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994334_工作區域 1

榮獲學生奧斯卡銀牌 — 專訪動畫界台灣之光余聿

被譽為是學生界奧斯卡的第 45 屆美國影藝與動畫學院學生獎 10月中舉辦頒獎典禮。當中有位台灣的動畫導演余聿,以《 雛菊 Daisy 獲得了銀牌的殊榮。大學就讀廣電系的她,是如何轉換跑道,從事自己熱愛的定格動畫呢?映CG特別專訪導演,談談她的定格動畫學習之路,有甚麼困難與挑戰?

1

受訪者:余聿 / 動畫導演

2013 年於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雙主修哲學畢業。畢業後進入共玩創作擔任偶動畫師。2015 年秋季,進入南加州大學,攻讀電影學院動畫學系碩士,繼續鑽研定格動畫。兩年內分別創作了 《視線 Voyant》、《家家酒 Playhouse》兩部動畫短片,分別獲得第 39 屆及 40 屆金穗獎的肯定,2017 年開始製作《雛菊 Daisy》,在 2018 年分別獲得學生奧斯卡銀獎,入圍洛杉磯短片節及釜山動畫影展等國際影展的肯定。畢業之後加入 Netflix 定格動畫長片的團隊,擔任《聖誕夜驚魂》導演 Henry Selick 的動畫助理,隨後擔任《鬥陣特攻聖誕特別篇》的製偶師。

定格動畫《雛菊 Daisy》預告

1.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接觸定格動畫呢?

小時候就一直很喜歡定格動畫,但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做相關工作。在大四最後一年拍攝畢業製作時,才狠下心來嘗試停格動畫。當時的指導老師王亞維和傅秀玲老師也都很支持。同一年也在共玩創作實習與前輩們學習很多,發現定格動畫的溫暖及樸實,是我最喜歡表現故事的手法。

2. 拍攝真人短片與定格動畫上,你覺得有甚麼不同?

真人短片對我來說壓力比要一人完成所有事情的停格動畫大,因為我一直沒甚麼把握去跟演員溝通,他們在表演方面,都比我專業得多,我覺得自己沒資格跟他們說要演什麼,出現很多溝通上的問題。動畫的演員就是我,感覺比較能掌握。

3. 如果非動畫科系學生也想做定格動畫,你會建議他們怎麼開始學習?

我是開始接觸停格動畫後,才去學傳統動畫的,一開始連動畫十二法則是甚麼都不知道,因此可以先從動畫十二法則開始做功課,從物件動畫開始練習,如動畫師PES的物件動畫可以參考。接著研究一下相機的基本攝影,去 Dragonframe 的網站上研究一下該軟體,對於拍攝停格動畫很有幫助。然後就是不斷地做實驗、犯錯和記起教訓。當然我很幸運的是,我能有同事一起上網、找書作功課研究,慢慢進步。

4. 可否與我們分享創作《雛菊 Daisy》的靈感?

我最開始是想描述一個對單純的事物上癮的故事。它的靈感來自於一個簡單的靈感,如果機器人會做夢的話,他們可能會夢到什麼,又會做些什麼。夢是慾望的開端,成癮是慾望的副產品。慾望推動機器人Ben上癮一般地苦苦找尋,最終也引導 Ben 親手毀滅了自己所珍視的東西。

我想表現的主題是「追求慾望並沒有任何錯,重點在於人們如何去追求和實現這份慾望」

5. 與我們聊聊《雛菊 Daisy》中角色的造型設定?

我知道這部片我想用許多光影的拍攝手法,所以在角色設計方面我以主色調和剪影為主,讓觀眾遠遠的或是只有影子時就可以認出他們。

6. 在導演的作品中,我們發現到黃色圍巾不是第一次出現,黃色圍巾對你來說有甚麼意義嗎? 為何《雛菊 Daisy》選用這樣的物件?

黃色圍巾代表著一點點的純真,以及代表著主角的道具。也許受到了《小王子》中的圍巾影響吧。圍巾的脫線也代表著因機器人的暴力讓純真的逝去,也暗示著他再也找不到女孩了。

7. 在聲音設計與配樂方面,是怎麼與配樂師溝通?

配樂師易婷是我在政大廣電的同學,她一直都對聲音滿專業的,還前往英國讀聲音、配樂的研究所,我很相信她對聲音的執著和敏感度。我們都是藉由來回的筆記溝通的,先了解故事之後再討論聲音可以給的幫助。

最後一段的聲音易婷特別設計出現了昆蟲與鳥叫聲,也是全片第一次出現其他生物的聲音,代表戰爭結束世界恢復平靜。我覺得這段處理得很好,讓聲音也說好故事。

8. 跟我們說明一下,要如何拿捏機器人 Ben 自身的情感張力呢?

機器人原本的設定是戰地記者,他的功能就是瘋狂記錄看到的一切,也是他成癮的根源。Daisy 的爸爸是一位反對戰爭的發明家,他收集並且改造了這些戰爭機器人。機器人被改造之後,就像是跟 Daisy 一起成長的孩子,其實是純真的,還在學習,卻因為慾望執著而變的殘忍。在表演方面因為機器人只有雙眼,沒有嘴和眉毛,後來決定加入眼睛發光的設定,增加憤怒極危險的氛圍。肢體表演部分強調機器人的腳是受傷的,也暗示著之後會出現的危機。

9. 你曾在 Stoopid Buddy Stoodios、Bix Pix Entertainment 這兩家公司實習,工作 經驗有帶給你甚麼樣的成長嗎?

在這兩間公司實習,除了學到多偶動畫公關的技術,認識很多厲害的製偶師、動畫師和導演之外,也見識到較大規模的製作流程。製作流程和分工細緻也會對於動畫的製作幫助很大。

10. 對創作而言,有沒有你很喜歡的作品或藝術家?

我很喜歡美國動畫導演 Caroline Leaf 和捷克電影導演 Jan Svankmajer。雖然第一次看他們的作品時不全然看得懂,卻非常驚豔有這種說故事的方式。他們讓我了解到線性的說故事方法不是絕對,可以更大膽地去做實驗性的敘事,會增加影片的獨特性。

11. 你認為女性工作者在 LA (洛杉磯)會有男女不平等的待遇嗎?

女性在 LA 的停格動畫界是很受尊重的,老實說在 LA 遇到做停格動畫的人又普遍比一般的動畫界還要溫和。我在台灣動畫界工作的兩年內也滿受尊重的,會因為當時的年紀太輕不受信任,但不覺得是因為性別,有許多重要的客戶也都是女性。

12. 獲得學生界奧斯卡後,對自己未來有什麼期許?

獲得學生奧斯卡動畫銀獎其實感覺鬆了一口氣,終於在三十歲前,得到獨立動畫業界的肯定,也確信出國讀書的這三年有所成長,希望這次獲獎可以成為將來製作更多短片的第一步,可以在台灣完成更多更成熟的動畫作品。我還是想繼續著重於成癮在故事裡能呈現的黑暗與光明、單純與殘酷的強烈對比,下一部想用小朋友的視角來講一個有點殘酷故事,但是讓它有一個開放的、好的結局。

映CG Media
映 CG 數位影像繪圖媒體,動畫作品、遊戲製作、影像視覺特效與後製、室內外建築設計,藝術家創意與技術分享的知識平台。
映 CG 數位影像繪圖媒體,動畫作品、遊戲製作、影像視覺特效與後製、室內外建築設計,藝術家創意與技術分享的知識平台。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