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74392_工作區域 1

硬仗在前,台灣文創發展的生存之道

台灣近年來不讓其他國家專美於前,企業、民間發展許多活動、競賽等等紛紛使用「文創」包裝,企圖將台灣的模樣精緻美化,希望在所有產業轉型之際,文化創意產業能成為台灣成長的助力。

約莫在 2000 年左右,台灣開始有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計畫,當台灣經濟已到達穩定階段,許多傳統產業被迫歇業,而轉型成了另一條選擇之路,當我們開始懂的「充分」利用文創,將「創意」列為每一個計畫的核心概念,文創則變成了近年來台灣努力拓展國際的目標,試圖讓全世界買單,而已過了將近 20 年的成果如何,我們做到了多少?還是依舊是隻不知身在何方的迷途羔羊?

插畫

先來看看台灣一直默默耕耘的領域:插畫。雖說台灣插畫市場起步稍晚,但實力一直都是不容小覷。平面的部分由幾米領軍,經典的《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星空》等著名繪本創作,從紙本出版到各大展覽、推出周邊商品,甚至躍上了大螢幕成了電影,外銷世界。

幾米的經典之作:《向左走向右走》。

新生代的網路插畫生力軍也在近幾年迅速崛起,像是:Duncan、掰掰啾啾、Cherng、Aida & 綺綺等等。新世代的插畫作者不像以往的創作者一次畫下一個長篇故事,大部分都為畫下生活裡的各種日常,引起許多人的投射與共鳴;也有作者將自己很衰的故事畫成漫畫,登上漫畫 App 供全世界連載觀看,讓插畫不再單向說故事,而與觀眾更有互動。

掰掰啾啾的插畫作品。 Photo via 掰掰啾啾 Byebyechuchu

另外,最特別的莫過於台中的彩虹眷村(Rainbow Village),一個將台灣文化與創意做結合的完美展現之一的例子。彩虹爺爺用充滿童趣的畫作,讓眷村有了新的生命力,也有青年回到家鄉,透過認識生長之處的文化,替街道上色;將陳舊、過去的人事物重新以新穎的方式重新與大眾見面,不再只是博物館裡的靜物擺設、一成不變的介紹,或許台灣更能朝著互動式的方向去嘗試,翻轉大眾對舊有文化的印象,變得活潑、更有影響力。

台中彩虹眷村,繽紛的色彩讓眷村文化再次活過來。
鄒駿昇回到家鄉豐原,為馬路上的水溝蓋畫上色彩。 Photo via 島中流域 Taichung City River

設計

台灣的設計一直以來都與文創分不開。效仿德國紅點設計獎,台灣在 1981 年創立了金點設計獎,辦理許多獎項與典禮及相關活動,讓台灣的軟實力更有價值,鼓勵企業重視產品設計及研發,以創意增加台灣的價值,共同創造美好生活品質;也因為設計獎項的增設,讓更多人對設計一行更關注並且深入了解之外,

visual
2018 年台灣金點設計獎主視覺呈現。 Photo via 台灣金點設計獎

一個好的設計,能打造品牌價值,更能展現台灣獨特的軟實力,不過文創絕非最終目的,文化才是;不同於其他國家,台灣的文化價值一直處於模糊地帶,在迷茫的文創之路上我們該更強調原創,同時兼顧台灣傳統與創新,找到台灣的定位。

市集

隨著台灣文創發展逐漸有了輪廓後,開始有人動腦筋把設計與創意集結一起,在一個空地招集手創商品店家、手創小物、鹹食甜點等後,變成許多人便宜挖寶、消遣時間的市集。台灣在幾年前風行的「市集熱潮」到現在魅力依然不減,而文創市集的存在無非是給手創者一個發揮的舞台,對於民眾來說,逛一圈宛若看見一座城市的縮影,同時讓大眾接收新的事物、接觸更多元的創意展現。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簡單市集位於早年國民政府遷台後所興建的眷村。 Photo via 四四南村簡單市集
恰圖恰市集
恰圖恰市集為泰國當地必去景點之一。

