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4879845_工作區域 1
Oct.25.2018

凡事起頭難,只求問心無愧 – 專訪亞洲太平洋電影製片人聯盟台北代表 林瑋倫

「這次辦影展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協助亞太影聯打擊擅長使用中文扭曲事實的北京、台北兩個假的單位。讓亞太影展可以不被個人私慾綁架的繼續延續下去。」林瑋倫很認真地說著。

亞太影展結束後臺灣新聞上罵聲一片,細數多項影展疏失,影展真的辦得那麼不堪入目嗎?因為好奇主辦人對影展的想法,所以進行這次專訪。

349789-02

林瑋倫,亞洲太平洋電影製片人聯盟(以下簡稱亞太影聯)台北代表。臉圓圓,一看就知道是個沒有什麼脾氣的人;笑起來像個孩子,單眼皮瞇成一條線,感覺沒有什麼煩惱;手指特別的細長,以手相來看屬於長袖善舞、極端聰慧之人。

有著十分性格的穿衣習慣:沒有重要會議時,永遠都是短褲配拖鞋,導致重視穿衣禮貌的日本朋友會發訊息特別提醒他。有重要會議時,會穿西裝領子上別著中華民國國旗。總隨身攜帶「我愛臺灣」的旗子,送給初認識的外國友人,留下一張張愛臺灣的證明。

他一年之中待在臺灣的時間少之又少,很長的時間都在天上飛,平均一年飛兩三百趟是常態,周遊在亞洲、太平洋各國之間,真正的在力行將臺灣帶出去。

41544285_288412575307411_4215872797479534592_n

是什麼促使他有這樣的恆心與毅力做這些的事呢?

因為他過去曾協助日本數位內容產業對亞太國際合作商務交流執行。某次協助美國「 One day on earth 」紀錄片在京都上映,事後發現全世界百餘個國家地區同時響應,而沒看見臺灣。於是他獨自購買一次放映版權回臺灣做了首次的影展上映,後與臺灣友人王政揚、張宏維共同創辦「未來電影日」,致力於影展放映與協助優秀的臺灣影像作品出國參展。舉辦數十屆「未來電影日」影展後,受到小路映画的邀請,接棒當代藝術館第五屆、第六屆「青春系列影展」。

2012 年受到京都市長主導的「KYOTO CMEX」執行委員 DoGA 的委託,緊急協助籌備「日本動畫盃:日本 X 臺灣 X 丹麥」的動畫 PK 賽。創下 Youtube 全球直播七萬多人的跨國同時線上觀看紀錄。持續合作兩年,於2014年正式返台籌辦第一屆的「臺灣動畫盃  Taiwan Anicup 2014」,邀請「日本動畫盃」創辦人鐮田優、《進擊的巨人》製片中武哲也來台見證臺灣第一屆動畫盃歷史的一刻,並在後續舉辦了百餘場全台的巡迴放映。至今年已是第五屆,完成七年階段性任務後今年預計交棒給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學生們,而原主辦單位將退居為事務局,協助海外溝通與聯繫。

2016 年為加深國際交流與精神傳承,林瑋倫邀請各事業友人共同成立「臺灣未來影像發展協會」,並發起「世界影展聯盟百大影展計劃」,協助更多優秀影像作品免費被推薦至日本為主的各個影展。同年,在亞太影聯副秘書長邀請下,參加東京國際電影節。隔年攜手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東京國際電影節,共同創辦「東京臺灣未來映画週間」至今年已第三屆。不只是影像領域,在能力範圍內事業空擋時間,他也協助各個創作領域有機會進日本。其中一個代表是協助亞洲插畫年度大展在日本神戶舉辦。

main-cover_fsfw2018

為什麼會成為亞太影聯台北代表,並舉辦這次影展呢?

