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97932_工作區域 1

獵奇卻是深情款款,唱出屬於自己的人生宣示-樂團《我是機車少女》

從地下的練團室中傳出陣陣樂器聲,昏暗燈光催化下,領著聽眾暫時逃開現實的束縛,沈浸在柔情歌聲裡,聽著《我是機車少女》唱出屬於自己的心境故事(以下簡稱為機少)。

團長凌元耕。
團長凌元耕。

「《我是機車少女》是一個宣示,這不只是團名,而是一句想對大家說的話。」

團長兼主唱的凌元耕有感於社會對非異性戀的性取向抱有極大誤解,例如對雙性戀的刻板印象多半是「明明是異性戀卻在同性之間猶豫不決」,細膩的他對這種毫無邏輯的話感到忿忿不平且無助,於是將思想轉換為歌曲,致力給予在性別認同及性向上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一個舒適、能被接受、活出自己的文化,讓更多人願意深刻思考。2018 年 7 月,希望能寫出屬於自己東西的凌元耕在一念之間,邀請認識多年、擁有相同理念的吉他手王沂紳、鍵盤手張芷瑄、小喇叭手古玫瑰及 10 月加入的鼓手黃寧組團,又認定自身個性很機車卻擁有滿滿的少女心,於是我是機車少女i’mdifficult》就這麼誕生了。

吉他手王沂紳。
吉他手王沂紳。

若要形容機少的歌曲大概是實驗波普( Experimental pop ),永遠無法預知下一秒會出現什麼樣的音樂,舉例來說,你怎麼樣也想不到有濃厚華語金曲感的《我的未來是一片空白》,間奏卻是透過誇張的尖叫帶出演唱者的心境;又或者滿腹感情的《 Jupiter 》,無疾而終的愛情卻是凌元耕在矇懞懂懂的青春歲月裡最重要的故事,造就他從此探究真正自我,影響現今對感情的觀念,當中使用一些禁忌字眼,產生「彷彿不該出現在歌詞中卻說不出所以然」的違和感,這是機少的音樂理念,怪異中是獨一無二的魅力,使我深深被吸引。

鍵盤手張芷瑄。
鍵盤手張芷瑄。

機少是一個樂團,同時也是一個目標發行五張 EP 的計畫,對於性別平權的想法無處宣洩,透過歌曲來告知世界,並預計在二月中發佈第二張專輯。比起普羅大眾的流行樂,他們的歌曲更像是在宣傳人生及理念,透過音符相互交錯,譜出最深情的曲子,將生命中值得細細玩味的經驗分享給你。

鼓手黃寧。
鼓手黃寧。
小喇叭手古玫瑰。
小喇叭手古玫瑰。

這次有幸在表演前訪談到機少,他們正準備著兩小時後的表演,練團態度嚴謹卻不會感受到壓力,甚至讓人放鬆自在,偶爾的即興演奏是團員間的默契,早已抓住彼此的節奏,前段時間可不是如此順利。理念不合、時間對不上等問題使他們找不到合拍的鼓手,何況全部團員都不懂鼓,挫折感日漸劇增,直到現任鼓手出現後才逐漸改善;不能說危機已經解除,卻是逆流而上,透過溝通,團員們一起進步,期望能在未來做出更好的的音樂。

粉絲專頁:我是機車少女
Streetvoice:我是機車少女

Alba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啊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啊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