台灣著重號招各個創意商家,民間自主發起由下而上舉辦的市集卻缺少了些「自己」。我們既沒有日本的祭典活動,也沒有印尼、泰國等地的傳統節日,利用地理、宗教、建築等特色作為主題的活動,當你走在他國的街上,能輕易的體會當地的氛圍;試想:如果民眾來到台灣的某一座城市,卻只瞧見他國風格的大雜燴,這是多麼令人擔心的一件事,我們該怎麼提升自己的獨特與美感是未來仍須琢磨之處。

選物店

現代人越來越重視生活品質,連帶對「物」的重視,再來我們從戶外走進室內,來看看最近正夯的選物店。選物店搜刮對生活的所有美好想像於一處,新穎的複合式的空間設計概念出現,讓你能在一間店包辦全身及日常生活,是一種把關品味的方便選擇。像是之前的期間限定「黑松沙士清爽 der 選物店」或是囊括許多特色小物的「叁拾選物 30 Select」,都是在為生活添加更多創意。

黑松沙士推出期間限定的選物店。 Photo via 黑松沙士清爽 der 選物店

選物店的特色是濃縮了當地的生活風格,而台灣與其他國家的經營模式大同小異,像是:日本的 niko and…、泰國的獨立書店 Happening 等等,我們期待的是在如此競爭激烈的環境下,台灣能端出什麼菜?當台灣的手創者越來越多,更多人在生活裡特別注重設計感,除了向外取經、與他國交流外,是否更應該深入巷弄裡,深入了解台灣的特色,再次重新包裝。畢竟,文創不只是文青打卡的地方,而是給彼此的生活碰出更多火花的機會。

文創園區

提到文創,大家腦子立刻會浮現誠品或是松菸吧!誠品原先是大型連鎖書店,由吳清友先生於 1989 年 1 月24 日創辦,初期以販售藝術人文方面的書籍為主,之後轉型為綜合性書店,結合百貨零售業、文化藝術、旅館等經營方式,將人文、藝術與創意融入於你我的生活。再來則是建於西元 1937 年,採日式分離派建築的松山文創園區,前身為「臺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2011 年轉型為松山文創園區,提供文化創意產業進駐;而做為一個國際型的文創聚落,從扶植原創的精神出發,鼓勵創新性與實驗性,更是提供一個讓民眾放鬆舒壓、體驗慢活的好場所。

今年九月正式開幕的誠品南西店。 Photo via 誠品生活。
松山文創園區早已是台北人感受「文創」氛圍的代表地區之一。 Photo via 松山文創園區
位於中國四川的成都鐘書閣,有著濃濃的歷史味道。

像是擁有近千年歷史文化的中國,早已準備好才敢上場打仗,將其文化發揮到最大值,特別規劃了一系列結合仿古建築街道和餐廳、文創小店,讓成都成為中國文創的重要地標;相較之下,台灣的文創園區是種創意集散地,沒有明確主題的進駐一個地區,如果我們能效仿中國的同心圓模式向外發展,從當地的特色為中心點發散,揉合在地文化與新穎,最終才是符合「台灣」的文創。

設計師蕭青陽曾說過:「有好的文化,才有好的文創。」文化、創意、產業三項從來都不該是分開思考,也不可能是混為一談,我們在一邊學習他人的過程裡,重新檢視自己的根本,找到台灣應有的獨特之處,而非喊著文創的口號、搖著改變的旗幟而已。在這條發展之路,台灣應展現從裡到外的魅力,拿出屬於我們的草根性、接地氣的台灣味,以任何形式落實於人們的生活之中,不再只是賺錢的工具,而有更多契機。

而我們能期待,台灣的文化底蘊和價值能被看見,即便知道是場硬仗,我們依然還有用不完的武器。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一。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