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Nov.22.2018

「紅配綠」不該是種定律,因為愛的本質不分性別

三年多前在剛遇到現任異性愛人時,我曾有「這或許就是我遺失的另一半吧」的感覺,因為我們非常契合,我可能再也不會遇到像他這樣的人了。可是相戀不久後我們便隔了太平洋遠距離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那時我非常想他,想念到每天晚上躲在棉被裡哭。原來孤獨並不只是找不到愛人,找到了卻不能在一起也是一種孤獨。

如果對異性戀的我而言分隔兩地的遠距離戀愛就是孤獨,那對同性戀者而言,因為社會價值觀的緣故被迫與愛人分離,這樣被歧視的愛又是怎樣絕望的孤獨呢?那時我想了一個故事代表追尋著愛情的我們,分鏡、草圖都畫好了,卻因為某些原因沒有進入正稿。三年後的現在我將當初的故事稍微改編,除了探討愛的本質,更想強調無論異性間的愛還是同性間的愛其本質並無分別,愛不就是愛嗎?

1

 

柏拉圖的《會飲篇》中記載著喜劇家阿里斯托芬所提出關於愛情的論點:「希臘神話裡的原始人類是一顆球,有著四隻腿、四隻手、兩張臉,依性別分成三種不同的形態:男性、女性與具有兩種不同性器的陰陽人。後來宙斯諸神因人類的力量過於強大而深受威脅,將圓球人類劈成兩半,於是人類才有了現今的模樣。從男性球

體劈下的男性一生只追求著他的同性、由女性球體劈下的女性也只追求著他的同性,也就是所謂的同性戀者;由男女球體劈下的男女則各自追求他們的異性。同性戀者雖無法生小孩,但可以和異性戀者一樣,擁抱愛人、相愛、交媾以滿足心靈與肉體的慾望。同性或異性,在本質上都是情慾的完整理型,並無分別。」

2

在故事的開頭我引用了這個論述,儘管後來我不怎麼喜歡另一半這個說法 ——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而非誰的另一半—— 也不贊同《會飲篇》中的某些論點(譬如男性至尊),但我想強調,儘管當時的時空脈絡、文化與價值觀與現代不盡相同,阿里斯托芬對同性間愛情的贊同仍呼應了現代該有的多元性別光譜。至於球體人類被切割後只剩男女兩種形式這個說法我認為太過狹隘並不贊同,但還是想藉此說法諷刺一下現代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因為現代不也習慣將人類二元分化成男女兩性嗎?

3

身邊的同性戀朋友普遍情路坎坷,多半要透過交友軟體才能找到比較合適的對象,找到了也不一定持久,就算戀情穩定還要隱瞞父母。有朋友說過:「你們的感情怎麼都能這麼順利呢?好羨慕啊。」我知道他並不是針對異性戀而提出這個問題,也許只是針對擁有幸福的單一個體,但聽到這樣的話我還是覺得很難過,因為比起同性戀,身為異性戀的我實在享有太多自由戀愛的特權。是啊,為什麼自由戀愛是一種特權呢?到底我們憑什麼將幸福建立在踐踏他人的人權上?

4

平權公投爭取的只是同性結婚的權利,或究竟同性的婚姻應適用民法而不是另立專法?其實我認為比起結婚這件事,平權公投在爭取的更是人人都有平等選擇愛人的權利,不分性別。

5

以前我將這個故事畫給我的愛人,現在我將這個故事畫給所有相信愛最純粹本質是沒有分別的你們。
11/24 平權公投,記得為愛投票。

「紅配綠」完整漫畫請點此閱讀:http://bit.ly/RedwithGreen
本文轉載至: A ee mi

FLiPER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期許藉由我們的傳遞讓每個人都成為翻轉世界、讓世界美好的人們。 「Keep Exploring」是我們團隊的精神理念,帶著享受每個人事物、勇於探索不一樣、有熱情的生活著、不設限看世界的態度,我們希望將「真實的去感受並創造生活」的理想,透過「閱讀內容」的方式,撼動每個人能真正的落實在生活中。
FLiPER 取自英文單字 flip,意指翻轉、翻動,加上 er 的我們成了翻轉世界的人。期許藉由我們的傳遞讓每個人都成為翻轉世界、讓世界美好的人們。 「Keep Exploring」是我們團隊的精神理念,帶著享受每個人事物、勇於探索不一樣、有熱情的生活著、不設限看世界的態度,我們希望將「真實的去感受並創造生活」的理想,透過「閱讀內容」的方式,撼動每個人能真正的落實在生活中。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