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48_工作區域 1
Dec.10.2018

名為「文化」的遊戲,讓階級複製處處皆是

在現今社會中,金錢與權勢被大多數人當作評斷一個人地位的標準,且有很大的可能傳承給下一代,然而,知識、教養、學歷等文化資本,卻也在無形之中將人們的地位做區隔,排序出好壞,比社會階級複製更難發現,也可能對於整體社會有著更深遠的影響。

名為文化的遊戲機制

文化可讓我們去認識或理解不同與己的特色,然而隨著社會的進展,文化本身卻也有可能成為了批判他人與分辨階級高低的遊戲。在現實中,我們常對於許多不同與己的現象做批判,像是我們會覺得滿頭大汗全身污漬的工人就是沒氣質、原住民就是喝愛小米酒和唱山歌,很多常見的刻板印象都是因為文化上的差異而產生。

nicolas-j-leclercq-713001-unsplash

為什麼會造成文化複製

社會學家 Pierre Bourdieu 曾提到,教育在文化的階級和再製上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進社會前,學校就是一個吸收知識,在書本上寫著台灣科技業相當有前途,我們漸漸會覺得成為一個工程師會是一個有價值的工作,進而從中區分出做什麼事有意義做什麼是不被重視,社會也會將地位和資源轉而分配給那些有意義的職業,雜誌上寫著穿著華麗、行為端莊、談吐優雅是社會階級高的象徵,漸漸地我們會認為與其差異很大的人沒有水準,脫離學習的地方後,一個人累積的文化資本有大部分是透過校園及家庭所建立的,我們會透過學習書來了解這個社會,但階級複製透過教育系統以客觀的外觀,輸送不平等的文化資本,透過世代間之傳遞,延續社會不平等的結構,而我們卻難以分辨。feliphe-schiarolli-445578-unsplash

被誤解的台灣陣頭文化

陣頭文化在普遍台灣社會中,受到大部分人的以負面眼光看待,然而它一開始的目的不像現在外表看起來那樣的糟糕,陣頭在原本的目標是娛神活動,歌仔戲、北管、舞獅等表演,因為早期在地人口多,情感連結強,這些都被視為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表演者就像是現在流行樂手或舞者一樣受到愛載,然而受到都市化和產業結構改變,原本的鄉下人口外流,轉向聘請職業團體進行演出,團體裡大家為了錢做事,少了情感和虔誠,素質參差不齊,進而被社會汙名化,這樣的壓力讓參與者放棄抵抗接受並適應這樣的形象,而想要翻轉成見和文化保存的人面臨更大的困境和挑戰。

43975355
《陣頭》電影海報

突破文化複製魔咒的方法

階級的產生,來自於文化差異,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對於不同的文化都有認識,就像有些人常聽台語歌,去聽衛武營的柏林愛樂可能一下子就睡著了,而習慣管絃樂的人也不一定了解台語在不同發音和聲調所表現的熱情和鼓譟,能夠破除階級魔咒的方法,唯有在自己的文化階層中,創造出符合自身價值及特色的文化象徵,來抗衡其他階層的品味標準,就像 2012 年國片《陣頭》用九天民俗技藝團的故事用不同樣貌了解民俗文化,閃靈把民俗傳說、社會、政治融入金屬搖滾讓年輕歌迷能夠讓透過流行樂曲了解台灣,品味的高低是被創造的,建立出可以抗衡的文化價值才有辦法突破階級的牢籠。

我們可能很難想像在文化階層較低的人所遭受到的困境,也不知道如何去幫助這些人,在遊戲機制底下,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在批判不同與己的文化之前停下來思考,而不是逕自的為他人貼上標籤。

棠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每個人的內心都期待世界末日到來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