他笑著對我說:「我辦活動以來都是在花錢,從沒賺到錢。這次會擔任亞太影聯台北代表是因為我應聯盟副秘書長張谷森的邀約,到金邊參加 2017 年亞太影展的活動。過程當中我了解到臺灣已經很久沒有派代表參加聯盟會議,既然在沒有人願意承擔這個責任的情況下。我想那我就來擔任吧!」但隨著涉入漸深,他才了解到亞太影聯正遭到北京、台北兩個假的單位攻擊。

原本他的計畫是用半年時間擊退詐騙單位,再用一年時間籌備 2019 年的亞太影展。但沒想到在金邊的活動結束三個月後,原本 2018 年預計舉辦的都市,因故無法舉辦。聯盟成員擔心如果五年都無法舉辦完整影展,那聯盟將會名存實亡、分崩離析。

也許是帶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33 歲「稚齡」初出任台北代表的林瑋倫與執行長洪馬克就接下2018年舉辦亞太影展的任務。「這次辦影展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協助亞太影聯打擊擅長使用中文扭曲事實的北京、台北兩個假的單位。讓亞太影展可以不被個人私慾綁架的繼續延續下去。」林瑋倫很認真地說著。

於是他就展開影展少年的奇幻旅程,過程中有許多電影界大老的幫助扶持。

40613244_10216812421884469_5055517351701643264_n 374987398-02

這次影展遇到什麼困難與支持?

「那些假的單位,絕對不敢光明磊落的決鬥,因為聯盟已清楚真實不可能再被騙。那些人只能不斷用律師函、黑函、恐嚇信的威脅不准舉辦。」他沒想到只是單純的想做好一件事,會遭受如此超乎想像的阻撓、抹黑與惡意攻擊、甚至來自北京詐騙單位還向臺灣媒體下宣傳經費。

在如此腹背受敵的狀況下,他知道那些有經驗的單位很難拋下一切、挺身而出,於是林瑋倫與洪馬克也只能硬著頭皮、盡可能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讓已經較無經驗的團隊能夠安心執行活動。可想而知,在沒有足夠的經驗支持,單憑滿腔熱血,最後燒了三千多萬辦成的影展,會有許多小細節無暇顧及。但他說:「最終結果而言,我們是勝利的。聯盟成員紛紛表示感激,感激臺灣拯救差一點分崩離析的亞太影聯,並使其再次浴火重生。今年的理事會搶著舉辦的都市多達四組,而預定舉辦的年份也達五年。」這般盛況是近年許久未見的,而他這半年的經歷也能寫成整整一篇的奇幻旅程在聯盟歷史上被永久記下。他開玩笑的說:「或許等我掛掉後那個什麼什麼貢獻獎會頒給我吧。」

這次亞太影展辦在臺灣,還是有許多人無私奉獻與支持。「這次很多獎項幾乎都有臺灣入圍,那是因為這次的影展很受大家重視。在有些城市稿件只有一兩件的情況下,臺灣有上百件投稿,獎留臺灣也不奇怪。」他真心覺得與有榮焉,但轉眼又有點無奈地說:「我不是一個喜歡上台說話,走向台前的人。這一次會站出來,只是為了將矛頭盡量對著自己。真心感謝李祐寧導演與葛樹人大哥的全力支持。他們都很清楚,站在這艘船上都是準備接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暗箭攻擊的。」

「其實我很清楚自己並不適任這個位子,在聯盟穩定發展後,我會秉持著做好一件事的精神,將經驗傳承、交棒給適合的下一任。」他在籌備的半年間認識許多人,受到許多幫助,因此他希望對有勇氣出來做事的人或是雪中送炭的事業夥伴們說:「第 58 屆亞太影展,需要感恩的人太多、需要反省的事也太多。這屆雖然不完美,但我相信未來可以變得更好。感謝許多事業夥伴的支援,借來的恩情必定加倍奉還。」7943794793-02

最後想說什麼?

因為 PIKO 太郎是他邀請來的,他澄清說迷走其實是即興演出,並說:「紅毯是直的不可能迷路啦!大家開心就好。」這次影展之後,他學到最重要的一課是「真的不能得罪媒體」,平常要做好公關活動,以後辦活動會多派幾名經驗豐富的便當部長、糧草發放員。對於這次被他們怠慢地媒體從業人員,他想正式地說:「真的十分抱歉!」DSC_7257-239
專欄訪員迷之音:「好吧!原諒你,以後別再讓我餓肚子採訪啦!」

亞太電影
展示亞太地區的影視相關訊息給 FLiPER 讀者
展示亞太地區的影視相關訊息給 FLiPER 讀者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