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oiuoi

在「圈內」讀《圈外編輯》:推翻所有既定規矩,重擊編輯們的舊有觀念

圈外,單就字面上的意思,可以被解讀成在某個群體、體制以外。在日本是當手機收不到發射電波、失去訊號時,會顯示在螢幕上的警示語。

《圈外編輯》作者都築響一,在日本被稱為是最具獨立精神的文字工作者。曾任兩本知名雜誌《POPEYE》、《BRUTUS》的特約採訪編輯,都築在編輯領域闖蕩多年,卻不曾真正成為一名「正職編輯」。原因很簡單,他不願被體制框住,四十年來他就像脫離主流媒體的訊號一樣,當個稱職的「圈外編輯」。

作者在書裡點出許多編輯體制內的弊病,推翻了我這個「圈內編輯」從來沒有仔細思考對錯,一直以來深信不疑的規矩。閱讀這本書的同時,原先舊有的觀念會不停地被挑戰、質疑,這裡列出幾個最最令我驚訝的說法,看了會忍不住在內心驚呼:「真的是這樣嗎?」

(以下灰色字體節錄自《圈外編輯》內容)

如果希望我透過這本書傳授具體的「編輯術」,只會希望落空,因為編輯沒有「術」可言。

市面上的以「成為一位好編輯」為題的書籍、講座對都築來說是非常沒有意義的,它並不是一個可以被列點,被一一學習的技術。如果硬要說,他認為學習編輯的竅門就是:找到自己喜歡的書,仔細地將它讀進心裡。就像音樂人剛開始會模仿喜歡的音樂人,學習他們製作音樂、彈奏樂器的方式,然後再慢慢找到屬於自己的風格。編輯也是,只要找到自己非常喜歡的書或雜誌,認真地閱讀,就是踏出第一步了!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

才看到第二章節,這句話馬上衝擊了我!大部分的媒體單位都會透過開會,讓編輯們一起討論、構想後再開始動作。但是都築卻認為這種開會是在「扼殺創意」,每位編輯準備兩三個提案,把大家通過的點子留下,然後再分配給每一位編輯,從這一刻開始,負責人的採訪動機就已經歸零了,因為那不見得是他想做的內容。
另外他也提到,編輯該採訪的並不是「知道很有趣的東西」,而是「好像很有趣的東西」。但很可惜地,「好像很有趣的東西」通常還不知道能不能寫成文章,因此只有「知道很有趣的東西」才能通過提案,因為這些題材的效益是看得見的。

不要追求「不認識的某人」的真實,而是要追求自己的真實。

都築曾經想出一個有趣的「結婚特輯」企劃,卻擔心會因為和其他人做法不同,反應不佳。聽聞他這番話的總編輯大怒,告訴他:「不要看讀者臉色,全面做自己真心覺得有趣的主題,賣不好低頭謝罪是我的工作!」

這番話對他影響很大,他認為絕對不要設定讀者群。因為一旦設定某個族群、年齡層,就等於是給自己框架,侷限了想法,更何況如果自己不屬於那個族群,那麼做出來的判斷都只是自己片面猜測而已。

這點對現今的編輯體制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我們主張「知己知彼」才能做出符合群眾喜好的內容。但是身為專業的編輯,也許就必須在這兩者之間找出平衡點,訓練自己對題材的敏銳度。

採訪之前,小心別「做功課做過頭」,必要的時候乾脆全部忘掉。

在採訪之前,把對方的相關資料都看過一遍,這幾乎是每一位編輯都會做的事前功課,可以幫助自己了解對方之外,也同時思考該問什麼問題,才能問出新意。不過這裡面卻隱含了盲點,看的資料越多、越了解,反而可能會忘了以「一般大眾讀者」的角度去問問題,最後撰寫出來的文章讓外行人看不懂,內行人卻認為不夠專業。

都築提到,因為網路上有非常多資訊可以搜尋,編輯在問出口之前會懷疑,它是不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笨問題?便乾脆假裝自己很了解,只要開始「裝懂」聊圈內的話題,對方反而不會說出太多適合被寫進文章,適合一般大眾讀者的內容。

「做功課」的真諦是為採訪打地基,而不是去預想結果。一旦預想結果,就不會出現驚喜的訪談內容,最可怕的是如果被對方拆穿:「這個人問這些問題,那他應該想寫出那種文章。」受訪者聊的話題也會往既定的軌道走,變得了無新意。

498094

在「圈內」讀這本《圈外編輯》非常有感,彷彿正在和一位非常有個性的資深前輩喝酒聊天,互相切磋、分享經驗,會對原本既有的觀念產生懷疑,更進一步思考,同時也有非常多被戳中的痛點。

如果你也正好屬於文字工作者、出版業者、自由工作者、接案者等等身份,這不是一本教導你如何變成一名好編輯的工具書,相反地,看完這本書會感受到驚訝,同時也重新審視自己對這份工作的熱情和態度。

Can see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