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得來不易,從中日韓三國的困境反思台灣

5 月 17 日時,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用實質的法律去實現價值觀,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然而同性婚姻的議題在世界各國都正在進行,為何只有台灣能夠成功,就從日本、南韓、中國三個國家關於同性婚姻處境來看看。

Gay Rainbow Flag Crowd Celebration Arms Raised Concept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跨越制度上的鴻溝-日本

日本同性婚姻並未受到法律保證,相較於台灣有大法官釋憲去為同志婚姻背書,日本憲法上已明文規定:「婚姻僅以兩性的自願結合為基礎而成立,以夫婦平權為根本,必須在相互協力之下予以維持。」,這項條文將「兩性」的限制直接綁定在婚姻制度上,相較於台灣設立專法或修改民法去維護權益,日本還得先跨過修憲這關。

隨著民風漸漸接受 LGBT 族群,在 2015 年,東京的澀谷區議會通過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的新條例,來保障同性伴侶在租房、醫療探視等方面的權益,也是當時亞洲地區第一個同志伴侶條款,爾後在札幌、福岡等縣市也開始跟進,即使效力只有在當地擁有,卻是一步一步往平權之路前進。

puzzle with the national flag of japan and gay rainbow flag on a world map background. 3D illustration
日本要實現同性婚姻還得走上一大段路

現階段,除了要面對保守勢力的反撲,在政治積極度上,日本老年人比年輕人更投入政治,這也是改革、修憲停滯不前的原因,若未來日本要繼續向前,勢必得想辦法克服。

難以撼動的保守勢力-南韓

南韓的法律雖無明文限制,然而民族風俗比起台日更加保守,除了受基督教的影響外,現任總統-文在寅,在競選總統期間公開反同,甚至認為「同性戀士兵正在削弱韓國的軍力」,即使如此,文在寅的反同宣言卻受到 7 成以上的民眾支持,並打贏選戰,而南韓繼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後第二個反同的亞洲國家領袖。

而 2017 年第 19 屆首爾酷兒文化節(Seoul Queer Culture Festival)(類似同志大遊行),舉行前 1 個月,有將近 22 萬民眾到青瓦台請願專區發起連署反對,希望取消即將舉行的同志慶典。

optimize
首爾酷兒文化節活動現場
少數家長們上街遊行,並拿著上面寫著「父母是 LGBTAIQ 族群中,任何人的家人」

即使當局和社會上多數人反對同性戀,仍然有不少人公開表態支持,韓國的知名導演金趙光壽與他的伴侶金承煥在 2013 年公開舉行婚宴,並向法院提起訴訟向政府聲明婚姻的合法性,已故韓國歌手鐘鉉也在 Twitter 上支持他們的行動,並公開支持 LGBT 族群,即使面對保守勢力的攻擊,這些人仍然堅持自己所信。

官方停滯於民間之後-中國

中國的法律與台灣之前的處境相似,除了民法上限定一夫一妻,並沒有其他規定去劃分 LGBT 族群,然而面對思想上迅速的演變,人民對於 LGBT 族群已漸漸接受,官方的反應卻停留在過去的思想。在中國公布的《網絡視聽節目審核新規》中,認定同性戀題材是「展示和宣揚不健康的婚戀觀和婚戀狀態」,前陣子走紅的 BL 網路劇《上癮》也被永久下架。

2387489
討論同性之間情感的網路劇《上癮》

中國政府當局在面對 LGBT 的議題相當消極,即使遊行、發表意見等行為並沒有受到強力限制,然而人民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去討論,價值觀與制度上的改革,依舊不比國家經濟的發展來的重要。

GayPride spectators carrying Rainbow gay flags during Montreal P
面對 LBGT 議題,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困境要克服

中日韓三國的處境,也有不少類似的事件在台灣發生過,然而透過人民的堅持以及當局的認可,才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在這塊土地上開花結果,即使把時間拉到未來,這樣的成就依舊許多國家難以實踐的,當瞭解到其他國家推動平權的艱辛,才能理解現在獲得的一切是多麼得來不易。

 

部分圖片來源:https://cn.depositphotos.com/

棠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COMMENT

吳宗錡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