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8789_工作區域 1

「萬年」在無盡時光中累積而成的今天

nozzle quiz 從成立之初,便不停嘗試在計畫中闡述欲討論的議題,如同他們的品牌精神:對服飾品提出質問與探索。
「萬年」呈現台灣當代景色,帶著現代流行氣味,在群眾熟悉的視野中也能看見時間的進程。

nozzle quiz 以台灣品牌自居,在製作「萬年」企劃時跟進了在地概念,卻帶著猶豫:能夠搬上台的難道只有「老」台北嗎?台北的新、習以為常的景觀與日常,難道是欠缺文化深度、沒有土壤的景色?

老台北,尤其又以城西的老台北,大稻埕、三重、萬華;霓虹、酒色與攤商,從電影「艋舺」、「陣頭」中,台灣俗氣被挪用到視覺創作中。「越在地、越全球」的氣象彷彿要為台灣始終欠缺的自我文化吐一口怨氣,向大眾宣告我們來了,精緻而高尚的來了。

『修龍』是取自閩南語『相撞』的諧音,這兩個字就象徵臺灣族群融合的文化新樣貌。_節錄自策展人曾熙凱

從「修龍」倫敦藝術雙聯展到李英宏「台北直直撞」專輯,服飾圈也由誠品生活 AXES 製作了「漂丿愛奴」春夏男裝企劃。帶著台北印象的都會懷舊風格,夾著霓虹酒綠冷光與草根土氣,異色撞擊出 2017 年火烈的台灣氣色。

「台北的新、習以為常的景觀與日常,難道是欠缺文化深度、沒有土壤的景色?」

在這樣的疑惑與討論下,定調了萬年的企劃。台北確實不如經歷百年藝術洗禮的歐洲城市,加上不少像是令人訕笑的高跟鞋教等惡俗景觀營造,終究是城市規劃的一部分,他失敗卻也是進程。一如在萬年中極端努力想要呈現的:感受萬年時光累積的今天。

電影公園明亮的場景帶出西門的年輕與能量感。
電影公園明亮的場景帶出西門的年輕與能量感。

西門承載著 90 年代的流行與商業元素,近三十年來它敗給了東區卻又重新復活,但已難見高規格待遇的藝人,到六號出口廣場舉辦簽名會、歌迷見面會這樣車水馬龍的場景。環繞著真善美戲院、遠東百貨或紅樓廣場,場中央的人可能是LA Boys、蔡依林、五月天對著興奮年輕觀眾們的演出。

這樣的景象就如同中華商場拆遷以前,在陸橋上擺攤兜售商品的 70 年代老照片一樣,透過網路承載了下來,如今我們仍然能在 youtube 搜尋到五大唱片、玫瑰唱片舉辦簽名會的影像。五月天的金多蝦 MV,記憶了簽名會的喧鬧影像在歌迷心中放映。

新光大樓
摩登的構圖紀錄了新光大樓風光不再的當下。

透過這組精簡的企劃,nozzle quiz 企圖呈現台灣當代景色,帶著現代的流行氣味,是群眾熟悉的視野,同時我們也能在這些相片中看見時間的進程。

「是群眾熟悉的視野,同時我們也能在這些相片中看見時間的進程。」

峨嵋街
由峨嵋街的俯拍刻畫出西門乾淨清爽的一面。
萬年大樓前
萬年大樓強烈的視覺不止為老舊的”地標”。

幾年後再度回放這組拍攝,流行興許已經事過境遷,但仍能強烈地感受到「萬年時光累積成的今天」。這樣時代紀錄者的眼光,或許是 nozzle quiz 偶爾想要扮演的一種角色。

Credits
平面攝影 王健勳 /美術 孫霓  /服裝  BASE 1  /模特  Diana Chen & 范博淳  /企劃  nozzle quiz/後研

范博淳
要想期待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在說甚麼,那不如甚麼都不說。
要想期待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在說甚麼,那不如甚麼都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