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8-09-03 at 4.47.27 PM

藝術設計,不是免費贈品

50dbb461-57e7-4d65-bd4d-248252c9e2c7-original

四月時,受美國 Hollywood Reporter 委託繪製一篇2018年坎城影展特刊其中一篇文章的插畫— How Kaiju Inc.’s Ko Iwagami Is Fighting Back Against Whitewashing,是關於日本選角總監岩上紘一郎如何在好萊塢電影選角佔有一席之地,他參與選角了許多好萊塢的知名電影與影集,當中包含了死侍二、絕命毒師和復仇者聯盟等 。 岩上紘一郎本人在看到我的插畫後非常喜歡,隨後他因為看到我在個人的 Instagram 放上創作過程草稿,他馬上看到第二張草稿,並希望能我能夠完成這張圖,因為電影 Due Date (臨門湊一腳)就是他的首部試鏡主導。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including Han Yang, people smiling, drawing

文章到這裡,大家大概會好奇,我是否免費幫他完成了這張插畫呢?答案是他付費委託我了,這張畫並沒有任何商業用途,他只是想印出來之後掛在他的辦公室當作紀念。反觀「免費隨便幫我畫一下」文化,這位好萊塢級別的日本籍試鏡導演,沒有任何架子也沒有任何驕傲,很禮貌的詢問我是否能夠幫他完成這幅插畫,這是一種不同專業對於另一個專業的尊重,也是一種文化水準成熟的表現。

學習藝術設計專業的朋友們,常常得忍受非相關專業的朋友們無禮的要求,例如:「隨便幫我一張畫送我!」「可以請你以贊助的方式幫我畫一張圖嗎?」、「我朋友沒有資金,你能隨便幫他設計一個圖樣嗎?」或是「我現在只有這些錢,可以幫我設計一個我想要的圖嗎?」

我真的很想請教日常生活中會不會去早餐店要老闆送免費早餐、隨便做賣便宜一點因為沒有多少錢可以買。這些不合邏輯的事情,為何時常發生在從事藝術設計這個行業的人身上呢?一個能夠在藝術設計上被專業人士認可的人,是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昂貴的金錢和健康所換來的,然而這些專業技能與美感怎麼能夠如此不被人重視? 這樣的觀念到底是大環境的教育所造成還是從事藝術設計的前人留下來的罪孽呢?

因為對於繪畫的熱愛並想將其結合商業,我選擇前往美國學習插畫設計(當時台灣沒有一所大學開設插畫科系),入學第一門課,教授就在闡述進入插畫這一行的市場動向以及之後會遇到的情況,重點是希望學生不要承接低價的設計案或是免費幫人做設計,因為如果一個人用低價或是免費的方式做案子,就代表會有更多人做一樣的事情,不懂行情的客戶在雇用人的時候,就會利用這些低價和免費的案例繼續以低價甚至更低價雇用插畫師,進而造成市場價格嚴重萎縮!我相信這樣的情況是做平面設計或插畫行業的人不願樂見的情況。即使教授萬般耳提面命的傳達這類觀念,生活的現實往往壓迫著年輕設計師和插畫師背道而馳,因為如果不忍痛接下這些設計案,便會無法生存下去,而種下這些結果的原因,就是台灣太多前輩插畫師或是藝術教育工作者,沒有盡到保護市場的責任,給予學生錯誤而且糟糕的市場概念。

我畢業時,有幾間美國新開的遊戲設計公司和街頭品牌公司的總監詢問我是否能為他們做插圖設計,而這些公司通常都是以目前沒有資金為由,希望我先畫給他們,等到遊戲大賣就會給我一些獎勵金;有些公司則是聲稱他們選中幾名設計師,每名設計師提供六到十幅關於他們需要的主題,再做評選,被選中的設計師就會得到資金。我在當時收到這些信時,因為急著想有所成就與發展,心裡確實動搖而想承接這些設計案,但是我馬上將這些訊息傳給我亦師亦的知名插畫師 Dongyun Lee 尋求是否該接下來時,他當下直接回答一個簡潔有力的「NO!」,並傳來目前在 School Of Visual Art 任教的名插畫師  Yuko Shimizu 在臉書上的狀態發文。

Yuko Shimizu 的臉書發文大意是在說,她接到一個大公司的設計案請求,而這家公司顯然不知道插畫設計的市場價格,所以開給她的價格條件是支付700美金請她完成雙頁大小的插畫設計;然而,在美國一張單頁插圖設計(雜誌大小)的設計價錢約為 500-1200 美金左右(視雜誌或出版社的發行量與用途),由於價格低於正常價格,她跟此公司溝通過後,這間公司改成用同樣的價格請她做半頁插圖的設計,但是卻是請她做另一個題材,所以她判斷,有人接受了 700 美金的價格做那件雙頁設計的案子,後來她果然看到了原本廠商要她做的插畫,被另一個插畫師所繪製。

看完上文,大家可能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合理,但是接受 700 美金做雙頁設計的人,是在傷害這項產業,他只看見眼前的利益,卻不思考這樣的行為會帶來的因果關係。不了解插畫市場的公司之後會認為這樣的價錢是行情價,並繼續以這樣的價格或是更低的價格找其他插畫師繪製,導致這些公司會覺得藝術設計的價錢是可以不斷壓低的,整個市場就會被破壞,到時將會是藝術設計工作者的惡夢。美國藝術設計市場的價錢還能夠維持並領先全球,都是靠教育工作者、專業插畫師和市場工作者不斷努力的維護行情並跟不同客戶溝通所建立,甚至有一本書 The Graphic Artists Guild Handbook: Pricing & Ethical Guidelines 來穩定市場價格。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插畫市場價格,該檢討的是客戶不尊重專業,還是政府是如何忽視藝術設計專業工作者的權益?該檢討外行的客戶亂開價,還是不斷承接低價或免費贊助他人藝術設計的前輩和後進呢?亦或是歸咎於設計和藝術工會的人士對於產業發展上的不夠努力,還是學校藝術設計教育的工作者沒有傳達正確的觀念?這些都是當今台灣藝術設計市場所面臨的問題。

最後附上Yuko Shimizu在臉書發文的最後一段話並分享一個影片 Fxxk You, Pay Me! 來作為這篇文章的總結吧!

Art is not a charity. It’s called artwork because it’s work. Work with very special skill, and that needs to be fairly compensated.

譯:藝術不是慈善事業。藝術品之所以叫做 Artwork 是因為這是一個需要非常特殊技能才能做的工作,是需要被平等對待和付費的。

 

— Yuko Shimizu

Yu-Ming Huang
畢業於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並於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取得插畫創作碩士,目前為自由插畫師。 作品曾獲得第48屆貝爾格勒金筆獎暨13屆國際插畫雙年展、美國Creative Quarterly43 和 Hiii 插畫大獎等評審的肯定 。
畢業於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並於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取得插畫創作碩士,目前為自由插畫師。 作品曾獲得第48屆貝爾格勒金筆獎暨13屆國際插畫雙年展、美國Creative Quarterly43 和 Hiii 插畫大獎等評審的肯定 。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