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9303

因為珍貴的實習經驗,找到自己真正想成為的人-設計師 Dyin 專訪

工作之餘的時間,我跟大家一樣喜歡滑滑社群,透過網路世界看看其他人在做什麼,那天在公司吃宵夜的時候,我在 Instagram 上因為一系列的創作而放下了手中的串燒,Dyin 的作品在 1:1 的圖像世界裡成功的將我不斷向左滑的手指給停留在她的個人頁面。

3244324
justfont x lymma 2019 月曆 – April Planning / lymma Typeface / justfont Illustration / dyin

我主動傳訊息給她,邀請她成為我專訪文章沈寂一陣子的開頭,她也非常開心直爽的答應了,碰面的這天她身穿日系棉麻感的吊帶藍洋裝站在 Smith & hsu 門口,當我呼喊「Dyin」的時候,她轉身給了我一個非常靦腆但開朗的微笑。

一次珍貴的實習工作而確定自己要成為設計師

「是什麼讓你想成為設計師的呢?」我一邊倒茶一邊問她。

「我以前在高中的時候,很常有很多話想跟別人說,但又覺得自己表達不好就想用寫的,可是寫成一張紙又太過正式了,所以非常依賴自己做卡片、寫卡片,班上每一個無論熟或不熟的人可能我都有寫過卡片。所以放學的時候我非常喜歡去光南,買那些彩色的紙什麼的,做卡片的靈感則是來自賣場有一區賣專輯的地方,其中有一區是『小白兔唱片』的專賣處,我很喜歡看那些獨立音樂專輯封面的設計,有一些是以人像為主題的,有時候還有拼貼效果做成的封面設計我覺得很有趣。加上自己對唸書一直不是很擅長,後來在填志願的時候就往這個方向前進了。」

Dyin 在高中的時候確認了自己並不是喜歡念書的人,大學就讀的是視覺傳達設計學系,至於是什麼時候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想往設計師這條路走,她有點心虛地笑說已經是她大三之後的事了,那年暑假 Dyin 在「水越設計」實習,經過實習之後她重新審視了過去於求學期間,過得相對輕鬆的那個自己,理解一件作品做到六十分與九十分的差異。

「在水越設計實習,才讓我真正開始對設計感興趣,以前我在學校做設計的時候,大多時間都是坐在教室裡,在水越設計工作的時候不一樣,我的同事都是真正的設計師,他們會帶我去田野調查,深入要做設計的環境當下、針對使用者做訪談及互動、提出幾項實驗性的測試等等,在前期的調研工作上做得非常足,我真的沒有體會過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設計是可以這麼活的,不只是開 Behance、pinterest 看別人做什麼而做!」

1d670b68993189.5b7142f33dba5

ff2d4e68993189.5b7142f33c8d1
Jonathan&Emma Star Book Wedding Invitation ∞ 呼應婚禮主題,Dyin 製作的星星造型喜帖

Dyin 商業專案與個人創作的差異

在 Dyin 經營的 Instagram 或 Behance 上,你可以清楚地發現她的個人創作與工作專案的差異,我也因此提出了疑問,她自己是如何區分這兩者的呢?

「個人創作上我比較是因為情緒的關係而產生的,通常也都是心情很不好的狀態,覺得腦袋快爆炸了拿了一隻黑色原子筆就一直畫下去,沒有什麼資料的搜集過程,是很直覺性的做;工作的話就不同了,富有情感面的工作內容,拿喜貼而言,是新人給我的故事跟情感,就又回到資料的搜集,會做深度的訪談後才進行。如果說作品是「寶石」一樣的東西,我的個人創作比較像是原礦,平常工作就不會從自己這邊拿原礦,而是從客戶或其他地方挖礦,畢竟這樣最後才會打磨出屬於他們的作品。」

聽到這邊我忍不住笑意滿臉,覺得 Dyin 的比喻很有畫面既生動又可愛,以這個概念回推她社群上經營的各種內容,就能夠快速的連結她創作的邏輯。

於是我接著問,創作類型如此多元的她在接案的過程中會如何稱呼自己的職稱,更確切的說作為設計師、插畫家抑或是創作者哪一個讓她覺得比較有自信?

「其實說實話我覺得自己問題蠻大的(她說到這我忍不住笑了),我會介紹自己是設計師、插畫家,但我還不覺得自己算得上創作者。我很欣賞的一些創作者,他們的喜好範疇都不止於他們的工作本身,他們的創作就是在實踐他的生活,像這樣腦、手、心合一的創作者是我最欣賞的。比如說門小雷,她除了是藝術家也是舞者,她筆下的女人都很性感,充滿細微的觀察,就好像是在畫她自己似的。」

b7122275127641.5c4461f037a90

783429
利用「Miss」意為遺失/想念的文字雙關,配上特製布標與備用鈕扣的小趣味,在新的一年為你帶來粉紅豬鼻的賀年卡。

用電繪插畫及設計思維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

Dyin 多數的創作都是使用電繪,她不好意思地說是因為自己並不是專職學插畫的,其實會有插畫類的商業作品,最一開始是在圖文不符工作時,運用繪製設計用的元件、處理需要的素材累積的技術,而個人接插畫工作的起點是因為 Dyin 跟息坐咖啡廳合作的一組認養貓咪明信片,因為這一組明信片開始有人詢問是誰畫的,她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可以試試看。

「我是一個設計/插畫工作者,除了希望精進自己的專業之外,更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在做商業插畫時,核心故事跟插畫時常是分開的,而做設計時,通常也會有很棒的企劃支撐。但我的夢想是做出屬於自己的故事、看很多我沒有看過的事、去很多沒去過的地方,最後讓養份回到作品中,不只是現在的樣子,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

聽完 Dyin 的分享我感到非常的平靜,她的表達方式及情緒不慍不火,知道自己處於什麼狀態該如何收放,難過時創作是一種藝術治療,用設計的專業完成專案的滿足感,即便她說還不覺得自己是創作者,但她的插畫已開始療癒了讀者,訴說感情的意義與起起伏伏,卻不會過度焦慮擔憂,我想人生最難的就是「平衡」兩個字,在 Dyin 的創作及對談中,即便她沒說但我彷彿時不時的被提醒了這樣的概念。

寫專訪文章彷彿是一場私人的演講,你能夠與她相處此刻的氛圍,近距離的觀察到她的姿態,在敘述自己的熱情時會有的反應,還有許多許多文章或影片上看不到的表情,我都會跟身邊的人說這是一個非常得天獨厚的機會,而我非常享受跟 Dyin 的這個午後。

「Simpleinfo圖文不符 —— 為什麼,我們會指責受害者,而非加害者呢?」為多位創作者完成的專題企劃,其中 Art 由 Dyin Li 負責。

 

更多 Dyin 的設計作品:BehanceInstagram

鄒休貳日
「薪水不是目的,我只是想要足夠的錢,保持靈肉分離。」—— Dorothy parker
「薪水不是目的,我只是想要足夠的錢,保持靈肉分離。」—— Dorothy parker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