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b3a2210974e459d26401f643a5466_th

從《中國新說唱》看華語方言流行:自己想說的,就用自己的語言說

去年製作人吳亦凡一句:「你有 freestyle 嗎?」中國說唱節目開始在台灣爆紅,從《中國有嘻哈》到現在比賽還正進行中的《中國新說唱》,每到週末不少人準時守在電腦前面,期待新的一集開播。這些選手們的自創歌曲總是讓人非常驚艷,快嘴饒舌配上洗腦旋律,只要聽過一遍就深入腦海裡,無法忘懷。

但是作品裡真正吸引我的,並不是它用了多麼厲害的修詞押韻、有多麽高超的鼓點節拍,而是這些選手們常常把在家鄉說的方言寫進歌詞裡,不怕別人聽不懂,他們用最道地的口音唱給觀眾聽,也同時把自己的文化唱給全世界聽。

 

將方言融入歌詞,在嘻哈文化裡代表重視「自己的根」。去年開始竄紅的中國饒舌團體 Higher Brothers 海爾兄弟(改名:更高兄弟)以一首〈 Made In China 〉紅遍全世界,MV 走濃濃的中國風,四川方言唱腔,把李白、麻辣燙、紫禁城這些中國文化都寫進歌詞。當時連美國最受歡迎影集《矽谷》都用這首歌當作片尾曲,可見多麽受歡迎,完全給了西方饒舌世界一擊。

咋個樣 麻辣燙 回到屬於我的 China town
四隻手 舞獅子頭 點燃火炮現在是時候
你無法預料被我嚇一跳 一直圍繞這個話題饒
Higher 風格屌 啥都弄得到
你們家的東西全部都是中國造

這海爾兄弟便來自中國最知名的說唱廠牌「成都說唱會館」(簡稱 CDC),在中國有非常高的地位,據說全國實力前五名的 Rapper,CDC 就佔了兩個。創立以來他們致力將四川方言說唱發揚光大,也把中國文化一併帶給國外的歌迷,所以廠牌旗下 Rapper 出的歌曲幾乎都會融入成都方言。

同樣來自四川,去年《中國有嘻哈》冠軍選手 GAI 在開始演唱前總會霸氣大喊:「勒是霧都!」霧都就是重慶的別名, GAI 來自重慶說唱廠牌「GO$H」,和「成都說唱會館」並列四川兩大廠牌。

中華煙在我嘴巴高頭叼起
Represent 霧都檔次肯定是高級
CTL 在你找不到的地方
My GO$H homeboy 一直都在雲頭飄起

重慶是山城,有道地獨特的山歌文化,比起成都腔的溫和秀氣,重慶腔更為霸氣、豪邁,這也和他們豪爽直接的民風相互影響。 GO$H 出的作品結合西南方言,還會加入四川當地俚語,一般聽眾用聽的只能懂一部分的歌詞,但透過音樂還是傳達了很強烈的衝擊感。

 

不只四川,來自長沙的廠牌「sup」同樣也是歷史悠久,它在說唱界被稱為是最有江湖道義的廠牌。旗下的團體 C-Block 最有名的一首歌〈策長沙〉,就寫進了長沙當地方言,用了濃厚的湖南口音唱。長沙話對我們台灣人來說,幾乎是完全聽不懂的,但是可以從咬字、腔調感受到當地語系的風格。

我們住在長沙 的士八塊起價
要聽 POPO(警察)的話 不然你會送賜胩
Party 開的蠻晚 樂巢後門玩板
馱達崽還要呷辣椒 她港不然難產

〈策長沙〉歌名聽起來有濃濃歷史氣息,歌詞內容則是說出長沙人民生活上的大小事,包含城市、小吃、特色地點都用趣味幽默的方式寫進歌裡,長沙人聽了會非常有共鳴,而我們其他人,聽完這首歌就覺得好像真的到了長沙走一遭。

 

回到台灣,我們較廣為人知的方言就是台語了。去年入圍金曲獎的饒舌歌手李英宏,來自台灣的獨立嘻哈廠牌「顏社」,過去發行專輯裡有一半以上歌曲都用台語創作。那首紅遍大街小巷的〈台北直直撞〉,在許多台北人心中是都市經典神曲。

整個台北的土地蓋的直直撞
22K 的數字買不起任何一棟
這樣的遊戲好比在玩大富翁
奢華的賓利停在松江路的恩主公

MV 裡李英宏穿著花襯衫,騎著摩托車在台北夜裡競速奔馳,整體風格充滿台味,當時掀起一股台客風潮。同樣是台語,也有分南、北部等等地域性的腔調。副歌重複著「挖底底隆,挖底底隆」,內容唱著台北市交通混亂、房價高等等議題,看似是一首抱怨大城市亂象的歌,但對在台北生活了二十幾年的李英宏來說,這首歌其實充滿了對台北的感情。

 

就是那股「就算別人聽不懂,也要用自己的語言,講自己的話」的骨氣,讓方言說唱這麼吸引人。嘻哈文化是一種態度、一種生活風格,同時也是自信的展現。同樣說著華語,每個國家和地區的文化都不同,使用的語言、說話的腔調更是多到數不清。

用華語方言唱饒舌不再是一種地下文化,它可以變成嘻哈文化的主流。將當地文化融入饒舌音樂,把道地的方言寫進歌詞裡,就像對自己從小到大生長的家鄉致敬,以自己的根為傲。也許對外人來說艱澀難懂、不易被接受,但是透過音樂的傳遞,同樣可以讓人感受到態度,並深深佩服。

 

Can see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