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4uo3u

這些「敢怒敢言」的台灣饒舌歌手,唱出人們不願面對的社會亂象

你是否曾經看著所處的社會,心想著哪裡變得不太對勁了?而這時候,你會做什麼呢?對於一直以來追求「態度」的饒舌歌手們來說,把這些在社會上觀察到的現象、感受到的不公平都寫進歌詞裡,也是他們 be real 的一種方式。

台灣相較於其他國家,歌曲創作自由度更高,能在創作裡加入更多想傳達的理念。就是這份對社會的「敢怒敢言」,無論是諷刺也好、痛批也罷,把想說的話唱出來讓更多人聽到,也是一種「愛台灣」的表現,一起來聽聽這些饒舌歌手們說了什麼吧!

只看到表面,便敲下法官的議事槌

大支一直以來都以針砭社會的創作聞名,這首他和 Hello Nico 主唱詹宇庭合唱的〈表面〉,延續著他以往的風格,用說故事的方式喚起引起共鳴。歌曲一開始便說了四段小故事,故事在歌曲的 AB 兩段分別是兩個不同的狀況,A 段代表我們看到的表面,B 段則是我們沒看到的那一塊「真實」。

我們看到霧 沒看到星星躲後面
我們習慣先射箭 然後再來畫靶
我們愛當法官 你有罪 用力把議事槌敲下

副歌重複著:「我們迷路 / 不是因為無知 / 是因為深信自己 / 而迷失」這首歌讓我不禁想起,前陣子捷運博愛座的議題鬧得沸沸揚揚,乘客拍下「霸佔」博愛座的年輕人放上網路讓大眾撻伐,卻忘了這些人也許有表面看不見的需求。〈表面〉點出現代人總習慣單看表面、斷章取義,最後一句「我們愛當法官 / 你有罪 / 用力把議事鎚敲下」更是發人深省。

虛擬的世界,當你用假名說真的話

第一次聽到這首 Mc HotDog 和張震嶽的〈離開〉,光是前兩句歌詞就心有戚戚焉:「我忘了怎麼溝通 / 甚至忘了怎麼寫字 / 我沒法打字的話就沒有辦法解釋」曾遇過朋友在起爭執時,幾乎沒有辦法面對面溝通,但是只要一拿起手機,就能噠噠噠打個不停。

沒有人要聊天 大家都在玩手機
你錯字連篇 當你手上握著筆
不需要言語 只需要 App
無聊的鄉民 擠爆了 PTT

這首歌提到現代人離不開網路、過度沈迷上網的現象,我們不自覺地失去原本的溝通能力。更可怕的是虛擬、真實分不清,在虛擬世界裡表現地越是華麗,現實生活就越是迷惘不安,甚至開始當起鍵盤手,變成網路酸民。「你哭啊 / 你哭啊 / 沒有電腦要怎麼活 」「忘了NET / 鄉民們全都哭了」犀利批判的歌詞,句句都正中要害。

霸凌與被霸凌,兇手不只一個

說到唱出社會議題的饒舌歌曲,小人的〈兇手不只一個〉絕對不能漏掉。這首歌唱的雖然是校園霸凌,但是更向外延伸,也一併探討了整個社會對事件所產生的反應,它涵蓋了家庭教育、升學主義、新聞媒體殺人等等面向。

有個高中生從大樓跳下傷重不治
有個父親看著新聞指責這個高中生的不是
然後他對他兒子說  自殺是不孝的
趕快去念書  還要靠你養的

歌曲從一位高中生的死開始,小人帶著我們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看故事裡的每個人面對這件慘案的態度和處理方式。副歌唱著「凶手不只一個 / 死者不只一個 / 被害的加害者 / 加害的被害者」其實並不是只有動手的人才是兇手,加害者也可能是昔日的被害者。最令人感慨的是,這首四年前發布的歌曲,四年後的今天,校園霸凌仍不斷不斷地發生。

當動物反撲人類,誰還能高喊 Peace

Peace & Love 是人人都會喊的口號,但是這首歌〈Peace?〉在「和平」後面再加上一個問號,看起來格外諷刺。今年六月由饒舌廠牌「人人有功練」推出的最新歌曲〈Peace?〉,一次集結熊仔、BR、韓森、MC HotDog、小人 、大支幾位當今最知名的饒舌歌手,可見「人人有功練」對這首歌曲和議題的重視。

牠衝撞那台駛向屠宰場的卡車, 幫車上的同類鬆綁。
然後牠闖進時尚的皮草趴體,
朝那裡的雅痞射擊了牠的脈衝光。
使用合成皮的老闆說:
「且慢,我沒傷害你們的身體, 只用了勞工的血汗。」
牠發出合成器般的吼聲:
「wrywrywry 你們都一樣的偽善!」

歌詞以受到人類虐待、殘忍殺害的動物為主角,從牠們眼中看到人們的虛偽,描述人類是如何濫殺動物,把牠們的生命當成自己口袋的錢財。

其實光看歌詞就已經非常震撼了,更驚人的是 mv 裡放入大量屠宰場、非法皮草商殘殺動物的畫面。雖經過黑白畫面處理,還是可以看見屍體、血腥畫面遍佈整部 mv,幾乎無法完整看完它,用非常震撼的詮釋手法,讓我們正視那些一直以來視而不見的動物保護議題。

在台灣,還是有很多人認為饒舌歌曲不容易入耳、歌詞具有攻擊性,或是對整個嘻哈文化退避三舍。其實這種很血淋淋、很衝擊的歌詞內容,是他們在乎社會,在乎腳下這塊土地的方式,饒舌歌手們唱出別人不敢說的議題,這是在主流音樂裡聽不見、新聞媒體上看不見的「真實」。

Can see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