和雷母哪裡來

古人認為「雷」是天地間積蓄的陽氣,故稱雷為「雷公」;而「電」是陽氣的光芒,陽氣到達最盛的時候反而轉為陰而發光,故稱「電母」。而關於雷公與電母的傳說,且聽我娓娓道來:傳說中有位寡婦獨自伺候著大姑,因感念亡夫的情分終無改嫁念頭。某年各地鬧著飢荒,其大姑卻想吃肉,這位寡婦別無他法,只能割下手腕的一塊肉煮給大姑吃;怎知大姑卻嫌棄肉太堅韌咀嚼不動,便暗想這媳婦一定是把肉最好的部位藏起來了,而煮給她的肉便是挑剩的部位,因此大發雷霆,叫罵五雷將她轟頂;殊不知五雷果真應了驗,猛然的轟天焦雷便將寡婦給劈死了!

殮屍之時,老姑赫然發現其媳婦手腕少了塊肉,當下恍然大悟卻也懊悔萬分,痛不欲絕的她知道人死不能復生,便向雷公乞求將這媳婦度化超生;而自知不慎劈死人的雷公也將此事上表玉皇大帝,希望將寡婦娶為「電母」。此後,雷公要降雷懲罰惡人之前,都有電母發出電光,藉以分辨是非,以明黑白,避免再誤害善人。

驚蟄局部放大細節:雷公與電母
驚蟄局部放大細節:雷公與電母
驚蟄_6
驚蟄局部放大細節4

最後由於篇幅關係,原諒只能粗淺地帶各位認識「驚蟄」,該節氣尚有打白虎、防小人與春祭等等有趣的故事,均於《百代之過客》一書有更詳細的說明介紹,贊助項目中也有驚蟄的複製畫,讓喜歡驚蟄的人有機會收藏這幅充滿節日氛圍的作品。

縱使一個節氣短短十五天,卻能蘊含如此豐富的文化能量,不難想像二十四個節氣能堆疊出何其多有趣、動人與美麗的故事了。

 

節氣插畫泛百科《百代之過客》溫潤集資中

flipermag-2019-05-15_15-53-32_082073-2

rudolphchen
臺南人,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研究所畢業,現職CMF設計師。熱愛閱讀與畫圖,喜歡讀萬卷書內化後腦海的遐想勝過眼見為憑;正處於靈魂喜好細膩唯美的浪漫主義,卻也常常為五斗米折腰而掙扎的而立假少年。
臺南人,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研究所畢業,現職CMF設計師。熱愛閱讀與畫圖,喜歡讀萬卷書內化後腦海的遐想勝過眼見為憑;正處於靈魂喜好細膩唯美的浪漫主義,卻也常常為五斗米折腰而掙扎的而立假少年。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